藍色風潮競逐波(上)
藍風無影四處來 熱潮不滅成趨勢

老實說,已經難以細究,到底是從哪一年、哪幾個品牌的推波助瀾之下,讓近幾年的全球錶壇,儼然就是一片大大的藍海,而且這一波的「藍色風潮」似乎還未退燒,持續的時間比近期已漸降溫的「銅殼熱」還要久。藍色,到底是觸發了現代人心底的何處,在這21世紀初的鐘錶市場,讓人人都為之著迷呢?

破格創新的雙面雙時區顯示腕錶 Piaget Altiplano Double Jeu 43mm

伯爵在超薄機械機芯製作領域的嫻熟技藝,不只為伯爵締造紀錄,更激發了設計師的無邊想像,為創作意念大膽的款式增添了廣大的可能性。Altiplano Double Jeu雙面腕錶第一眼看起來,厚度和一般腕錶相差無幾。但事實上,它其實是由兩枚腕錶組成的,但由於它們所裝配的是伯爵最擅長的超薄機芯與纖薄錶殼,使它們得以緊貼在一起,厚度卻只像一枚腕錶。挾著高妙的超薄機芯製作功力,Altiplano Double……

【錶展總整理】2018最瘋狂

總有人認為,中規中矩腕錶太平凡,缺少變化。他們想要的是獨特、與眾不同,外型要閃亮,內在最好還要有夠厲害的機械結構甚至創新突破。如果錶展上都沒有這樣的作品,盡是些好賣的復刻款,可能就有些無聊了。所幸,誇張的錶還真不少。 

去蕪存菁,薄得極致:Piaget Altiplano Ultimate Concept

高級鐘錶就是這樣,喜歡追求突破,而且拚了命似地鑽研、精進、彼此較勁。就拿「超薄」來說吧,就算多減個幾毫米戴在手上可能也「無感」,還是要用盡力氣把腕錶變得更薄,拼那世界第一的紀錄。所以,2毫米的機芯不算甚麼,2毫米的腕錶才是極致。

藍海無邊無限大 美錶排山倒海來
SIHH 2018 五大藍面錶款

是的,一般行銷學所提及的「藍海」,是市場規模尚小、卻具有拓展潛力的範疇;但是在近幾年全球錶壇中,由藍色錶盤錶款所構成的「藍海」,不僅廣大,還有繼續擴展數量及版圖的跡象。在2018年的SIHH錶展中,亦是多有傑作。首先,Ulysse Nardin雅典表所推出的Freak Vision奇想創見腕錶,將去年發表的InnoVision 2概念錶更為進化,把具有四爪驅動上鍊機制的磨床式上鍊系統,結合了「錨式……

他/她說:SIHH 2018人物專訪

其實到了錶展現場,除了賞錶還可以訪人。雖然,有些事可以憑觀察了解,但有些話還是由份量夠的人物親口說出比較有說服力,對吧?很慶幸我在SIHH期間有機會訪問到江詩丹頓行銷長Laurent Perves,聽他講解全新FiftySix系列的特色;與梵克雅寶的鐘錶行銷副總監Raphaël Mingam聊聊他們說故事的方式;更與伯爵執行長Chabi Nouri一起見證她上任後最滿意的作為。

【2018 SIHH錶展報導】雕琢華麗色彩:伯爵Art & Excellence Altiplano寶石細工鑲嵌工藝陀飛輪腕錶

伯爵於日內瓦國際高級鐘錶展隆重推出全新腕錶,重新演繹Altiplano系列的硬寶石錶盤設計。貴為超薄腕錶典範及Art & Excellence大使,系列巧妙薈萃高級腕錶造詣與寶石細工鑲嵌的精湛工藝,跨進陀飛輪的國度,以孔雀石和青金石細意點綴錶盤。兩款全新腕錶體現極致奢華氣派,錶盤由藝術大師 (Maître d’Art) Hervé Obligi操刀。Altiplano孔雀石細工……

【2018 SIHH錶展報導】Piaget Altiplano Ultimate Concept終極概念腕錶
2mm超卓時計問鼎超薄腕錶世界之巔

2018年無疑將是伯爵高級製錶工坊的關鍵時刻!伯爵世家在追求極致纖薄的高級製錶征途上展現出無窮活力,再度創下兩大世界記錄,慶誌品牌最具標誌性的Altiplpano系列60周年里程碑。

藝術感與創造力交相輝映,喜迎中國農曆新年:伯爵Altiplano十二生肖狗年限定版腕錶

大年初一,全球各地的至親好友們齊聚一堂,歡慶中國農曆新年,在這項綿延數百年的傳統習俗中祛盡晦氣,擁抱新一年的好運。自2012年以來,伯爵每年均以獨有的方式慶祝這一最為重要的中國節日,採用極其精巧的大明火掐絲琺瑯工藝,在Altiplano錶盤上繪出形神畢肖的生肖瑞獸形象。Altiplano不僅是超薄製錶專長的代表作,更是伯爵展現藝術大師技法的華麗舞臺。2018年,伯爵琺瑯工匠的妙手為38枚珍貴的限定……

【2018 Pre-SIHH】伯爵全新Altiplano Ultimate Automatic再次打破舉世纖薄紀錄;Extremely Lady腕錶隆重登場,展現毛皮飾紋工藝的獨特美學

伯爵超越製錶極限,集旗下兩家製錶工坊的精湛工藝,淬煉成超薄腕錶中的全新無雙傑作—Altiplano Ultimate Automatic超薄腕錶厚僅4.3毫米,再次打破舉世纖薄紀錄;而伯爵Extremely Lady腕錶則重回顛覆一切傳統,迎接徹底解放的60年代,Extremely Lady腕錶充滿魅力的設計、別出心裁的材料、生動的色彩對比,伯爵化身推陳出新的時尚先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