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實戴經驗談】專情於朗格:與Lange 1 Time Zone的九年時光

九年了,佩戴這只Lange 1 Time Zone,A. Lange & Söhne亞太區董事總經理Gaetan Guillosson飛越了大半個地球,經歷孩子出生、工作升遷以及與親友相處的日常歲月。它是他工作的一部分,也是他生活的一部分;它擁有朗格最經典的設計、便於旅行世界的實用功能,也擁有無可挑剔的機芯結構與細節修飾;它讓他感到驕傲,打從戴上它的第一天至今;他讓它陪伴自己,如同他陪伴家……

尋訪朗格的足跡:戴著Lange 1 Time Zone旅行(下)

我一直覺得,旅行,可以不只是看看風景拍拍照,更重要的是感受。尤其是旅行德勒斯登,就算冬天天冷,也應該踩著古老的街道,慢慢地欣賞那些用工匠精神重建起來的建築。慶幸的是我還戴著朗格,一只傳承了德國精密製錶工藝的腕錶;而且是Lange 1 Time Zone,我想沒什麼比它更適合戴著旅行了。

尋訪朗格的足跡:戴著Lange 1 Time Zone旅行(中)

格拉蘇蒂鎮上除了錶廠,還有一座紀念碑,上頭的人像下印著一行字:F. ADOLPH LANGE。那是當地居民為朗格先生建的,感謝他創辦了朗格,使這座原本沒落的小鎮經濟繁榮。我看了很感動,尤其是走訪過德勒斯登和朗格錶廠,從中讀到他們的故事。

尋訪朗格的足跡:戴著Lange 1 Time Zone旅行(上)

準備前往德勒斯登之前,我上網搜尋了一下關於這座城市的景點。發現大多數遊客都會去一趟聖母教堂,在她旁邊那塊被炸下來的殘骸旁邊拍攝留念。殘骸的顏色很深,與米白色教堂用的石材好像是兩種不同年代的產物。原來教堂是重建的,但若沒人說,誰會知道她其實有43%都是原始建材,而且位置還一模一樣!瞬間,從照片中,我彷彿看到了朗格的製錶精神。

現代父親運籌帷幄的得力助手:朗格Lange 1 Time Zone

當一家之主談何容易!處理繁忙公務的同時,更希望時刻關顧家人。需要四出到海外公幹的爸爸,更要事事運籌帷幄,清楚掌握出發地以及當地時間,免除時空及地域隔閡,與家人緊密聯繫,與此同時,更可避免因時差而錯失機會,功敗垂成。朗格A. Lange & Söhne Lange 1 Time Zone有助工作繁忙的爸爸掌握各地時間,亦是身份及品位的象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