雙視窗與特大數字:朗格全新GRAND LANGE 1與五分鐘數字鐘

於德累斯頓森帕歌劇院舞台上方懸掛的五分鐘數字時鐘,代表着薩克森製鐘藝術的頂峰。於當年堪稱劃時代的數字顯示,自1841年起,於每一埸音樂鉅著的公演中均一直顯示準確的時間,一直到最後一排的觀眾皆能清晰讀時。150年後,這個時鐘亦啟發朗格創造出另一枚全球首作:LANGE 1,第一枚配備特大日期顯示的量產腕錶。朗格特大日期顯示亦是即將上市的全新GRAND LANGE 1的焦點特色,正好重溫了這個著名雙視窗時鐘的歷史。

「由所有座位觀看皆能清晰閱讀的時鐘」──這是薩克森國王奧古斯特二世對其全新皇室歌劇院的時計所下達的命令。150年前,這道來自皇室的命令衍生了一個於各方面均無出其右的時計:森帕歌劇院的五分鐘數字鐘。這革命性的設計乃出自德累斯頓鐘匠Johann Christian Friedrich Gutkaes──費爾迪南多•阿道夫•朗格的天才導師──的手筆。他們一起創造了世界上其中一個最早的數字時鐘。

 

GRAND LANGE 1 與森帕歌劇院的五分鐘數字鐘:連繫傳統。
GRAND LANGE 1 與森帕歌劇院的五分鐘數字鐘:連繫傳統。

 

這個理念乃因應需求而生。前舞台上方的空間相當有限,而圓形的鐘盤並不能在光線微弱的劇院中提供合適的可讀性。他們決定利用兩個相逆運轉的鼓輪,創造出一個前所未見的裝置。在舞台上方高懸,通過華麗裝飾的雙視窗顯示小時與分鐘,後者以五分鐘間距顯示。這個時鐘取得了極大的成功,亦令費爾迪南多•阿道夫•朗格鼓起勇氣,踏出大膽一步,建立自己的製錶工廠。

 

一個半世紀以後,雙視窗與特大數字再度登場,慶祝它輝煌的重生。作為首發的特大日期顯示量產腕錶,它被放置在LANGE 1偏離中心顯示錶盤的右上方。這個矚目的設計瞬即成為品牌的重心,為朗格的歷史寫下重要的一章。今日,它已被視為20世紀最經典的表款之一。

 

GRAND LANGE 1 與森帕歌劇院:兩者皆為薩克森的象徵。
GRAND LANGE 1 與森帕歌劇院:兩者皆為薩克森的象徵。

 

GRAND LANGE 1 配備了一枚經過重新設計的機芯,帶來令人滿意的超薄設計。直徑40.9毫米的錶殼(備有玫瑰金、黃金及鉑金以供選擇),厚度僅8.8毫米,帶來和諧的闊高比例。LANGE 1精確、均衡地配置的錶盤,移植到這枚加大版本上,更無任何重疊部分。朗格產品研發人員對保存比例的堅持,於最小的細節中仍然有跡可尋:朗格特大日期顯示、指針以至實心金貼飾,均與錶殼以相同的比例作出增大。雖然機芯厚度只有4.7毫米,GRAND LANGE 1的動力儲存卻達到了驚人的72小時。為了節省空間,機芯只具備一個發條盒。在經過手工精心裝飾及雙重組裝的朗格L095.1機芯內,自家製作的游絲,確保腕錶時刻精準。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