瓦爾特.朗格信念的體現 :獨一無二的鋼製朗格1815 “Homage to Walter Lange”腕錶將作慈善拍賣

2018年5月13日,精鋼製作、配備黑色琺瑯錶盤的獨一錶款A. Lange & Söhne 1815 “Homage to Walter Lange”將於日內瓦拍賣,收益將捐贈予扶幼團體「Children Action Foundation」。拍賣會舉行前,腕錶將於全球六個地點舉行的巡迴預展會上展示。

每一秒鐘,都精準:A. Lange & Söhne跳秒時計

用簡單的外表展現非凡的內涵是朗格製錶的美學,即便是 最入門的錶款都具備頂尖的工藝。朗格於今年SIHH發表的全新跳秒錶,一如往常,將機芯的特色與許多美好的細節藏匿在錶背,所以光從錶面,只會看到它具備時、分、秒的基本功能。當然,它沒那麼簡單。

【SIHH 2018錶展日誌】Day 1: 改變,正在發生

雖然說錶展同一時間、每年都有,但是每一年創作出來的作品以及呈現的方式都有所不同。特別是今年,許多品牌都在嘗試改變,也確實端出許多「創舉」。這股氛圍,從走進SIHH現場似乎就可以感受得到。

【SIHH 2018錶展報導】朗格 A. Lange & Söhne 2018全新錶款完整彙編

提到德系高級腕錶品牌,許多錶友們一定都會馬上想到朗格 A. Lange & Söhne,「這是一家在生產質量、創新和品牌形象都擁有卓越傳統的公司。」連哈佛商學院的著名教授Stefan Thomke,都以這樣的評語來描述朗格。

改變,只求更好:朗格的經典與創新

朗格創新的方式很巧妙,往往給人一種「看似相同又有些不同」的感覺。就以今年的Lange 1 Moon Phase為例,如果不是在對的時間看錶,根本察覺不出它有甚麼變化。不過在談Lange 1 Moon Phase之前,應該要稍微回顧一下2015年推出的全新Lange 1;也就是在1994年第一只Lange 1之後朗格所做的改變。

【2018 Pre-SIHH】靈感源於歷史:朗格1815 “Homage to Walter Lange”跳秒腕錶

為紀念公司創辦人瓦爾特‧朗格(Walter Lange,於2017年1月故去),朗格現以一項非凡複雜裝置為1815系列增加新成員。1815 “Homage to Walter Lange”配備可掣停的跳秒指針,這項功能早於150年前由費爾迪南多‧阿道夫‧朗格(Ferdinand Adolph Lange)構思。

向非凡工藝與藍色意象致意:朗格在佛羅倫斯呈獻全新腕錶系列
1815 Rattrapante Perpetual Calendar Handwerkskunst與Lange 1、Lange 1 Daymatic、Saxonia及Saxonia Automatic藍色系列

早在19世紀,德累斯頓已經擁有「易北河的佛羅倫斯」之美譽。這或許看來有些出入,畢竟德累斯頓與佛羅倫斯的發展歷程頗為不同,後者位於意大利托斯卡尼地區,前者則位於德國薩克森州。然而,如果細心觀察,不難發現兩座城市於文化藝術的共通之處。這亦正是朗格選擇於佛羅倫斯呈獻全新作品的絕佳理由。

今夜的星空,很朗格!
全新發表1815 Rattrapante Perpetual Calendar Handwerkskunst腕錶

詩人余光中曾用希臘形容星空,在那優美的意境中顛覆了傳統的詞類。如今,在滿天藍色面盤的情況下,我們也可以說:今天的錶壇很希臘。

忠誠而務實的計時夥伴 :A. Lange & Söhne 1815 Annual Calendar年曆錶

能根據月份和閏年自動正確顯示月分和日期,百年之間完全無須調校日期的萬年曆腕錶(Perpetual Calendar),一直是最受鐘錶收藏家青睞的複雜功能,和陀飛輪與三問錶並列最能展現製錶工藝的極致藝術,但由於價格偏高且使用和調校較麻煩,也增添親近的難度。相對的,可依大小月準確顯示日期,一年中只需在二月底時由人手校正一次的年曆錶(Annual Calendar),雖然不能顯示閏年、也不能自動校正二、……

【腕錶指南】回到過去:復古計時碼錶傑作精選(上)

回過頭來看二十世紀初從懷錶轉移到手腕上的計時碼錶,雖然不過近百年的作品,但以現今的眼光來看,也算「復古」了。猶如懷錶的外型、單按把、沒有小時計時的副錶盤,以及搭配脈搏計等功能,似乎是一只復古計時碼錶必須具備的條件,對吧?其實不然。好比古典音樂自成一種跨世紀的強烈風格,無可取代,早期的計時碼錶同樣也表示了屬於那個年代的獨特樣貌。我們當然可以從一些功能上的細節判別,卻也可以從外型設計上嗅出其中味道。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