鐘錶登峰造極之作:Christophe Claret X-TREM- 1

X-TREM-1為新一代全新概念時計的首款作品,無論在技術或美學方面都堪稱登峰造極之作:傾斜30度的浮動式陀飛輪在以curvexe鈦金屬製成的立體機板上旋轉,搭配有別於傳統腕錶的逆跳時分顯示系統。兩顆鏤空精鋼小球彼此分開,在錶殼左右側的藍寶石水晶玻璃管上移動以顯示時間。這個神奇裝置的奧妙之處在於兩顆小球和機芯間沒有任何機械連結,而是靠著磁場而完美運作。其中,X代表實驗精神(Experimental)、T代表時間(Time)、R研究(Research)、E工程(Engineering),M代表是機制(Mechanism)。

X-TREM概念實至名歸,為其名稱作出最佳寫照。X-TREM體現Christophe Claret立志為機械腕錶領域開拓全新版圖,突破界限的宗旨。然而更勝於此,品牌希望將錶壇至目前為止未曾涉足的研究範疇融入製錶界之中。





X-TREM-1
X-TREM-1,Curvex形方型錶殼,40.80 x 56.80 x 15 毫米,拋光白金錶殼經黑色PVD鍍層5級微粒鈦金屬、拋光玫瑰金錶殼經黑色PVD鍍層5級微粒鈦金屬或鉑金錶殼經黑色PVD鍍層5級微粒鈦金屬,錶殼外神秘時分顯示裝置,搭配在藍水晶雙圓柱間23毫米的空間中移動的鏤空球體指針(手術醫用絲線帶動磁鐵滑架),陀飛輪負責秒鐘顯示功能,時分顯示由兩顆直徑4毫米、重0.1克的兩顆鏤空圓球顯示時間,圓球在鐫刻微細刻度的藍寶石水晶刻度尺前移動,藉由刻度顯示小時和分鐘,在機械機芯內運用磁場,顯示裝置和機芯間沒有任何機械連結,逆跳顯示的回動彈簧具微調系統,浮動式陀飛輪,傾斜角度為30度,由陶瓷雙滾珠軸承帶動,由錐形副齒輪傳輸能量,防水30米,藍寶石水晶玻璃下的刻度塗有Super-LumiNova超級夜光物料,嵌入式按鈕位於錶殼上12點鐘位置,可快速調校小時,轉動錶殼下的「扣環」,為腕錶進行上弦和調校時間,黑色鱷魚皮人手縫製錶帶或橡膠風格皮質錶帶,搭配創新雙螺絲固定系統,可方便更換錶帶。

這家位於力洛克(Le Locle)的錶廠於今年初推出系列首款作品─X-TREM-1腕錶,為這個在各方面表現傑出的腕錶系列揭開序幕。這款陀飛輪腕錶運用磁化系統,以磁浮方式顯示小時和分鐘。

這個賭注非常大膽,甚至有些瘋狂。事實上,磁場是製錶機械的最大天敵,如何把磁場融入腕錶心臟而不損壞其機制?相信所有製錶行家都會提出這個問題。然而,Christophe Claret卻圓滿將之實現!他是如何辦到的?腕錶結構的巧妙之處在於由兩個精鋼小球組成的系統,兩顆小球彼此分開,各自位於錶殼左右側的藍寶石水晶玻璃管中,以由導線牽引的兩個微型磁鐵所產生之磁力支持其運作。小球經過鏤空處理,以減輕重量。詳細而言,導線為極端纖細的堅韌編織絲線,如整型外科所使用的手術縫線。Claret錶廠以相當於運作6年的加速系統對絲線的強度做過嚴格試驗,以確保其堅固抗性。





X-TREM-1的時分顯示由兩顆直徑4毫米、重0.1克的兩顆鏤空圓球顯示時間,圓球在鐫刻微細刻度的藍寶石水晶刻度尺前移動,藉由刻度顯示小時和分鐘;其浮動式陀飛輪之傾斜角度為30度,由陶瓷雙滾珠軸承帶動,由錐形副齒輪傳輸能量

兩顆小球看似在兩個玻璃管中漂浮,和機芯沒有任何機械連結,更增添腕錶的神秘性。Christophe Claret解釋:「我們和位於依佛登(Yverdon-les-Bains)的沃州高等工程和管理學院(Haute Ecole d’Ingénierie et de Gestion du canton de Vaud ,HEIG-VD)以及Besson教授的研究團隊合作開發這項技術。系統已研發至理想狀態,磁場受到巧妙控制,不會對其任務之外的運作機制造成任何影響。」

最初的計畫和今日的研發結果非常不同,是由那沙泰爾(Neuchâtel )的兩位製錶師─Frédéric Richard 和Olivier Randin向Christophe Claret所提出的。Christophe Claret認為這個構思充滿創意,便為其申請智慧財產權,其中包括一項專利。

FLY11型手上鍊機芯,尺寸26.6 x 46.4 x 11.94毫米,元件數419,寶石軸承數 64,動力儲存超過50小時,雙發條盒中一個用於時間齒輪組,另一個用於顯示功能,機芯上弦後,發條會移動到發條盒的中間,超微粒鈦金屬機板和夾板橋,鏤空棘輪和齒輪,陀飛輪的齒輪組和顯示功能齒輪組擁有各自獨立的動力系統,可使動力儲存達最佳利用。

腕錶的技術創舉並非僅限於X-TREM-1的「漂浮」圓球顯示系統。整體時計結構和表面加工亦符合Christophe Claret一以貫之的極端嚴格要求。由於超輕鈦金屬符合人體工學,又可縮減體積,因此成為品牌選擇打造curvexe立體機板和夾板橋的不二材質。如此複雜精密的機芯已為世界首創,更難得的是,品牌採用鈦金屬作為材質,機芯製作難度更高。錶殼的材質為鈦金屬、玫瑰金或鉑金,每款限量發行8枚。浮動式陀飛輪則搭載陶瓷雙滾珠軸承以增加抗撞擊性能,其傾斜角度為30度,使佩戴者可更清楚地觀賞內在結構。這款手動上弦腕錶的動力來自雙發條盒。就結構而言,雙發條盒不可或缺,因為它既可為耗能的顯示裝置提供足夠能量,又不影響陀飛輪的運轉,藉此保證腕錶運作無虞。

第一個發條盒用於陀飛輪的運作,第二個則用於時分顯示。時間齒輪組(第一個發條盒)由陀飛輪調節。顯示裝置的齒輪組則是由特別的擒縱裝置控制,其時間數據的來源為時間齒輪組。這個裝置含擒縱叉,每25秒鬆開顯示裝置齒輪組的擒縱叉齒輪的一個輪齒。擒縱叉由連結至時間齒輪組的凸輪帶動。在一個齒輪組的發條盒動力儲存用罄時,擒縱裝置會中斷鄰近齒輪組的運作。此設計概念有個重要功能:從能量分佈而言,由於陀飛輪的齒輪組和顯示裝置的齒輪組彼此獨立,可避免雙方互相干擾。腕錶藉此設計充分使用動力儲存,保障腕錶的理想精準度。

FLY11型手上鍊機芯,尺寸26.6 x 46.4 x 11.94毫米,元件數419,寶石軸承數 64,動力儲存超過50小時,雙發條盒中一個用於時間齒輪組,另一個用於顯示功能,機芯上弦後,發條會移動到發條盒的中間,超微粒鈦金屬機板和夾板橋,鏤空棘輪和齒輪,陀飛輪的齒輪組和顯示功能齒輪組擁有各自獨立的動力系統,可使動力儲存達最佳利用。

但腕錶的研發並非到此為止。在Christophe Claret錶廠內,所有創新技術都需經過檢驗和核准。基於這個原因,每枚機芯皆由同一位製錶師組裝,以保障腕錶的技術和美學品質。最後,腕錶將經過可靠度核准檢測(Test Homologation Fiabilité)工作坊內部的一連串嚴格檢測,只有在通過這些檢測後,才能獲得保證其精準度的證書。

錶廠的所有生產活動皆遵循高級製錶的品質標準,腕錶的表面加工和裝配亦不例外。每枚作品皆經手工倒角、側面拉絲處理。實心齒輪的槽板皆經拋光,鏤空齒輪的齒臂則經倒角拋光處理。螺絲頂部經拋光緊固處理;凸輪、夾板橋和陀飛輪的機板框架的可見面皆經拋光緊固處理。Christophe Claret以一絲不苟的嚴謹態度進行每枚元件的加工,以審美精神設計加工處理,使其配合腕錶整體,達到全體和諧和統一美感。

Christophe Claret將每次的作品創作視為對錶廠全體的挑戰,秉持澎湃熱情和恆心毅力,並寄予全體團隊的情感和夢想,成就卓越時計。品牌不限囿於重唱老調,而是堅定地採用創新科技,毅然捨棄前人之路,轉而開闢新疆,推出前所未見的讀時方式。

有關Christophe Claret品牌

Christophe Claret生於法國里昂地區,在日內瓦學習製錶技術之後,開始將修復古董錶作為自己的職業。1987年,在巴塞爾鐘錶展上,一家著名的瑞士錶廠請他獨家研發一款三問報時機芯。為完成這張訂單,他與兩位元才華洋溢的鐘錶奇才——Giulio Papi與 Dominique Renaud攜手合作,於1989年創立一家公司。1991年時,渴望獨立創業的Christophe Claret收購了其他兩位合夥人的股份,在拉夏德芳(La Chaux-de-Fonds)建立以自己的名字命名的公司。之後的十年,他聲名遠播,獲得高端顧客群的青睞。1999年,他已名滿天下,並買下力洛克(Le Locle)附近一座古老莊園。這裏由此成為品牌嶄新時代的開端:在短短兩年時間裏,其顧客群與日俱增,員工人數由17人增至62人。由於錶廠面積不敷使用,他於2002年進行第一次擴建,修建了面積為500平方米的附屬建築物,並於2008年將廠房占地面積增加兩倍。錶廠配備最先進的重要機器設備,可製造幾乎所有鐘錶機芯與外部部件的元件。2009年,適逢Christophe Claret創立20周年,錶廠推出DualTow錶款,集錶廠卓越工藝於一身。之後又相繼推出Adagio和21 Blackjack錶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