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進馬爾他十字的世界:Vacheron Constantin 錶廠探秘(下)

儘管身為是一個263歲的老品牌,江詩丹頓卻擁有一顆年輕的心。意思是他們的作品不單單只是強調陀飛輪、萬年曆、三問報時⋯⋯等等幾乎所有高級品牌都能做得出來的複雜功能(做得如何則是另一回事),更融入了許多令人意想不到的設計。同樣是金雕、琺瑯、機刻雕花,在別人手中可能只是精湛的傳統工藝,到了江詩丹頓手中就變成了藝術。這也是為什麼藝術大師系列這麼特別的原因之一。

藍海無邊無限大 美錶排山倒海來
SIHH 2018 五大藍面錶款

是的,一般行銷學所提及的「藍海」,是市場規模尚小、卻具有拓展潛力的範疇;但是在近幾年全球錶壇中,由藍色錶盤錶款所構成的「藍海」,不僅廣大,還有繼續擴展數量及版圖的跡象。在2018年的SIHH錶展中,亦是多有傑作。首先,Ulysse Nardin雅典表所推出的Freak Vision奇想創見腕錶,將去年發表的InnoVision 2概念錶更為進化,把具有四爪驅動上鍊機制的磨床式上鍊系統,結合了「錨式……

【腕錶指南】透視的技藝:鏤空錶(頂級工藝)

將腕錶鏤空或許看起來非常酷炫,好像是迎合新時代潮流的一種與眾不同的作法。不,它其實在很久很久以前就已經出現在人類的製錶世界。據說是在1760年,幾大現今相當知名的品牌都還沒有問世的年代,法國製錶師André-Charles Caron創造了第一只具鏤空結構的懷錶;他認為,如此一來才能讓人們看見計時器究竟如何運作。

將宇宙握在手中:江詩丹頓Métiers d’Art哥白尼天體球2460 RT腕錶

這樣說可能有點誇張,不過鐘錶的學問就好比浩瀚的宇宙,充滿未知。不過在有限的知識裡,人們還是可以非常深刻地用時計,表現智慧。時不時加點創意,為複雜的機械結構注入新生命。這就是江詩丹頓今年的天體力學創作給我的感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