緬懷舊日時光:Pocket Watches當代懷錶集評(上)

機械式鐘錶在1980年代的復興,意味著高級鐘錶的發展開始轉向以鑑賞或收藏為目的,也從此在機械工藝或是裝飾藝術的領域,開拓出更多的可能性。這樣的轉型也令作為載體的時計,可以不必再拘泥於腕錶的形式,包括懷錶、甚至是體積更大的座鐘也可以作為機械工藝或裝飾藝術的完美展演舞台。

 

其中,體型較腕錶稍大、同時兼顧攜帶便利性的懷錶就成了受歡迎的選項。事實上,從十七世紀開始流行了長達3個世紀的懷錶,可以說是鐘錶藝術發展的黃金年代,深刻地影響著今天鐘錶工藝的進程。懷錶的實用功能在進入二十世紀後逐漸被更小巧的腕錶所取代,鐘錶技術也轉移到腕錶上繼續發展。因此,當人們在今天重新演繹懷錶這樣的時計型態時,有了嶄新的鐘錶技術作為技術後盾,便有更充分的空間和餘裕,專注在包括藝術或其他層面的表現,呈現出更勝於以往的藝術價值,這也是當代懷錶的迷人之處。

 

Bell & Ross

PW1 Repetition Minutes Argentium

Bell & Ross旗下除了相當成功的Instrument系列之外,另一個歷史更悠久的Vintage系列,經過品牌運用嶄新的設計概念,融入當代美學觀點的重新詮釋,以復古的設計重現20世紀初航空技術啟蒙時期的時計風格。這個系列包括以懷錶為概念設計的腕錶作品Vintage WW1外,還有我們這裡所要介紹的懷錶作品PW1。這只PW1 RepetitionMinutes Argentium懷錶結合了復古的簡潔設計,以及五分二問的報時功能,其中最值得注意的是所採用的Argentium®鍺銀合金,讓這枚懷錶呈現出相當獨特的懷舊質感。

 

PW1 Repetition Minutes Argentium,Argentium®專利鍺銀合金材質錶殼,錶徑49 毫米,時、分、小秒針、五分二問報時功能,Dubois Dépraz手上鍊五分二問機芯,藍寶石水晶鏡面、底蓋,Argentium®專利鍺銀合金材質附”Barleycoron”麥粒紋扭索狀刻紋後掀蓋,防水30米,附純銀錶鍊。建議售價:NTD 1,372,000。
Bell & Ross PW1 Repetition Minutes Argentium,Argentium®專利鍺銀合金材質錶殼,錶徑49毫米,時、分、小秒針、五分二問報時功能,Dubois Dépraz手上鍊五分二問機芯,藍寶石水晶鏡面、底蓋,Argentium®專利鍺銀合金材質附”Barleycoron”麥粒紋扭索狀刻紋後掀蓋,防水30米,附純銀錶鍊。建議售價:NTD 1,372,000。

 

運用帶有獨特光澤的Argentium®鍺銀合金,為經典的Vintage系列營造出更具復古氛圍的質感。

 

在懷錶時代,兼具耐用以及低成本的銀製錶殼可以說是普遍受歡迎的材質選擇。當時的銀合金通常是以92.5%的純銀,加上7.5%的其他合金材質所組成,目的是為了強化純銀的塑型力,這就是一般所稱的「925銀」。不過,因為925銀實在太軟,同時表面氧化之後會出現出難看的鏽色,在進入腕錶時代之後,便鮮少被使用。為了在懷錶上重現銀錶殼的經典質感,同時強化銀的材質特性,Bell & Ross特別開發出Argentium®合金作為懷錶的錶殼材質。Argentium®是專利的鍺銀合金材質,在純銀中加入1.2%的鍺,可使銀的硬度變高,並具備抗鏽色的特徵。同時還會散發出相當獨特的銀色光澤,成為Bell & Ross重新詮釋復古錶款的最佳選擇。

 

此外,PW1 Repetition Minutes Argentium也是一款複雜功能懷錶,內部搭載以ETA手上鍊機芯為基礎,加載Dubois Dépraz的Module 87報時模組所組合而成的五分二問機芯,這也是目前市場上最受歡迎的報時錶入門方案。懷舊的經典設計,加上結合了專利材質以及複雜功能,使PW1 Repetition Minutes Argentium成為以當代技術詮釋古典懷錶的典範。

 

Bovet

Amadeo® Fleurier Tourbillon Virtuoso III

擁有超過2百年的悠久歷史,同時也是少數幾個最早進入中國市場的瑞士鐘錶品牌之一。今天的Bovet播威不僅擁有紮實的製錶工藝,設計上以懷錶造型作為概念,以及在裝飾藝術上的用心,忠實地反映出品牌的歷史淵源,色彩鮮明的性格使得這個作風有些低調的品牌,卻擁有不少忠實的擁護者。這回要介紹的是旗下於2010年首度推出的Amadeo®系列,具備可翻轉錶殼,以及可靈活變換腕錶、座鐘與懷錶的設計,我認為這是品牌對自身歷史重新詮釋,同時最具原創性格的系列。這款2014年所推出的Amadeo® Fleurier Tourbillon Virtuoso III逆轉手工裝嵌五天動力儲存逆跳萬年曆腕錶,更是結合精湛製錶工藝以及設計美學的作品。

 

Bovet Amadeo® Fleurier Tourbillon Virtuoso III,18K玫瑰金錶殼,錶徑46毫米,時、分、逆跳日期指示,萬年曆,陀飛輪,Calibre Virtuoso III手上鍊機芯,動力儲存5天,藍寶石水晶鏡面、底蓋,鱷魚皮錶帶,防水30米。限量117只。
Bovet Amadeo® Fleurier Tourbillon Virtuoso III,18K玫瑰金錶殼,錶徑46毫米,時、分、逆跳日期指示,萬年曆,陀飛輪,Calibre Virtuoso III手上鍊機芯,動力儲存5天,藍寶石水晶鏡面、底蓋,鱷魚皮錶帶,防水30米。限量117只。

 

以製錶工藝服膺設計美學的典範之作,從設計階段便要將功能配置、細節修飾等一一仔細考量,需要更紮實的製錶工藝才能達成。

 

Amadeo® Fleurier Tourbillon Virtuoso III是一款以設計美學為起點再融合製錶工藝的雙面錶。從設計階段開始,製錶師便將機芯功能、裝飾細節的美學,以及顯示指標的運作模式和位置都仔細考量。為了使這款腕錶的陀飛輪和萬年曆功能都擁有充分的展現空間,設計師將腕錶的時、分針集中在中央的時間顯示小盤中,將外部的空間充分保留給萬年曆顯示。為了避免干擾位在6點鐘位置的陀飛輪裝置,特別將環繞在時間顯示小盤外圍的日期指示採用240度逆跳的形式呈現;而另一面則是時間顯示與陀飛輪的組合。播威透過高明的工藝技巧來達到對稱均衡的功能顯示配置,同時更進一步透過細膩的細節修飾,使整只腕錶呈現出古典高貴的氣質。

 

Hermès

Arceau Pocket Millefiori千花水晶懷    

向來對藝術相當熱中的Hermès愛馬仕,其懷錶作品展演了各種工藝以及藝術型態。除了我們都很熟悉的金雕、寶石鑲嵌,以及琺瑯彩繪之外,有時也會選擇和其他擁有珍稀技藝的工作室來個跨界合作。像是2014年所推出的千花水晶懷錶,就是和集團內創立於十九世紀的聖路易水晶工坊(Cristallerie Royale de Saint-Louis)合作,將工坊內最膾炙人口的千花水晶藝術(Millefiori)結合鐘錶藝術,打造出令人驚艷的懷錶作品。

 

運用聖路易水晶工坊精湛的千花紙鎮工藝,在懷錶中呈現出如同萬花筒般繽紛夢幻的色彩。

 

Hermès Arceau Pocket Millefiori,18K白金錶殼,錶徑48毫米,千花水晶藝術錶蓋,時、分指示,H1837 自動上鍊機芯,動力儲存50小時,藍寶石水晶鏡面、底蓋,防水30米。
Hermès Arceau Pocket Millefiori,18K白金錶殼,錶徑48毫米,千花水晶藝術錶蓋,時、分指示,H1837 自動上鍊機芯,動力儲存50小時,藍寶石水晶鏡面、底蓋,防水30米。

 

擁有4百多年歷史的聖路易水晶工坊是法國的國寶級品牌,所製作的彩色水晶家飾長期深受法國皇室喜愛,後來成為愛馬仕集團旗下的成員之一,而千花水晶藝術則是工坊旗下最具代表性的工藝之一。工匠運用彩色水晶或琺瑯,經融熔、吹管、牽拉、冷卻等工序製作成的彩色芯柱,加以切割並排列組合成圖案之後再以透明水晶加以包覆黏合,再加以切割打磨而成。聖路易工坊運用這項工藝製作出如同花床般繁複且色彩繽紛的水晶紙鎮,受到許多人的喜愛。而愛馬仕則將這項藝術加以微縮,製作成懷錶的錶蓋,成為鐘錶裝飾藝術的極致之作。

 

Jaquet Droz

Petite Heure Minute Paillonnée

在鐘錶裝飾藝術領域中,Jaquet Droz可以算是箇中翹楚。其中運用大明火琺瑯工藝製作的面盤,質地溫潤而細緻,向來都是收藏家們心目中的逸品。這一款Petite Heure Minute Paillonnée懷錶所運用的金箔雕花琺瑯工藝,則是從大明火琺瑯工藝的基礎上所衍生的另一種技法,呈現出如同古典蕾絲般繁複而細緻的風情。

 

重現失傳已久的金箔雕花裝飾工藝,將大明火琺瑯面盤妝點出如古典蕾絲般繁複而細緻的層次感。

 

Jaquet Droz Petite Heure Minute Paillonnée,18K玫瑰金錶殼,錶徑50毫米,金箔雕花琺瑯面盤,時、分、大秒針,2615手上鍊機芯,動力儲存40小時,限量8只。
Jaquet Droz Petite Heure Minute Paillonnée,18K玫瑰金錶殼,錶徑50毫米,金箔雕花琺瑯面盤,時、分、大秒針,2615手上鍊機芯,動力儲存40小時,限量8只。

J080033040_THE POCKET WATCH_PAILLONNEE_BACK

 

Petite Heure Minute Paillonnée的湛藍色面盤是以透明大明火琺瑯製成,透出琺瑯底層的太陽放射紋裝飾,琺瑯上層則裝飾有精緻的金箔雕花圖騰,展現出豐富的層次感。金箔雕花琺瑯工藝是一種在大明火琺瑯上加入金箔雕花的技法,在懷錶時代經常被運用在琺瑯彩繪懷錶中作為邊緣的裝飾。這項工藝的挑戰來自於製作大明火琺瑯的工作溫度通常高於攝氏800度,將熔點較低的金箔精準地在其上排列出圖形必須具備極高的技巧。技術關鍵在於琺瑯燒製成半成品時,精準掌握時間迅速地將金箔配置在琺瑯面盤上。這項工序必須完全仰賴工匠巧熟的手工藝,在鐘錶產業進入工業化時代曾經一度失傳,Jaquet Droz在這款懷錶上重現這項技法,也重現了珍貴的手工藝傳統。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