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HH 2018錶展日誌】Day 1: 改變,正在發生


雖然說錶展同一時間、每年都有,但是每一年創作出來的作品以及呈現的方式都有所不同。特別是今年,許多品牌都在嘗試改變,也確實端出許多「創舉」。這股氛圍,從走進SIHH現場似乎就可以感受得到。 閱讀全文 →

【SIHH 2018錶展報導】朗格 A. Lange & Söhne 2018全新錶款完整彙編


提到德系高級腕錶品牌,許多錶友們一定都會馬上想到朗格 A. Lange & Söhne,「這是一家在生產質量、創新和品牌形象都擁有卓越傳統的公司。」連哈佛商學院的著名教授Stefan Thomke,都以這樣的評語來描述朗格。

閱讀全文 →

改變,只求更好:朗格的經典與創新


朗格創新的方式很巧妙,往往給人一種「看似相同又有些不同」的感覺。就以今年的Lange 1 Moon Phase為例,如果不是在對的時間看錶,根本察覺不出它有甚麼變化。不過在談Lange 1 Moon Phase之前,應該要稍微回顧一下2015年推出的全新Lange 1;也就是在1994年第一只Lange 1之後朗格所做的改變。 閱讀全文 →

【2018 Pre-SIHH】靈感源於歷史:朗格1815 “Homage to Walter Lange”跳秒腕錶


為紀念公司創辦人瓦爾特‧朗格(Walter Lange,於2017年1月故去),朗格現以一項非凡複雜裝置為1815系列增加新成員。1815 “Homage to Walter Lange”配備可掣停的跳秒指針,這項功能早於150年前由費爾迪南多‧阿道夫‧朗格(Ferdinand Adolph Lange)構思。 閱讀全文 →

向非凡工藝與藍色意象致意:朗格在佛羅倫斯呈獻全新腕錶系列
1815 Rattrapante Perpetual Calendar Handwerkskunst與Lange 1、Lange 1 Daymatic、Saxonia及Saxonia Automatic藍色系列


早在19世紀,德累斯頓已經擁有「易北河的佛羅倫斯」之美譽。這或許看來有些出入,畢竟德累斯頓與佛羅倫斯的發展歷程頗為不同,後者位於意大利托斯卡尼地區,前者則位於德國薩克森州。然而,如果細心觀察,不難發現兩座城市於文化藝術的共通之處。這亦正是朗格選擇於佛羅倫斯呈獻全新作品的絕佳理由。 閱讀全文 →

今夜的星空,很朗格!
全新發表1815 Rattrapante Perpetual Calendar Handwerkskunst腕錶


詩人余光中曾用希臘形容星空,在那優美的意境中顛覆了傳統的詞類。如今,在滿天藍色面盤的情況下,我們也可以說:今天的錶壇很希臘。 閱讀全文 →

忠誠而務實的計時夥伴 :A. Lange & Söhne 1815 Annual Calendar年曆錶


能根據月份和閏年自動正確顯示月分和日期,百年之間完全無須調校日期的萬年曆腕錶(Perpetual Calendar),一直是最受鐘錶收藏家青睞的複雜功能,和陀飛輪與三問錶並列最能展現製錶工藝的極致藝術,但由於價格偏高且使用和調校較麻煩,也增添親近的難度。相對的,可依大小月準確顯示日期,一年中只需在二月底時由人手校正一次的年曆錶(Annual Calendar),雖然不能顯示閏年、也不能自動校正二、三月的日期轉換,但依舊堪稱性能非凡的時計傑作,加上價格比起萬年曆親民許多,因此自成一格,成為相當受歡迎的實用型複雜功能腕錶系列。 閱讀全文 →

【腕錶指南】回到過去:復古計時碼錶傑作精選(上)


回過頭來看二十世紀初從懷錶轉移到手腕上的計時碼錶,雖然不過近百年的作品,但以現今的眼光來看,也算「復古」了。猶如懷錶的外型、單按把、沒有小時計時的副錶盤,以及搭配脈搏計等功能,似乎是一只復古計時碼錶必須具備的條件,對吧?其實不然。好比古典音樂自成一種跨世紀的強烈風格,無可取代,早期的計時碼錶同樣也表示了屬於那個年代的獨特樣貌。我們當然可以從一些功能上的細節判別,卻也可以從外型設計上嗅出其中味道。畢竟,凡是以最初計時腕錶靈魂創造出來的作品,就是復古,就是經典。 閱讀全文 →

朗格先生200歲誕辰的第三道獻禮:A. Lange & Söhne 1815 Tourbillon Handwerkskunst


A. Lange & Söhne日前在德國格勒斯登歌劇院,以音樂會方式發表了全新的1815 Tourbillon Handwerkskunst,慶祝品牌創辦人朗格先生200歲誕辰,這也是繼今年稍早之前所推出鉑金以及蜂蜜色金材質2枚1815小三針腕錶之後,品牌向這位德國高級製錶先驅致敬的第三款作品。同時也是品牌第一款結合陀飛輪停秒裝置和歸零裝置,並且運用超凡裝飾工藝打造面盤與機芯的腕錶。 閱讀全文 →

威震八方:八款別具創新意義的A. Lange & Söhne朗格計時碼錶


在1994年10月成功推出首四款腕錶後,產品研發人員把著眼點放於專有的計時機芯上。因為計時碼錶在朗格傳統中佔據重要的地位,有著源遠流長的歷史。生於200年前的費爾迪南多•阿道夫•朗格(Ferdinand Adolph Lange)在1868年製作出其首枚計時碼錶。透過單一按鈕可啟動、掣停或重設計時指針。由此可見,當時的製錶基準已相當高。新機芯必須秉承品牌一直以來的傳統創新精神,同時在當代精密製錶領域中建立新標準。

閱讀全文 →

朗格於香港中環星會館舉行2015新品發佈會暨《傳奇重返故鄉》放映會


德國高級鐘錶品牌朗格於2015年4月27日取址位於中環的星會館舉行2015新品發佈會暨《傳奇重返故鄉》放映會,除了展出品牌於2015年日內瓦高級鐘錶珠寶展(SIHH)中推出的新品外,更放映了朗格為慶祝20周年而特別拍攝的專題影片《傳奇重返故鄉》。 閱讀全文 →

紀念創辦人誕辰200周年,朗格推出限量200枚的1815 “200th Anniversary F. A. Lange”鉑金腕錶


紀念創辦人誕辰200周年,朗格推出限量200枚的1815 “200th Anniversary F. A. Lange”鉑金腕錶。1815 “200th Anniversary F. A. Lange”完美而純淨,是朗格的最新傑作,藉此紀念品牌創始人的偉大貢獻和非凡領導才能。 閱讀全文 →

當代經典‧全面進化:A. Lange & Söhne朗格1815系列腕錶系列


說到德式製錶工藝,朗格(A. Lange & Söhne) 幾乎是所有人腦海裡首先出現的品牌:精準、可靠、實用,卻不失高級製錶工藝所具備的華美與精緻。創辦人Ferdinand Adolph Lange出生於1815 年,師承19 世紀著名的製錶師Johann Christian Friedrich Gutkaes,並於而立之年選擇在當時沒落的採銀小鎮格拉蘇蒂(Glashütte) 創立工坊,培養大批專業鐘錶藝匠,進而發展成今日德國的製錶重鎮。 閱讀全文 →

藍月亮精確無比:A. Lange & Söhne朗格月相腕錶


在安德烈亞斯•塞拉里烏斯(Andreas Cellarius)的著名星圖《和諧大宇宙》(Harmonia Macrocosmica)前,展示了五款具備月相顯示的腕錶。「藍月」(blue moon)是指在特定日曆月中出現的第二次滿月,這個罕見現象平均每隔兩年半發生一次。為簡化起見,大部分機械月相顯示會將兩個新月之間的時間縮短至29.5天,較實際時間少44分3秒,這些顯示因此必須在「藍月亮」出現時校正一天。 閱讀全文 →

黃金分割與雙視窗:A. Lange & Söhne朗格的設計原則


朗格時計不僅雋永優雅,而且顯著易辨。透過多張新作品草圖更可了解到朗格設計師的工作。 20世紀著名設計師和建築師格里特‧里特維爾德(Gerrit Rietveld)認為,設計結構與美學不一定相互抵觸。正因如此,朗格的產品設計師在開始研發新型號時,便會與機芯工程師緊密合作。在整個複雜過程的初段,他們必須在宏偉構想和许多看似微不足道的細節之間取得平衡,從而協調不同的技術、美學、傳統與現代元素。 閱讀全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