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RICHARD MILLE和藝術家Cyril Kongo合作,推出新款RM 68-01陀飛輪Cyril Kongo腕錶

 

Richard Mille希望在鐘錶技術中展現當代藝術。這種前所未有的融合造就了RM 68-01。確實,這枚陀飛輪機芯不僅是腕錶的配件,更是街頭塗鴉大師Cyril Kongo展現靈感與創造才能的畫布。此前,從未有一枚腕錶能夠在橋板和機芯底板上進行藝術創作。而在RM 68-01中,這些零件無不體現這枚時計珍品的藝術價值。塗鴉藝術往往與都市中的高牆緊密相連,而鐘錶世界則以微型機械和高精准度著稱。Richard Mille和Kongo一起,將都市高牆上的藝術成功帶到了腕錶中的橋板、機芯底板和藍寶石錶盤上。

 

塗鴉大師Cyril Phan生於1969年,現居於巴黎。他的藝名Cyril Kongo更為世人所熟知。這位自學成才的藝術家,僅在10年之內便在法國乃至歐洲的藝術、文化世界的中脫穎而出,並躋身前列。
塗鴉大師Cyril Phan生於1969年,現居於巴黎。他的藝名Cyril Kongo更為世人所熟知。這位自學成才的藝術家,僅在10年之內便在法國乃至歐洲的藝術、文化世界的中脫穎而出,並躋身前列。

 

Richard Mille新款RM 68-01陀飛輪Cyril Kongo腕錶是名副其實的「手腕上的藝術品」,無疑將在鐘錶史上留下濃墨重彩的一筆。因為,這是有史以來第一次,一位街頭藝人將他的藝術世界完美融入腕錶機芯之中。

 

Kongo表示:



我來自塗鴉世界。我的所有作品皆源於此。我在街上學習塗鴉,那裡便是我學習繪畫的學校。我需要與塗鴉的世界保持緊密聯繫,同時,又要關注外面發生的一切。不管是在巨牆、畫布或是其他物體的表面塗鴉,這都是一門有著自己代碼的語言,也是一種獨特的筆墨敘述。我的創作既不局限於單一的空間也不受限於某種特定物體的表面。

 

Kongo所使用的作畫技術經過一年多的研發而成。憑藉特殊的噴槍,Kongo能夠精准地噴繪各種色彩——噴槍每次噴出一滴極小的液滴。
Kongo所使用的作畫技術經過一年多的研發而成。憑藉特殊的噴槍,Kongo能夠精准地噴繪各種色彩——噴槍每次噴出一滴極小的液滴。

 

Kongo所使用的作畫技術經過一年多的研發而成。憑藉特殊的噴槍,Kongo能夠精准地噴繪各種色彩——噴槍每次噴出一滴極小的液滴。為避免破壞機芯的平衡,從而不影響腕錶的功能,作畫前必須嚴格控制顏料的重量。而整個RM 68-01專案小組合作研發的特殊顏料,完美解決了這個難題。這種顏料顏色亮麗、永不褪色,並能完美依附於鈦合金的零件表面,且不受拆裝影響。

 

Cyril Kongo工作室
Cyril Kongo工作室

 

Kongo指出:

這種繪畫工具經過長時間的研發,並經過一年的實驗,才讓我能夠在腕錶上5平方釐米(2平方英寸)的空間內作畫。”腕錶中的一些部件只有幾毫米的長度,有的部件甚至更小,我必須直接在上面刻字,這樣既能體現視覺效果,又不會因為過量使用顏料而破壞機芯的平衡。如同為整輛汽車塗鴉,底盤、引擎和每個活塞都須單獨作畫。

 

IMDG0556-c Didier Gourdon

 

此番生產技藝能勾畫出即使肉眼也很難分辯的優美線條,這種線條是無法直接手繪的,雖然一些特定圖案會先用筆尖特別精細的鋼筆勾畫輪廓。不管使用何種技術,腕錶的每一枚零件都是由這位元元世人皆知的彩色先生手工噴塗繪製。RM 68-01的打造需要Kongo重新思考自己的塗鴉技巧,在極其有限的機芯表面展示自己的藝術手法。而他真正的成功在於將機芯的每一個部件都完美的塗鴉噴繪。

 

Richard Mille稱Kongo拓展了鐘錶技術的邊界。而這正是自己所希望的——將Kongo帶入高級腕錶世界。不僅僅是簡單的噴塗。 Kongo以自己獨特的視覺從機芯到錶盤賦予了新的藝術生命。

 

RM 68-01 Cyril Kongo陀飛輪腕錶,全球限量30只。
RM 68-01 Cyril Kongo陀飛輪腕錶,全球限量30只。

 

在腕錶的背面,我們能夠看到陀飛輪機芯底板的中央圖案向四周輻射開去,呈現出將顏料潑向牆面的效果。而正面的機芯橋板形成的弧線角度各異,宛如街頭壁畫藝術中狂野的筆劃一般。腕錶的錶殼由NTPT®碳纖維錶環和黑陶錶圈構成。錶殼採用非對稱式設計,從9點至3點方向上,厚度逐漸變薄;從12點和6點方向上,高度逐漸變低。RM 68-01以21世紀時計領域獨樹一幟的方式彰顯了當代機械藝術與視覺藝術的完美融合。

 

RM 68-01 Cyril Kongo陀飛輪腕錶
RM 68-01 Cyril Kongo陀飛輪腕錶的機芯側亦滿布塗鴉

 

塗鴉大師Cyril Phan生於1969年,現居於巴黎。他的藝名Cyril Kongo更為世人所熟知。這位自學成才的藝術家,僅在10年之內便在法國乃至歐洲的藝術、文化世界的中脫穎而出,並躋身前列。精湛的塗鴉技藝以及在MAC塗鴉集團長達二十年的經歷,都使Cyril Kongo成為塗鴉界的傳奇。隨著時間的推移,不斷提升並擴大自己的藝術視野和表現方式,兩者不但日益成熟也不再局限於塗鴉這種方式。受到濕壁畫和壁畫的啟發,Kongo本質上已經將塗鴉轉化成了一種流派。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