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蕪存菁,薄得極致:Piaget Altiplano Ultimate Concept

高級鐘錶就是這樣,喜歡追求突破,而且拚了命似地鑽研、精進、彼此較勁。就拿「超薄」來說吧,就算多減個幾毫米戴在手上可能也「無感」,還是要用盡力氣把腕錶變得更薄,拼那世界第一的紀錄。所以,2毫米的機芯不算甚麼,2毫米的腕錶才是極致。

回歸日常:SIHH 2018觀察報告

遊日內瓦,不太可能不去看看那座名為「雷夢」(Lac Léman,法文;又稱Lake Geneva日內瓦湖)的湖。喜歡坐船的人可以試試他們的遊船行程,看看湖水兩岸可愛的小房子,甚至一路坐去法國。如果不想搭船,其實跟著那些在河畔慢跑、嬉戲的瑞士人一起觀景也很享受。雖然每年飛一趟日內瓦參加SIHH的人大概都看膩了,因為湖景始終如此,沒啥改變。

旅行,戴Montblanc 1858(下):SIHH錶展篇

就在SIHH開展的第三天,我走進了萬寶龍展館內的小房間,而且是在品牌鐘錶類產品管理總監Davide Cerrato的帶領下,感覺就像個VIP。這是我第二次採訪Davide,很高興他還記得,這也讓現場的氣氛輕鬆許多。不過當天要聊的主題本來就不怎麼嚴肅,是關於一只戴在我手上的1858系列自動腕錶。這只錶在去年的SIHH中推出,以青銅材質的錶圈和錶冠搭配干邑棕色皮革錶帶,讓本就復古的設計更有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