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maine Jean-Claude Belland Chambertin Grand Cru 2003

我偏愛burgundy的pinot noir,她的美麗猶如女性的萬千種容顏,甜美似奧黛麗赫本,性感若蘇菲瑪索,或是優雅的戴安娜王妃,抑或是翁山蘇姬的堅毅與勇氣滿溢。如果將burgundy的一塊塊風土園地拿來依特色排成序列,那麼堅韌、紮實與飽滿的極致,必然是Geverey-Chambertin村裡的特級葡萄園,Chambertin。

 

Belland家族在burgundy從事釀酒好幾個世代,循傳統釀造質樸嚴謹的pinot noir。1996年,Jean-Claude Belland自父親手裡接下酒莊;2006年,他找了Philippe Cheron擔任酒莊經理與釀酒師,從硬體更新、釀酒方法到葡萄照料,把Belland家族代代相傳的釀酒思維與做法翻新,冀望讓酒莊跟上世界。

 

1965年,Beetles唱過一首NorwegianWood;1987年,村上春樹發表了名為「挪威的森林」的小說;1996年,伍佰寫了首歌,也是這名字。在台灣大學附近,曾經有三間咖啡館,招牌都掛著「挪威森林」。Beetles與伍佰的旋律,村上春樹故事裡的渡邊與直子,走進又走出我的生命未曾停留,始終在我心底未曾離去的,是咖啡館;那間臨著溫洲街的咖啡館,整面落地窗,堆著唱片書本,Nick Cave的大海報與Che Guevara的照片,混著咖啡香氣與煙味,是「挪威」,我們這樣叫她。那年頭溫州街滿是咖啡館,偶有更迭,總有個十來家。挪威在北側街邊,大片的落地窗淨亮,綠色金屬框架將玻璃隔成塊塊長方,銹蝕的招牌上寫著,挪威森林,Norwegian wood。推開門,咖啡香氣迎面鮮活,磨豆機底是深褐色的重烘焙,側邊水泥地堆疊著破報與藝文活動簡介、精美的音樂會廣告,以及手繪的樂團傳單。

 

來的夠早,窗邊的位子空著,我便坐在角落,挪威裡最明亮的一隅;偶有陽光涼風照耀吹拂,巷弄裡過客的話語絮絮,時光彷若停滯的午後時光。坐定後把書本與煙灰缸推向左側,右側就會端上一杯espresso。那些年,我每天躲在咖啡館,每天喝espresso,在一杯又一杯的espresso裡自得其樂,香氣與溫度,色澤與濃度,啜飲,然後大口喝完,口鼻咽喉滿溢芬芳。

 

[otw_shortcode_quote border=”bordered” border_style=”bordered”]阿寬寡言,不提咖啡理論,不論流派師承,不談是非恩仇,動作神情總一個模樣,緩慢的步調,是專注或恍忽,是挑剔或漫不經心,是喜或怒,盡皆不上面容。咖啡的水準穩定但口味浮動;可能是換了豆子、烘焙的程度有異,抑或氣候晴雨有別,更可能的,是我的心境不一樣,喝起來就不是同個長相,予人的感受卻總是喜悅與滿足。[/otw_shortcode_quote]

 

挪威裡堆放大量唱片,古典、歌劇、爵士、ECM、搖滾、電子音樂,品味開放但挑剔,沒有界限兼且好惡分明。在音樂佔走我生命大半的歲月裡,挪威是我的港灣。

 

我喜歡挪威的espresso,喜歡阿寬的風格。挪威的氛圍自外於世界,濃醇流暢的藝文氣息摻著左派的反叛與憤世忌俗,懷才不遇的感嘆與堅持,彷若電影裡的長鏡頭,緩慢真切。客人較少的時候,阿寬會拎著報紙同我坐在窗邊角落,偶或交換隻字片語。日子久了,彷似就交心了;那種熟悉又陌生、親密且疏離的關聯,讓人安心。不久,我撿回學校生活,撿回工作;在徹夜忙碌後見到朝陽灑落進窗邊走道,我常想起在挪威的點點滴滴,便會去探望老朋友。

 

[otw_shortcode_quote border=”bordered” border_style=”bordered”]I forget the name of the place, I forget the name of the girl, but the wine⋯was Chambertin.—Hilaire Beloc[/otw_shortcode_quote]

 

Jean-Claude Belland的ChambertinGrand Cru 2003,深色紅寶石般的酒液,櫻桃與草莓撲鼻,混著薰衣草、薄荷與甘草,幾許巧克力與黑咖啡;酒體以Chambertin來說略顯輕盈,酸度顯著,質感如絲稠滑順,氣味層層披疊,架構紮實;單寧出現得較遲,細密緊緻;餘韻優雅綿長。這瓶酒的表現內歛嚴謹,樸實無華,或許不能在第一幕就吸引全場目光,但慢慢品飲與感受,呈現的古典美感與優雅舉止,卻會打動內心的角落。

 

Domaine Jean-Claude Belland Chambertin Grand Cru 2003,酒莊:Domaine Jean-Claude Belland;購入地點:Wine Grocery Kyoto;網站:http://www.winegrocery.com/;地址:〒600-8499日本京都市下京四条通堀川西入。
Domaine Jean-Claude Belland Chambertin Grand Cru 2003,酒莊:Domaine Jean-Claude Belland;購入地點:Wine Grocery Kyoto;網站:http://www.winegrocery.com/;地址:〒600-8499日本京都市下京四条通堀川西入。

 

幾年裡,溫州街的咖啡館收掉大半,連鎖咖啡店在大馬路上展店,一間又一間;挪威仍在同個角落,音樂依舊飄揚,Nick Cave掛牆上,Che Guevara叼著雪茄,吧台裡的阿寬煮著咖啡,一杯又一杯;裡頭的臉彷彿隔著霧氣,模糊而陌生。小咖啡館的文化與風情成了雲煙消散,角落裡即便有幾張面容依稀熟悉,卻更顯悲愴。挪威仍叫挪威,逝去的年代卻成了隔著舊玻璃窗的景色,漸漸地看不清,漸漸地看不見。

 

我懷念阿寬的espresso,樂聲迴盪繚繞,小說的書頁蜷卷泛黃;我懷念那份既親密且疏離的感覺。之後,溫洲街上的挪威關門,汀洲路旁的換了老闆,雖然仍叫挪威森林,但那些潛藏在我心底,緊緊抓著我心房的,卻再也回不去了。

 

後來再聽到Jean-Claude Belland的消息,他退休了,精勵圖強的計劃進行沒幾年就劃下句點。家族事業無人承繼,遂將資產逐一處分,而他們的Chambertin特級葡萄園,被Geverey-Chambertin村裡名聲最響亮、價錢最高昂的Armand Rousseau買下。是什麼讓Jean-Claude Belland選擇退休?這問題我尋不著答案。是健康上的問題?還是財務上的困境?抑或他只是在全球化浪潮之下另一個被吞噬的酒農?

 

[otw_shortcode_quote border=”bordered” border_style=”bordered”]但我知道這同一塊田地上的葡萄,再次以Chambertin問世,貼著Armand Rousseau的招牌,價錢就不是一個模樣了。質樸嚴肅的風格與怡人討喜的國際風格競爭,本就艱辛。而當全球化、大型化、商業化的浪潮一波波襲來,那些非主流、未曾迎合酒評與國際口味的小酒莊,接連地被迫改變或被收購,我們得到了更多討喜易飲的酒款,但失去的多樣性與獨特性,卻再也回不來了。[/otw_shortcode_quote]

 

【腕錶生活雜誌】提醒您,開車不喝酒,安全有保障。

編按:本文原載於【腕錶生活雜誌】40期,2013年4月出版。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