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訪朗格的足跡:戴著Lange 1 Time Zone旅行(下)

我一直覺得,旅行,可以不只是看看風景拍拍照,更重要的是感受。尤其是旅行德勒斯登,就算冬天天冷,也應該踩著古老的街道,慢慢地欣賞那些用工匠精神重建起來的建築。慶幸的是我還戴著朗格,一只傳承了德國精密製錶工藝的腕錶;而且是Lange 1 Time Zone,我想沒什麼比它更適合戴著旅行了。

尋訪朗格的足跡:戴著Lange 1 Time Zone旅行(中)

格拉蘇蒂鎮上除了錶廠,還有一座紀念碑,上頭的人像下印著一行字:F. ADOLPH LANGE。那是當地居民為朗格先生建的,感謝他創辦了朗格,使這座原本沒落的小鎮經濟繁榮。我看了很感動,尤其是走訪過德勒斯登和朗格錶廠,從中讀到他們的故事。

尋訪朗格的足跡:戴著Lange 1 Time Zone旅行(上)

準備前往德勒斯登之前,我上網搜尋了一下關於這座城市的景點。發現大多數遊客都會去一趟聖母教堂,在她旁邊那塊被炸下來的殘骸旁邊拍攝留念。殘骸的顏色很深,與米白色教堂用的石材好像是兩種不同年代的產物。原來教堂是重建的,但若沒人說,誰會知道她其實有43%都是原始建材,而且位置還一模一樣!瞬間,從照片中,我彷彿看到了朗格的製錶精神。

中國攝影師逄小威於北京展出「薩克森:德國精湛工藝的家鄉」攝影展

著名攝影師逄小威在北京的中國美術館舉行展覽,朗格精密製錶與品牌發源地薩克森成為展覽焦點。是次計畫以歷史和文化重地為背景,透過引人入勝的黑白照片,深入展示朗格一絲不苟的工藝。

A. Lange & Söhne朗格 :一個現代的成功故事

堪稱德國精密製錶業中最為傑出的名字:朗格 (A. Lange & Söhne),於1994年再度重返製錶業的舞臺。這個製錶廠的蘇醒,終止了來自德國薩克遜州 (Saxony) 超卓機械腕錶的一段長達50年的非自願性消失 – 也開始了一段現代成功故事。今日,就像以往的豐功偉跡,其腕錶由座落於厄爾士山區 (Ore Mountains) 的傳統工廠,以極為精巧的工藝製作而成,並成為世人……

重現德雷斯頓的傳統製錶工藝:Lang & Heyne

我相信絕大部份的錶迷都崇尚名牌,不過這次要介紹的不是甚麼大品牌,但如果您對鐘錶工藝有興趣,而且沒有嚴重的品牌迷思,繼續看下去應該有一些收穫。德國人做出了鐘錶史上的第一個懷錶,對鐘錶有諸多的貢獻,許多腕錶的功能都是從懷錶衍生而來。在鐘錶品牌中,鼎鼎大名的A. Lange & Sohne與Glashutte Original 在上個世紀的90年代復興,德國特有的製錶技術與機芯設計備受矚目,其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