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分鐘完全掌握】IWC萬國錶2018年日內瓦錶展系列新品概覽

IWC萬國錶今年適逢品牌誕生150歲生日,因此在2018日內瓦國際高級鐘錶展( SIHH)上隆重呈現了特別的週年紀念版系列,其中包括IWC葡萄牙系列、柏濤菲諾、飛行員腕錶與達文西等共27種限量款。此外,IWC萬國錶首次推出小時與分鐘皆以數字顯示的腕錶,與1884年的波威柏( Pallweber )懷錶設計相同。所有腕錶擁有共同的美學特點,即經多層塗漆處理的藍色和白色漆面錶盤,令人不禁聯想起之前的琺……

美好時光:勞倫斯體育傳奇李小鵬現身上海,祝賀IWC萬國錶勞倫斯兒童繪畫大賽得獎者
畫作鐫刻於IWC達文西計時腕錶「勞倫斯體育公益基金會」特別版型號IW393402

沙夫豪森IWC萬國錶勞倫斯兒童繪畫大賽得獎作品經由評選誕生,12歲中國男孩侯燁榮獲殊榮。IWC萬國錶把這幅特別的畫作鐫刻在勞倫斯限量特別版腕錶(Da Vinci Chronograph “Edition Sport for Good Foundation”)錶底,該腕錶部分收益將投入勞倫斯體育公益基金會,用以改善全球青少年的生活。今年的得獎者侯燁來自中國上海,是一名特奧運動……

見證歷史的演進:IWC達文西系列古董錶展

由於過去「專為男人設計」的廣告形象,IWC一直被認為是男性腕錶品牌。事實上,近代也不曾看見IWC推出女性錶款,頂多只有較為中性的Portofino錶款。然而今年IWC從品牌歷史之中找回了幾款女性時計的資料,呼應SIHH上呈現的Da Vinci達文西系列女性腕錶。或許讓人有些不習慣,不過當在台北101品牌專賣店上實際見到專為女性設計的古董錶後,不相信也不行。

百年風華.締造永恆:IWC萬國錶達文西系列古董錶展
9款別具歷史意義的錶款自6月30日至7月23日於台北101購物中心專賣店獨家展出

為慶賀達文西系列2017全新系列抵台上市,IWC萬國錶特意將典藏於瑞士總廠博物館中珍藏的達文西系列古董錶運送來台。從2017年6月30日至7月23日,9款別具歷史意義的錶款 將於台北101購物中心2樓專賣店獨家展出。作為品牌卓越工藝和開創技術的代表,達文西系列今年再度驚艷錶壇,不但專為女士打造36毫米完美比例的錶徑,更突破複雜功能的新境界!想要親身感受IWC萬國錶的歷史盛宴以及達文西系列腕錶的精湛……

體驗純粹美感:IWC全新Da Vinci達文西系列抵台發表

IWC今年在日內瓦發表了全新的DaVinci達文西系列,延續1980年代的傳奇設計風格,改採經典的圓型錶殼造型(上一代款式是在2007年改款為酒桶造型)。特別引起錶迷注意的有二,其一是兩款搭載由首枚自製計時機芯89360所延伸全新機芯的複雜功能作品的DavInci萬年曆計時腕錶以及陀飛輪逆跳計時腕錶;其二是IWC為當代仕女們打造了文西自動腕錶36與達文西月相自動腕錶36。為饗本地錶迷,IWC全新達……

經典傳奇,唯有達文西:IWC萬國錶日內瓦錶展晚宴探索美感之奧秘

2017年1月17日,IWC萬國錶在國際高級鐘錶展(SIHH)上慶祝全新達文西系列腕錶的推出。約一千位嘉賓受邀至日內瓦,其中包括許多知名IWC萬國錶品牌大使與世界巨星。英國喜劇明星羅伯.布萊頓(Rob Brydon)擔任以「解碼時間之美」為主題之晚宴的司儀,精彩不斷,而丹麥歌手MØ的表演則堪稱整晚的高潮。在晚宴中,首席執政長喬祺斯亦將企業領導權交給繼任者克里斯多夫.格萊恩格-海爾(Christop……

IWC呈獻當代購錶指南(共五集)

IWC萬國錶素以簡潔低調、內斂而具品味的設計著稱,風格歷久彌新,143年來創造了多款膾炙人口的錶款,包括Mark馬克系列、Pilot’s Watch飛行錶款、Portuguese葡萄牙系列、Aquatimer海洋時計、Ingenieur工程師系列、Portofino柏濤菲諾以及Da Vinci達文西系列等,是講究精密工藝品質並具卓越品味的人士之最愛。

機械錶復興傳奇大師:IWC 製錶大師顧問Kurt Klaus

1955年,Kurt Klaus先生甫踏出瑞士鐘錶職業訓練學校,隨即進入IWC萬國錶工作。當時的他才21歲,全球經濟已逐漸脫離二戰後的蕭條,朝復甦之路邁進,本以為鐘錶業應當恢復昔日榮景。熟料,當全球經濟都往正向發展時,傳統機械錶到了1970年代卻面臨石英錶風暴的襲擊,許多優秀的製錶人才或行銷人員紛紛轉業,而Kurt Klaus是當時少數依舊堅守岡位的製錶師。

賀IWC克勞斯爺爺Kurt Klaus八十大壽

一年前,當克勞斯(Kurt Klaus)慶祝他的七十九歲生日時,他再一次回到了亞洲。多年以來,這位製錶大師、發明家以及IWC萬國錶最熱忱的品牌大使在那裡享有英雄級地位。在一個小型慶典上,他被告知依照傳統他可以許下三個願望。其中兩個需要當眾說出來,第三個則可以保密放在心裡。克勞斯沒有過多思考:「首先我希望活到一百歲。再來我希望在百歲之時仍能保持清醒的頭腦。」按照要求,第三個願望他留給了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