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訪朗格的足跡:戴著Lange 1 Time Zone旅行(中)


格拉蘇蒂鎮上除了錶廠,還有一座紀念碑,上頭的人像下印著一行字:F. ADOLPH LANGE。那是當地居民為朗格先生建的,感謝他創辦了朗格,使這座原本沒落的小鎮經濟繁榮。我看了很感動,尤其是走訪過德勒斯登和朗格錶廠,從中讀到他們的故事。 閱讀全文 →

簡約中盡見非凡獨到:從Saxonia看見朗格為每一枚腕錶所注入的精湛工藝


無論是複雜設計或是經典三指針腕錶,朗格非常重視每個工序,匠心獨運,並竭力將所有過程和步驟推向極致。這份精神不僅在錶廠大大小小的項目中得到展現,更是朗格企業文化的核心元素。從入門級別的Saxonia以至Grand Complication,薩克森製錶大師在品質、精準度、個人技藝方面皆秉持一貫標準。每枚朗格腕錶均配備錶廠自製機芯,以及珍貴的18K金或鉑金950錶殼。不論是各個零件的傳統精細修飾,或是艱鉅的雙重組裝過程,所有機芯均經嚴謹處理,一絲不苟。 閱讀全文 →

創始傑作:A. Lange & Söhne朗格向顧客交付首只Grand Complication腕錶


2013年,A. Lange & Söhne在日內瓦高級鐘錶展(SIHH)上呈獻歷來在德國製作過最複雜的腕錶──朗格Grand Complication。如此非凡錶款僅推出六枚,單是機芯組裝便需花上一年時間。日前,朗格很高興第宣布了此系列的首件作品已完成並交貨給其慧眼伯樂。這件微型機械傑作匯集無數工序,部分在製作過程中以照片記錄下來,在此搶先分享給本站的讀者們。 閱讀全文 →

【腕錶指南】回到過去:復古計時碼錶傑作精選(下)


古典音樂起源於中世紀,廣義來說是一種以高度複雜的樂器形式及高超技法演奏的樂曲風格,時而威風凜凜,時而輕柔舒適,為西方音樂傳統中的藝術。歷經十八、十九世紀的韋瓦第、巴哈、莫札特、貝多芬、蕭邦、柴可夫斯基……等耳熟能詳的音樂家創作,廣受數世紀的樂迷喜愛,成為今日富有品味的象徵。好比古典音樂自成一種跨世紀的強烈風格,無可取代,早期的計時碼錶同樣也表示了屬於那個年代的獨特樣貌。我們當然可以從一些功能上的細節判別,卻也可以從外型設計上嗅出其中味道。畢竟,凡是以最初計時腕錶靈魂創造出來的作品,就是復古,就是經典。 閱讀全文 →

【曾士昕評賞】2015年瑞士錶展上八款最吸睛時計


SIHH及Baselworld兩大展是瑞士鐘錶業界的年度盛事,從近幾年鐘錶發展的趨勢來看,創意與工藝兼具才得以吸引玩家的目光,僅有創意只流於天馬行空或概念的階段,若能再注入傳統製錶的工藝與技術,就堪稱經典不敗。今年雖然受限於整體大環境的影響,各品牌相對低調保守,不過依然是一展身手的競技場,尤其複雜功能腕錶更是最吸睛的焦點,讓錶迷不勝期待。 閱讀全文 →

剔透空靈.永恆之美:2015 Cartier 鏤空腕錶傑作精選


近幾年由於鐘錶市場的成長趨緩,許多品牌也相對以比較保守的心態來經營自己的研發創造和生產行銷。因此,瑞士每年的兩場主要錶展上,能讓與會者驚呼連連的鉅作開始變得鳳毛麟角,而一些過去幾年大張旗鼓的新進角色也漸息了鑼鼓。依筆者看來,卡地亞(Cartier)倒是當中少見的異數,甚至可稱是錶界的中流砥柱:從高級製錶、正裝腕錶,到珠寶腕錶、工藝腕錶,近年來每年都有數量豐富的款式發表;在創意、質量上更有極亮眼表現。 閱讀全文 →

史上最複雜的卡地亞腕錶:Rotonde de Cartier大型複雜功能腕錶


Rotonde de Cartier大型複雜功能腕錶堪稱一場真正的鐘錶饗宴:集萬年曆、三問報時與浮動式陀飛輪於一身,堪稱所有卡地亞腕錶作品中最複雜的一枚。此款時計搭載9406 MC型自動上鏈機芯,榮膺日內瓦優質印記。鉑金錶殼典雅非凡,鏤空機芯盡顯超薄魅力。

閱讀全文 →

不一樣的月光:精彩月相腕錶集評(上)


即便人類早已登陸月球數十年了,但月亮並未因此失去神秘的魅力和傳奇的引力。試想,誰不曾在寂寞的夜裡有過「花間一壺酒,獨酌無相親」的時候,又有多少人情不自禁「舉杯邀明月,對影成三人」?雖然「月既不解飲,影徒隨我身」,然而「暫伴月將影,行樂須及春」的體悟依舊讓人感到慰懷。更別提人類的科學可說是從觀測月亮開始的事實了,雖然我們今日慣用的曆法已非立基於月亮的週期,月相錶上圓缺有序的月相,卻依舊提醒著我們光陰流逝、人生苦短的永恆訊息。 閱讀全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