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影魅力:Vacheron Constantin江詩丹頓Malte馬耳他系列鏤雕陀飛輪錶

Vacheron Constantin馬耳他系列鏤雕陀飛輪(Malte Tourbillon Skeleton)體現了江詩丹頓製造複雜功能腕錶的獨創精湛技藝。在這款腕錶中陀飛輪被安裝在一枚整體鏤雕機芯上,機芯完全由江詩丹頓自主研發和製造,並鐫刻著名的日內瓦印記。如此卓越的腕錶即使在高級製錶領域也是不可多得的上乘佳作。

 





在江詩丹頓,卓越技術的開發與風格的探索總是兼程而進。Jean-Mac Vacheron在1755年製造的首枚江詩丹頓錶就已配備了鏤雕的擺輪夾板,為江詩丹頓此後多年對通透和輕巧的追求打下了基礎,這一追求在1920年到1990年間達到了頂峰。在此期間,江詩丹頓為各式懷錶和腕錶創製了許多繁簡不一的鏤雕機芯。今年,江詩丹頓選擇了在陀飛輪這重要複雜功能上探索鏤雕精細藝術的全新可能。

 





30135-000P-9842_RV

 

鐘錶領域的高難度探索
要完全自主研發和製造酒桶形機芯,製造商必須精通機械鐘錶學。而如需在這款機芯上採用鏤雕工藝,並使其至為輕巧、有立體感且呈現出奪目的光影效果,更是極具挑戰。江詩丹頓推出的Malte馬耳他系列鏤雕陀飛輪所搭載的最新2790 SQ機芯卻完美地做到了這些。

 

2790SQ_RV_PROFIL

 

這款機芯凝聚了江詩丹頓最優秀的製錶師和工藝大師的智慧。他們在構思、建模和設計上花費了500多個小時,才使得這款機芯完美地融合了功能完善的陀飛輪和通透的鏤雕工藝。從不同角度可以看到機芯內部有不同的細微光影交錯,採用全新手工雕刻工藝打造的建築風格裝飾圖案所產生的三維效果更加凸顯了這種光影效果。

 

Calibre_2790SQ_9

 

圍繞幾何結構展開的風格探索
幾何形狀總能給偉大的建造者、建築設計師和藝術家帶來靈感,使得他們可以根據太陽的位置靈活地運用光影,或是利用層疊的基本幾何元素組合成有明暗對比效果的金字塔形狀。受到這些啟發,江詩丹頓根據三角形設計出了一種原創的建築風格裝飾圖案,獨特地演繹了手工雕刻工藝。江詩丹頓的工藝師非常出色地完成了2790 SQ機芯零件表面的裝飾工作,再次展現出他們深厚的藝術造詣。在對此款機芯的246個零件進行手工裝飾和倒角之前,雕刻師雕刻出由重復出現的直線構成的多個小三角來營造出一種三維效果,這些小三角的雕刻十分精細,有時精細到只有十分之一毫米。這個幾何馬賽克圖案組成了具有建築特徵的圖形,通過光影效果呈現出令人驚嘆的立體效果,而優雅精巧的陀飛輪框架更是提升了這種立體效果。

 

Calibre_2790SQ_12

日內瓦印記認證的卓越腕錶
卓越的2790 SQ機芯構造迷人,帶有日期顯示窗和動力儲存顯示區,機芯外緣與酒桶形鉑金錶殼緊密貼合。和底蓋一樣,錶盤由藍寶石水晶製成,岩灰色外圈飾有優雅的金屬時標,分鐘刻度圈為繪製而成,日期、動力儲存顯示區和秒指示區的刻度則採用了雕刻和印刻工藝。位於6點鐘位置的陀飛輪框架上飾有一個馬耳他十字,這個十字會與小秒針一起轉動。Malte馬耳他系列鏤雕陀飛輪鐫刻有著名的日內瓦印記。日內瓦印記是高級製錶領域的最高標準,証明了日內瓦境內生產的優質鐘錶的品質、工藝與持久性。

 

Engraving_Caliber_2790SQ_c_577299

鏤雕的藝術和技巧
江詩丹頓的鐘錶不僅僅是具備時間顯示功能的機械精品,更是一件完美的藝術品,體現著250多年歷史所沉澱下的獨特的技藝之美。早在1755年品牌創立之初,江詩丹頓的工藝師們就熟練地運用藝術工藝增添鐘錶的美感。手工雕刻就是這樣一項工藝。這一頗具挑戰性的工藝要求工藝師極富耐心、技藝精湛,這些工藝從品牌創立之初就被用來製作極致輕巧的鐘錶。

 

Calibre_2790SQ_7

 

Jean-Marc Vacheron在1755年製造的首枚江詩丹頓錶就已配備鏤雕擺輪夾板。此後江詩丹頓繼續著對通透度的追求,同時製造出越來越精巧的機械零件,到1924年,江詩丹頓製造出了首枚整體鏤雕機芯並將其安裝在一款懷錶上。自二十世紀六十年代,江詩丹頓作為在這個極其複雜的領域的領導者,展現了無窮的創造力,逐漸在各種繁簡不一的機芯上使用鏤雕工藝,同時也巧妙地將鏤雕工藝和其他藝術工藝結合,在各式懷錶和腕錶上展示了鐘錶製作的微型奇蹟。

 

30135-000P-9842_SDT
Malte 鏤雕陀飛輪腕錶,鉑金錶殼,錶徑38×48.24 毫米,時、分、秒、陀飛輪、日期、動力儲存顯示,2790SQ 手上鍊機芯,動力儲存約45 小時,防水30 米,鱷魚皮錶帶附摺疊扣,日內瓦印記。

 

能在三問、萬年曆和陀飛輪等複雜功能機芯上應用鏤雕工藝的鐘錶製造商鳳毛麟角,江詩丹頓不滿足於此,而是重塑了美學理念並據此改造自身工藝,又一次拓寬了自己的藝術疆域。它引領雕刻工藝創造出了一種直線形成交錯曲線的雕塑效果,使得腕錶的零部件也都成為具有建築感的傑作,打造出令人目眩神迷的光影效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