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腕巴學堂|第五話】手工倒角真的有那麼難嗎?

上禮拜參加了一場獨立品牌Romain Gauthier舉辦的手工倒角體驗課程,由品牌創辦人Romain Gauthier先生與首席倒角師Sylvie Devaux親自來台,講解倒角的奧秘與技巧。身為一個連鎖螺絲都會把表層的藍鋼刮掉的人,我總以為倒角應該不是一件容易的事。然而體驗完Romain Gauthier的倒角後,我改觀了。

唯有人,能戰勝自己發明出來的機器:Romain Gautier手工倒角的必要

倒角,是判斷一枚機芯是否夠資格進得了高級製錶領域的標準之一,也是在大量倚賴機器的製錶過程中,非得以手工完成的技藝。「機器也可以做出倒角啊!」或許有人會這樣說。沒有錯,若只是要在零件邊緣切出45度角,機器也辦得到。不過像Romian Gauthier那樣修出圓弧狀的倒角,再厲害的機器都不及人手啊!

小眾作品的價值:獨立品牌的未來(下)

獨立製錶品牌之於集團品牌的優勢之一,就是擁有較高的自主性;要執行一項決策,不需要經過攏長又複雜的程序,也不用向股東交代。Romain Gauthier先生曾經用「船」跟我比喻:「我們就像大海裡的一條小船,如果要左轉,就馬上左轉。集團品牌是一艘大船,下令左轉,他們會說,好,等我30分鐘。」畢竟獨立品牌團隊的規模並不大,通常創辦人也有絕對的權力創造自己想要的東西。

【Baselworld 2018錶展報導】內涵更勝絕美外表:Romain Gauthier推第一款仕女腕錶Insight Micro-Rotor Lady

造型醒目、精緻做工、搭配雪花鑲嵌微型自動盤的自動機芯、配上閃亮的珍珠母貝錶盤的Insight Micro-Rotor Lady腕錶,是Romain Gauthier推出的第一款女士錶款,專為尋找一款不僅是外觀雅緻的錶款的女士所設計。

紮根本土 蓄勢待發
亨得利三寶名錶忠孝101旗艦店全新開幕

2010 年,大中華區知名國際腕錶銷售及相關產品製造巨擘的亨得利集團,首次邁入台灣市場,並積極擴展業務範疇,至今已邁入了第7 個年頭,在通盤瞭解並熟悉本地市況之後,不僅表示正面肯定台灣高級鐘錶市場的未來發展性,更於今年投注大量企業資源,在台北市區目前最熱門的精華地段──市府轉運站週邊、信義微風的正對面,開設全新的亨得利三寶名錶忠孝101 旗艦店,並於10 月17 日正式開幕。在開幕前的試營運期間,……

前進信義商圈 亨得利三寶紮根本土市場
亨得利三寶名錶全新高規格入駐信義商圈

2017年的10月17日,正逢亨得利三寶名錶來台屆滿7年的日子,為了更加專注照顧台灣的在地錶友們,提供高級規格的賞錶空間與服務品質,特別從台北市忠孝東路、敦化南路的東區商圈,挺進到更為繁榮的信義商圈,並不惜出資購入兩層樓的店面,做為全新的營業服務據點,於今日隆重剪綵開幕,深耕本土市場的企圖心不言可喻。

第五屆「匠心.獨具」時間藝術展,9月28日起搶佔收藏家目光
9個獨立製錶品牌共襄盛舉、集合50件最新時計傑作,總價值逾3億元

邁入第五屆的亞洲最大獨立製錶盛會「匠心.獨具」時間藝術展(IWST,Independent Watch & Art Salon Taiwan),於今日在同一展覽會場Bellavita 地下一樓Art Gallery盛大舉辦開展記者會。一如往年,本年度依舊吸引多達9個獨立製錶品牌積極參與,除了眾家品牌高層代表齊聚一堂,現場更集合逾50件最新時計傑作,總價值超過3億元,令人嘆為觀止。特別是20……

簡單時計背後的最高標準
Romain Gauthier首款自動腕錶Insight Micro-Rotor

「我們擁有絕對的自由,去做我們真心想做的。」Romain Gauthier說道。身為獨立製錶品牌創辦人,追求一件作品的獨特與完美,往往比追求錶款的數量與產量來得重要;也因此即便錶展年年舉辦,也不見得非要年年推出搭載全新機芯的新錶。然而一旦創作新品,就真的叫人為之驚嘆。像是今年的Insight Micro-Rotor。

精湛十年,Romain Gauthier 來台分享

2013年榮獲日內瓦鐘錶大賞最佳男錶的Romain Gauthier,自2005年創立以來歷經十年的歲月,展現頂級的製錶工藝技術,並在短暫的時間內打造品牌在瑞士鐘錶界的地位。從雇用第一名員工開始,創辦人Romain Gauthier便帶著自己的同名品牌,遵循傳統手工打磨的倒角光澤細節,創作出一款款高水準作品。儘管知名度不比其它百年歷史老牌,Romain Gauthier依舊在2014年由瑞博品有限……

Romain Gauthier Logical One 以工程師的思維打造的工藝逸品

男孩對於動力機械的迷戀,可以是大友克洋或宮崎駿動畫裡頭那些帶有復古科幻色彩的動力飛船,或是麥可貝與Guillermo del Toro電影裡頭拯救世界的高科技巨大機器人。或許體型要更加小巧甚至僅有數毫米,就在我們伸手可及之處運轉著,也或許這人與Romain Gauthier一樣是在鐘錶之鄉Vallée de Joux出生長大,那麼鐘錶也可以是一圓機械夢想的一種形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