凝聚藝術瞬間,閃耀建築風華:Art Architecture BVLGARI 珠寶美學盛展2月21日起寶格麗台北101精品店展出

承繼去年巨星傳奇盛展的光芒,迎接BVLGARI寶格麗130週年之際,台灣銜亞洲之首,別開生面舉辦「Art Architecture BVLGARI 珠寶美學盛展」。為了這場珠寶與建築和藝術輝映的盛宴,寶格麗特別引進20件館藏不同時期的無價古董珠寶以及總共58件、總價值超過25億元,最新創作的頂級珠寶作品來台展出。

 

這些珠寶的設計都呼應了寶格麗向來擁抱建築美學或歌頌藝術文化的創作思維,在台北101的展場中藉由結合建築與藝術的情境展出,讓人深刻感受寶格麗與眾不同的珠寶美學與雋永風格。

 

寶格麗大中華區頂級珠寶總監暨台灣董事總經理胡瑞所指出,台灣的珠寶市場相對成熟,許多VIP與收藏家喜愛並擁有寶格麗珠寶,不單只是因為品牌設計和寶石價值,也非常欣賞蘊含於珠寶背後的藝術文化內涵。因此緊接於舊金山展後,台灣成為亞洲首站舉辦「Art Architecture BVLGARI 珠寶美學盛展」之地,而且展出作品所涵蓋的時期與多元性,比舊金山博物館的展覽內容更加豐富。

 

Art Architecture BVLGARI 盛展之名模與剪綵嘉賓:( 由左至右) 寶格麗大中華區頂級珠寶總監暨台灣董事總經理Ms.胡瑞 、寶格麗大中華區董事總經理 Mr. Lelio Gavazza 、台北101購物中心董事長Ms.宋文琪
Art Architecture BVLGARI 盛展之名模與剪綵嘉賓:( 由左至右) 寶格麗大中華區頂級珠寶總監暨台灣董事總經理Ms.胡瑞 、寶格麗大中華區董事總經理 Mr. Lelio Gavazza 、台北101購物中心董事長Ms.宋文琪

 

於是,我們踏上這將寶格麗設計和當代重要藝術與建築主題巧妙連結的奇幻旅程。循著寶格麗130年的歷史軌跡,從19世紀末啟程,歷經裝飾藝術(Art Deco)時期、二次大戰後黃金崛起的年代、奠定「義式」設計風格的60年代、創意與藝術激盪的70年代,一直到大膽創新並結合時尚概念的 1980及90年代,當然,還有持續展現豐沛設計熱情的現代。

 

Art Architecture BVLGARI 盛展展場呈現130年歷史軌跡,以博物館等級的典藏作品展出,虛實交映古今穿梭
Art Architecture BVLGARI 盛展展場呈現130年歷史軌跡,以博物館等級的典藏作品展出,虛實交映古今穿梭

 

穿梭於現在與過去,寶格麗每一件無與倫比的珠寶創作,都深刻體現這個1884年創立於羅馬的品牌不僅是「彩色寶石之王」,更是珠寶界的大藝術家。

 

BVLGARI‧當代珠寶藝術家

不同於法式珠寶強調皇室貴族傳統的驕傲尊貴的姿態,或是法式珠寶在設計上傾向汲取過往,寶格麗所引領的義大利當代珠寶風潮,其創意源自生活中俯拾即是的美麗,這不僅重新定義了當代珠寶的價值,也賦予珠寶與時俱進的時代精神與代代相傳的文化意義。

 

寶格麗的珠寶,如文學、如繪畫,也如建築,以藝術的形式記憶每個時代與文化的輝煌與經典。因此,跨越130年歷史的「Art Architecture BVLGARI 珠寶美學盛展」不僅能回顧寶格麗珠寶風格的時代演變,也能反映出當代文明與社會環境變遷的蛛絲馬跡。

 

Colosseo, Roma 羅馬競技場:受18世紀古典傢俱/古玩風格以及珍稀手工藝影響,當時的風格靈感是來自於路易十六風格的裝飾元素也就是花環(Garland)風潮。 當時裝飾藝術(ART DECO)與新藝術交會羅馬競技場是古希臘劇場建築形式,為環型拱券結構,共有四層,貴族為第一層,依序而上平民則在最後一層. 此鉑金鑽石手鍊呼應此結構。寶格麗內涵的希臘羅馬DNA於此時期逐漸成型。 喬吉奧寶格麗先生因常往巴黎出差,開始對當時的鉑金加工產生濃厚的興趣,鉑金因質地堅硬不會氧化,相較於銀飾而言更能給予首飾亮白與堅固結構輕巧精緻外貌此時期的鑽石則常被切割成不同車工,輔以不同鑲嵌呈現裝飾藝術的幾何線條美感。
Colosseo, Roma 羅馬競技場:受18世紀古典傢俱/古玩風格以及珍稀手工藝影響,當時的風格靈感是來自於路易十六風格的裝飾元素也就是花環(Garland)風潮。
當時裝飾藝術(ART DECO)與新藝術交會羅馬競技場是古希臘劇場建築形式,為環型拱券結構,共有四層,貴族為第一層,依序而上平民則在最後一層. 此鉑金鑽石手鍊呼應此結構。寶格麗內涵的希臘羅馬DNA於此時期逐漸成型。
喬吉奧寶格麗先生因常往巴黎出差,開始對當時的鉑金加工產生濃厚的興趣,鉑金因質地堅硬不會氧化,相較於銀飾而言更能給予首飾亮白與堅固結構輕巧精緻外貌此時期的鑽石則常被切割成不同車工,輔以不同鑲嵌呈現裝飾藝術的幾何線條美感。
鉑金鑽石手鍊,約西元 1939年。
鉑金鑽石手鍊,約西元 1939年。

 

回溯時光,此次展出將先看到最難得一見、由希臘銀匠出身的創辦人索帝里歐寶格麗Sotirio Bulgari 及其父親喬治寶格麗Georgis Boulgaris所打造的三件銀質飾品,這些約製作於1870至80年代的銀質項鍊、手鍊和腰帶,裝飾設計顯見當時所盛行的「新希臘風格」(Neo-Hellenic),特色是在如古幣圓形或長形的銀質飾板上,雕印有以希臘神話、寓言故事、天使、神獸等主題的圖騰。其揉合了古希臘、鄂圖曼與拜占庭帝國的藝術文化,可觀察到地中海地區的地緣政治變革。

 

之後隨寶格麗迅速發展及接觸到歐洲各國客人,設計重心也從製作銀器或銀質首飾轉移到鉑金與鑽石上。1910至1930年代,寶格麗陸續受到以法國為中心蓬勃發展的新藝術、裝飾藝術與路易十六的花環(Garland)風格交錯影響,運用不同車工與鑲嵌方式,創造出精巧、結合異材質以及易於混戴搭配的高級珠寶。展出的鉑金鑽石圈型手鍊與一對蝴蝶結造型鉑金鑲鑽耳環,不難讀出一次世界大戰後,迅速復甦、安逸享樂的上流社會所瀰漫的奢華氣氛。

 

1940至50年代,寶格麗的珠寶設計雖仍受到法式珠寶風格影響,線條自然柔美且層次繁複,但已逐漸醞釀發展出自己的態度,如這次展出數件「份量感」十足的黃金材質寬手鐲或手鍊,從中也能看出因受第二次世界大戰影響,珍稀材質短缺,大克拉鑽石與白金鋒芒銳減,點綴少許寶石或小鑽的黃金首飾取而代之,奢華得靠份量取勝。

 

Rosace, Norte Dame De Paris 巴黎聖母院玫瑰窗:1960年後雖然整個歐洲文化重心以法國巴黎為主導,但義大利也在戰後以短短數年間成為歐洲設計中心。寶格麗在關注法國的裝飾風潮之餘更勇於開創自己的風格,當時法國流行花型不對稱風潮,寶格麗創造自己的風格,以更密集對稱鑲嵌形勢結構呈現珠寶設計。配色承襲自希臘拜占庭風格,馬賽克的鮮豔色彩與金碧輝煌。象徵宗教聖靈崇高美學而非俗艷配色。寶格麗開啟了嶄新的色彩組合,也帶出義大利文藝復興藝術的文化。
Rosace, Norte Dame De Paris 巴黎聖母院玫瑰窗:1960年後雖然整個歐洲文化重心以法國巴黎為主導,但義大利也在戰後以短短數年間成為歐洲設計中心。寶格麗在關注法國的裝飾風潮之餘更勇於開創自己的風格,當時法國流行花型不對稱風潮,寶格麗創造自己的風格,以更密集對稱鑲嵌形勢結構呈現珠寶設計。配色承襲自希臘拜占庭風格,馬賽克的鮮豔色彩與金碧輝煌。象徵宗教聖靈崇高美學而非俗艷配色。寶格麗開啟了嶄新的色彩組合,也帶出義大利文藝復興藝術的文化。
黃金胸針,鑲嵌祖母綠、藍寶石和鑽石,約西元1958年製,此珠寶作品靈感來自於巴黎聖母院,是巴黎最宏偉最迷人的一座大教堂,更是法國文明的徵象。堂內的玫瑰彩繪圓窗,是最美的風景。聖母院為哥德式建築之肋拱式大跨距穹頂,透過玫瑰花窗陽光投射而下,彷彿與神對話般的聖潔。
黃金胸針,鑲嵌祖母綠、藍寶石和鑽石,約西元1958年製,此珠寶作品靈感來自於巴黎聖母院,是巴黎最宏偉最迷人的一座大教堂,更是法國文明的徵象。堂內的玫瑰彩繪圓窗,是最美的風景。聖母院為哥德式建築之肋拱式大跨距穹頂,透過玫瑰花窗陽光投射而下,彷彿與神對話般的聖潔。

 

1950至60年代,經濟復甦讓高級珠寶有了更多發展空間,而此時也是決定BVLGARI珠寶風格定位與走向的關鍵時期。逐步成形自我風格的寶格麗,此時擺脫法式傳統拘謹的設計,勇於開創獨有的新風格。寶格麗融合希臘與羅馬古典主義,在義大利文藝復興文化與金工形式下,大量運用絢爛繽紛的彩色珍貴寶石和半稀有寶石,其大膽配色的卓越品味,搭配具特色的Cabochon蛋面切割,讓珠寶變得新穎創意,成功打造出無可取代的「義式」珠寶,足以與古典傳統的法式珠寶分庭抗禮,「寶格麗風格」也因此舉世聞名。

 

這時期,幾件不能錯過的古董珠寶,包括梵蒂岡博物館松果庭院中的青銅松果像的黃金胸針與耳環,鑲嵌綠色碧璽和鑽石,幾乎看不到金屬、緊接相接的綠色蛋面碧璽,刻意點綴凸起的鑽石,巧妙捕捉了松果的起伏變化,以及錐形球體的渾圓可愛,而漸層排列的色澤,正像是在陽光變化下雕像自然呈現的明暗光澤。

 

Fontana della PignaVatican 梵蒂岡松果噴泉:此青銅松果像之前是在古羅馬噴泉,西元15世紀以後移到聖彼得教堂,並置放在後來興建的梵蒂岡博物館。松果庭院在1506年設計,梵蒂岡博物館內有三個開放的庭院,松果庭院、圖書館中庭、美景中庭。梵蒂岡松果庭院有一個四米高的青銅松果像,基督教聖誕樹多為松樹常青樹,是生命樹的象徵,其果實就是松果,象徵永生,同時也象徵松果體是靈魂的寶座。造型仿萬神殿拱頂結構,此青銅松果也曾經啟發但丁創作出神曲的靈感。
Fontana della PignaVatican 梵蒂岡松果噴泉:此青銅松果像之前是在古羅馬噴泉,西元15世紀以後移到聖彼得教堂,並置放在後來興建的梵蒂岡博物館。松果庭院在1506年設計,梵蒂岡博物館內有三個開放的庭院,松果庭院、圖書館中庭、美景中庭。梵蒂岡松果庭院有一個四米高的青銅松果像,基督教聖誕樹多為松樹常青樹,是生命樹的象徵,其果實就是松果,象徵永生,同時也象徵松果體是靈魂的寶座。造型仿萬神殿拱頂結構,此青銅松果也曾經啟發但丁創作出神曲的靈感。
(1950-1960 年代 色彩革命)黃金耳環,鑲嵌綠色碧璽和鑽石,約西元1975年製
(1950-1960 年代 色彩革命)黃金耳環,鑲嵌綠色碧璽和鑽石,約西元1975年製

 

另外運用祖母綠與藍寶石詮釋巴黎聖母院北側玫瑰彩繪圓窗的胸針,或是數件以大量綠松石搭配鑽石、紅寶石,配色大膽搶眼的作品,都展露當時寶格麗風格的與眾不同。接下來,分別是受普普藝術影響的 1970 年代,引發色彩革命,寶格麗大量採用祖母綠、紅寶石與藍寶石等貴重彩色寶石,搭配出鮮明搶眼,更有特色與個性的珠寶。

 

都靈聖羅倫佐教堂(chiesa di San Lorenzo)是義大利北部城市都靈的一座天主教教堂,屬於天主教都靈總教區,有巴洛克建築的正八角型拱頂結構,裡面有八個半弧形窗戶是引光入室的設計巧思,也呼應此珠寶作品的八角型切割。 1970年代以後則大量採用祖母綠紅寶石藍寶石等搭配,鮮明的色彩與蛋面切割成為寶格麗兩大特色。當時的祖母綠也是17世紀印度Moghul 帝國王子掀起的風潮至今也是印度歷久不衰的珠寶時尚。
都靈聖羅倫佐教堂(chiesa di San Lorenzo)是義大利北部城市都靈的一座天主教教堂,屬於天主教都靈總教區,有巴洛克建築的正八角型拱頂結構,裡面有八個半弧形窗戶是引光入室的設計巧思,也呼應此珠寶作品的八角型切割。
1970年代以後則大量採用祖母綠紅寶石藍寶石等搭配,鮮明的色彩與蛋面切割成為寶格麗兩大特色。當時的祖母綠也是17世紀印度Moghul 帝國王子掀起的風潮至今也是印度歷久不衰的珠寶時尚。

 

(1970 年代 創意設計)黃金項鍊,鑲嵌哥倫比亞祖母綠重達44.6克拉、紅寶石和鑽石,吊墜可單獨配帶,約西元1969年製
(1970 年代 創意設計)黃金項鍊,鑲嵌哥倫比亞祖母綠重達44.6克拉、紅寶石和鑽石,吊墜可單獨配帶,約西元1969年製

 

反映時代精神以及融入時裝首飾概念的 1980至90年代,則能看到以對稱秩序排列,呼應紐約地標之一克萊斯勒大樓外觀的黃金和鉑金鑽石。另一件鑲嵌重20.09克拉的祖母綠主石,彷彿清真寺穹頂的長項鍊,鑲鑚鍊子,可調整長度,顯見益發重視高級珠寶的配戴性。

 

Chrysler building New York 紐約克萊斯勒大樓,常被選為最受全球人們喜愛的摩天大樓之一,1930年完工啟用。其經典的裝飾藝術(Art Deco)設計包括覆以像珠寶般設計,不銹鋼材質的「皇冠」玻璃窗台,以及營造出光芒四射效果的三角窗,七層同心圓弧構成十字型斜面頂冠嵌入V型投射光源。啟用當時是全球最高的建築物。至今,這棟大樓的美麗身影仍無可匹敵。 此建築物是當時機械時代的精神象徵,也象徵當時美國都會與世界地標。此年代珠寶創作也反應時代精神的追求。此項鍊沿襲fireworks 的圖騰,但更具線條與平面感。結構完全融入當中。
Chrysler building New York 紐約克萊斯勒大樓,常被選為最受全球人們喜愛的摩天大樓之一,1930年完工啟用。其經典的裝飾藝術(Art Deco)設計包括覆以像珠寶般設計,不銹鋼材質的「皇冠」玻璃窗台,以及營造出光芒四射效果的三角窗,七層同心圓弧構成十字型斜面頂冠嵌入V型投射光源。啟用當時是全球最高的建築物。至今,這棟大樓的美麗身影仍無可匹敵。
此建築物是當時機械時代的精神象徵,也象徵當時美國都會與世界地標。此年代珠寶創作也反應時代精神的追求。此項鍊沿襲fireworks 的圖騰,但更具線條與平面感。結構完全融入當中。

 

Picture 053
(1980-1990 年代 蕐貴形貌與斑瀾色彩)黃金和鉑金鑽石項鍊,約西元1980年製

 

建築‧珠寶 粹練的藝術

在西方,建築有藝術之首的美譽;在東方,建築也有百工(工藝)之首的地位。建築是一種揉合工程技術與人文取向的藝術,當代建築家貝聿銘曾說:「建築是有生命的,它雖然是凝固的,可在它上面蘊含著人文思想。」這門兼具工藝與文化、既理性又感性的藝術,與寶格麗130年來始終雋永迷人的特質不謀而合。

 

寶格麗祖母綠項鍊與耳環
寶格麗祖母綠項鍊與耳環

 

事實上,以希臘血統在羅馬開枝散葉的寶格麗,與生俱來就擁有建築的基因。西方建築史上,現存最早也是最具權威性的論著《建築十書》(De Architectura)便是由羅馬建築師維特魯威(Vitruvius)所著。而建築師這行業的出現,也是自以義大利為中心興起的文藝復興時代才正式出現。融合希臘與羅馬兩股文化,誕生無數璀璨珠寶的寶格麗,其所追求的美感,正是文藝復興時期重視的平衡與和諧,反映到設計上,就和同樣得從平面構圖轉化為立體造型的建築般,講究秩序和比例的和諧完美。

 

因此,面對伴隨人類生活、承載歷史和文化的建築,寶格麗並非簡單地縮小複製,而是從文化背景和美感上,呼應建築的特色與概念,並以勇於創新和深諳彩色寶石配色的珠寶語彙,詮釋出獨樹一格的作品。無論是圓形、橢圓形、簡潔輪廓和蛋面切割寶石,還是講究線條均衡流暢、比例對稱和份量感的設計,從這跨越6個時期共20件的古董珠寶,不禁令人聯想到具歷史意義的羅馬競技場、文藝復興宮殿、教堂穹頂、拜占庭式彩繪玻璃、古蹟雕像,甚或是近代的摩天大樓、回教的清真寺等經典建築。

Serpenti頂級珠寶腕錶,40mm,18K白K金錶殼與錶鍊;雙圈,小時與分鐘指示功能,石英機芯,鑲嵌鑽石,防水深度30米。
Serpenti頂級珠寶腕錶,40mm,18K白K金錶殼與錶鍊;雙圈,小時與分鐘指示功能,石英機芯,鑲嵌鑽石,防水深度30米。

 

無論是圓形、橢圓形、簡潔輪廓和蛋面切割寶石,還是講究線條均衡流暢、比例對稱和份量感的設計,從這跨越6個時期共20件的古董珠寶,不禁令人聯想到具歷史意義的羅馬競技場、文藝復興宮殿、教堂穹頂、拜占庭式彩繪玻璃、古蹟雕像,甚或是近代的摩天大樓、回教的清真寺等經典建築。

 

BVLGARI 頂級珠寶─玫瑰金彩寶項鍊,鑲嵌8顆彩色寶石、 2顆橄欖石(48.73克拉) 、紫水晶(28.94克拉) 、1顆黃水晶(24.43克拉)、 1顆電氣石(24.02克拉) 、2顆紫水晶(20.05克拉、4.26克拉)、 1顆托帕石(19.43克拉)、 1顆海水藍寶石(16.02克拉)、 16顆圓形電氣石(23.58克拉)、 34顆明亮型切割圓鑽和密鑲鑽石(12.61克拉)
BVLGARI 頂級珠寶─玫瑰金彩寶項鍊,鑲嵌8顆彩色寶石、 2顆橄欖石(48.73克拉) 、紫水晶(28.94克拉) 、1顆黃水晶(24.43克拉)、 1顆電氣石(24.02克拉) 、2顆紫水晶(20.05克拉、4.26克拉)、 1顆托帕石(19.43克拉)、 1顆海水藍寶石(16.02克拉)、 16顆圓形電氣石(23.58克拉)、 34顆明亮型切割圓鑽和密鑲鑽石(12.61克拉)

 

而欣賞現代高級珠寶時,無妨也馳騁想像、發掘藝術趣味。如類似東方塔式屋頂,又像是扇子的鉑金藍寶石耳環;古羅馬建築中拱形結構或線條,也能從幾件大克拉的彩寶戒指讀出;而流蘇線條的耳環與項鍊像是東方女子垂墜搖曳的髮簪,也反映寶格麗珠寶強調配戴愉悅與女性之美的特色。

 

古董珠寶之鉑金鑽石手鍊呼應古羅馬競技場環型結構
古董珠寶之鉑金鑽石手鍊呼應古羅馬競技場環型結構

 

其中,極具代表性的Serpenti蛇型鑽石項鍊,我們驚喜發現,極具代表性的Serpenti蛇型鑽石項鍊,竟與此次展出所在的台北101大樓建築有著異曲同工之妙。不僅是兩者多節式的外型結構有幾分相似,台北101建築擁有中式傳統建築常見的寶塔以及如意、古幣、龍形裝飾等元素,並加入環保、防震和防風等現代科技,兼容傳統文化與現代工藝,這正呼應了寶格麗傳承與創新的精神。

 

究竟是寶格麗從偉大建築中擷取靈感,還是因為所有傳世的藝術,追本溯源都是人類情感和想像粹練出的精華,因此總能彼此找到共鳴。我們不得而知,但從仰望的建築,轉為俯視欣賞的珠寶,寶格麗探索兩者間的藝術關聯,帶來意想不到的奇思雅趣。

剪綵嘉賓:( 由左至右) 寶格麗大中華區頂級珠寶總監暨台灣董事總經理Ms.胡瑞 、寶格麗大中華區董事總經理 Mr. Lelio Gavazza 、台北101購物中心董事長Ms.宋文琪
剪綵嘉賓:( 由左至右) 寶格麗大中華區頂級珠寶總監暨台灣董事總經理Ms.胡瑞 、寶格麗大中華區董事總經理 Mr. Lelio Gavazza 、台北101購物中心董事長Ms.宋文琪

 

「Art Architecture BVLGARI 珠寶美學盛展」
展期:2014年2月21日-3月6日
地點:寶格麗台北101精品店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