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trimony 1731超薄機芯 兩款全新鉑金三問

若有一種製錶技藝只有少數製錶大師才能真正掌握,那一定是報時裝置,這是製錶技藝中公認最難掌握的複雜工藝。兩個世紀以來,鐘錶製造商江詩丹頓不斷創製傑出的報時錶。2013年,推出了一款真正的大師傑作,不僅配備複雜的報時裝置,同時攻克了技術難關,創造出市場上最纖薄的三問手動上錬機芯及最纖薄的手動上錬三問錶。機芯厚度僅為3.9毫米,腕錶厚度則僅為8.1毫米。腕錶首次推出時選用了18K 5N粉紅金,而此次則推出鉑金錶殼款——搭載銀乳白色或深岩灰色錶盤——並鐫刻有尊貴的日內瓦印記。

 





第一枚三問時計誕生於18世紀,由於當時電力照明尚未問世,人們在夜間需要依賴報時知曉時間。儘管如今三問報時雖然已經不再是必備功能,卻依然是頂級製錶藝術的象徵。因為每一枚三問時計都是獨一無二的,它承載著每一位製錶大師的獨特印記。每一枚都有自己的生命律動,鳴奏著自己的樂聲,每每報時聲響,仿佛吟詠著流逝時光中的優雅與韻律。三問時計可根據需要設置鳴報整點、整刻和分鐘。錶盤邊緣的報時滑塊是錶殼內主要複雜裝置中唯一可視的部分,輕撥滑塊,一個音錘敲響低音簧鳴報整時,兩個音錘分別敲擊高音和低音簧鳴報整刻,最後分鐘則由高音簧鳴報。

 





傳承專業技藝與體現超卓品質
在江詩丹頓與報時錶所譜寫的讚歌中,品牌推出了首款具有三問功能的懷錶,此後幾十年間,江詩丹頓孜孜不倦地將報時裝置融入複雜功能當中,不斷創製出精美絕倫錶款,其中不乏當時最複雜功能的時計。回顧其歷史錶款,如1929年為埃及國王弗阿德(King Fouad),或1935年為其子法魯克國王(King Farouk)訂製的懷錶。1941年,江詩丹頓推出首款配備單一複雜功能,三問超薄機芯: 4261機芯。從此,江詩丹頓不斷追求極致纖薄的製錶境界,並在1992年再次超越極限,打造出厚度僅為3.28毫米的1755三問機芯,將精湛的製錶技藝推向前所未有的高峰。2013年,江詩丹頓推出全新的1731機芯,以紀念品牌創始人Jean-Marc Vacheron的誕辰年份。

江詩丹頓歷時4年才完成1731機芯,精湛的技術不僅體現在機芯自身的纖薄上,1731機芯還配有全新的向心力慣性調速器。
江詩丹頓歷時4年才完成1731機芯,精湛的技術不僅體現在機芯自身的纖薄上,1731機芯還配有全新的向心力慣性調速器。

 

1731機芯,凝聚精湛工藝的革新之作
與其1992年的原型相比,由於實現了令人驚歎的65小時動力儲存,1731機芯略微加厚,前者厚度為3.28毫米,後者為3.90毫米。至今仍是市場上最薄的三問機芯,它成功攻克了組裝和調校超薄零件的技術難關。新款三問機芯外形纖薄、音質純淨、外觀優雅且可靠堅固,江詩丹頓歷時4年才完成這一複雜的作品。精湛的技術不僅體現在機芯自身的纖薄上,1731機芯還配有一個巧妙至極的裝置—向心力慣性調速器,由江詩丹頓於2007年為三問機芯系列的2755機芯特別研製。

 

與傳統槓桿式調速器不同的是,這款調速器運行時可達完全靜音。調速器的功能是穩定音錘敲擊音簧的速率。若缺少調速器(亦稱為調校器),樂聲順序將按照發條盒遊絲敲擊頻率鳴出,產生急速且難以識別的音階。江詩丹頓研發的這個裝置由兩個顫音塊或砝碼組成,用作調速器旋轉桿的制動器,從而平衡發條盒游絲所釋放的能量。為實現這一功能,制動器借助了離心力和向心力的作用。當調速器轉動時,離心力以顫音塊的其中一端為中心向外,而另一端壓在旋轉桿上,從而使旋轉速度更加穩定,報時節奏更加平穩。調速器的細微之處都經過悉心打磨修飾,鐫刻有江詩丹頓的品牌標誌馬耳他十字徽號,即使這個圖案無法從機芯正面看到。

 

追求至臻完美的和諧音韻
Patrimony 1731超薄機芯凝聚了為追求最佳音質效果所傾注的大量心血,因為音質是成就報時錶的關鍵所在。通過各種工藝創造清脆悅耳完美的樂聲。音簧不僅連接到錶殼中央以放大聲音,而且首次相互疊放而非逐一排列。鉑金錶殼與機芯融為一體,在設計時巧妙地考慮到機械與錶殼之間的氣流等細小因素,使聲音達到最佳的傳播效果。然而對完美的追求並未止步於此 —— 錶殼本身沒有任何接縫,所有零件交互運作,金屬準確相對,從而擴大聲音的振幅,而向心力慣性調速器則確保音錘以平穩的速率敲擊音簧。

 

儘管每位元製錶大師為了將自己的音樂注入三問錶之中,會花費數月來組裝和調試,但機芯發出的聲音都要經過品牌報時裝置專家靈敏的雙耳試聽,而且要經過幾道微調程式以確保高低音的完美和諧。測試在淩晨4:49分準時進行,此時的整點(敲擊4次)、整刻(敲擊3次)與分鐘(敲擊4次)的間隔幾乎一致,因而節奏韻律在此時最為清晰。

 

三問錶的真正靈魂體現在每款錶所特有的鳴響,所有這些都會在出廠前被記錄和精心保存,並在江詩丹頓的檔案中留下一份“音紋”。這一程式不僅保證江詩丹頓能為所有三問錶款提供終身維修,包括歷史及當代作品,而且還能確保任何一款配備三問報時功能的型號都能在工坊內還原其特有的聲音。

 

製錶大師的傳世傑作
對於一名製錶大師來說,參與製作報時錶是一種至高無上的榮譽。這是一門藝術,需要靈巧的雙手、豐富的經驗、無限的耐心以及真正懂得音樂的耳朵。因此,掌握報時技術的製錶大師屬於一個頂級的精英圈。在江詩丹頓,唯有在「卓越複雜功能(Grandes Complications)」工坊內才華橫溢的工匠才能創造如此的驚世傑作。要進入這一專屬領域,製錶師們必須擁有在其他不同的工坊工作15年以上的經驗,之後還要在工匠大師的指導下工作兩年。在所有複雜功能中,三問可謂最令人著迷,但同時它對技藝的要求也最為嚴苛,這是因為大量的微小零件需要耐心地組裝和銜接,之後還要進行反覆的設置和調校,才能實現完美流暢的運行,鳴奏出最為純淨的聲音。每一枚錶款都需要三至六個月的時間進行組裝和調校。專注是任何時候都需備的素質,因為銼刀在音簧上多劃一道都會導致聲音渾濁。

 

製錶大師們需要運用1,200多件工具,才能製作出如此複雜的機械裝置,許多工具是製錶大師自製的,而某些工具只能使用一次。儘管製錶工具的數目多到驚人,但工匠大師自己的耳朵始終是最高級的工具。因為製錶大師在調音過程中將自己的「印記」烙印在三問錶上,為其注入了生命。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0_WIE1r3D7A

 

秉承高級製錶尊貴傳統的修飾工藝
歷史悠久的專業技藝使真正的高級鐘錶作品顯得獨樹一幟,1731機芯的零件均經過耐心手工修飾而成,即使有些部件隱藏在內部無法窺見。機芯主機板採用圓形粒紋打磨,而音錘則經過鏡面拋光,以便交替捕捉光線或以覆蓋深黑色外層,從而消除精細修飾的表面上出現任何打磨的痕跡。與此同時,夾板上飾有精緻的日內瓦波紋,營造出一種雅致的波浪效果。江詩丹頓的工匠們對各種修飾技術都瞭若指掌,而其中的一門技藝需要經過18個月的嚴格培訓後才能掌握。這門技藝叫做斜切或倒角,是內角上的專門工藝,在1731機芯的七個夾板上均能清晰看到。

 

全新超薄機芯與錶殼渾然天成
Patrimony 1731超薄機芯將超凡複雜掩飾於簡約外觀之下。其設計靈感來自1955年為紀念江詩丹頓創立二百周年而創作的超薄機芯,之後在2004年又得到全新演繹,誕生了Patrimony 81180。從此以後,極致纖薄的體積、卵石造型、弧形錶圈、拱形錶盤和錶鏡、珍珠式分鐘刻度圈,以及棒形指標滑過棒形與三角形交錯的時標,使其成為永恆的經典。

 

Patrimony 1731超薄機芯依然忠於其永恆的設計準則,鉑金錶殼凝聚了精妙與複雜的工藝,與1731機芯渾然一體,同時創下了雙重記錄:在最薄的手動上錬三問錶 (8.1毫米)內部嵌入最薄的手動上錬三問機芯(3.9毫米)。錶殼中央的弧線得以突顯,從而淡化輪廓,藍寶石水晶底蓋則盡可能地展示出音錘,以及難得一窺的音簧。在錶盤側面,江詩丹頓選擇在8點位置放置極其優雅的偏心式小秒針,以一種實用而巧妙的方式讓Patrimony 1731超薄機芯脫穎而出。

 

純淨、稀有、永恆的珍稀金屬
鉑金曾是專供皇家和各國君主使用的稀有金屬。其尊貴氣質至今仍廣受高級鑒賞家和收藏家們的認可。江詩丹頓自1820年起曾在複雜或簡潔的各種時計中使用過鉑金材料。鉑金的純度高達95%,而黃金“僅”有75%。但這並不是讓鉑金顯得如此耀眼的唯一原因:其稀有性、高密度和厚重感不僅使其倍顯尊貴,更賦予了它極高的耐用性、堅韌性和延展性。也就是說細小的劃痕只會造成鉑金位移,而不會造成流失。因此鉑金腕錶才獨具其存在價值,被視為永恆的象徵。鉑金抗氧化性極高且不受時間流逝影響,是可以陪伴一生一世的完美伴侶。

 

尊貴的三問複雜功能搭配最寶貴的珍稀材料,這一超凡脫俗的精巧結合讓獨具慧眼的鑒賞家和收藏家們都為之深深折服。

Patrimony 1731超薄機芯 技術規格 型號 30110/000P-9999 經日內瓦印記認證 機芯 1731 江詩丹頓自主研發並製造 手動上錬機械機芯 直徑32.8毫米(14¼法分),厚度3.9毫米 動力儲存約65小時 震動頻率3赫茲 (每小時震動21,600 次) 265個零件 36顆寶石 顯示功能 小時,分鐘 小秒針位於8點位置 三問 錶殼 950鉑金 直徑41毫米,厚度8.1毫米 透明藍寶石水晶底蓋 不防水 錶盤 深岩灰色或銀乳白色,凸面外圈 18K白金時標和「珍珠」式分鐘刻度 錶帶 黑色雙層大方格手工縫製密西西比鱷魚皮錶帶 錶扣 950鉑金錶扣 經拋光處理的半馬耳他十字形 配件 配有一枚放大鏡和一個聲音共鳴器“La Musique du Temps(時間之聲)” 可增強江詩丹頓三問報時裝置和聲共鳴效果
Patrimony 1731超薄機芯 技術規格
型號 30110/000P-9999
經日內瓦印記認證
機芯 1731 江詩丹頓自主研發並製造 手動上錬機械機芯
直徑32.8毫米(14¼法分),厚度3.9毫米
動力儲存約65小時
震動頻率3赫茲 (每小時震動21,600 次)
265個零件
36顆寶石
顯示功能 小時,分鐘
小秒針位於8點位置
三問
錶殼 950鉑金
直徑41毫米,厚度8.1毫米 透明藍寶石水晶底蓋
不防水
錶盤 深岩灰色或銀乳白色,凸面外圈
18K白金時標和「珍珠」式分鐘刻度
錶帶 黑色雙層大方格手工縫製密西西比鱷魚皮錶帶
錶扣 950鉑金錶扣 經拋光處理的半馬耳他十字形
配件 配有一枚放大鏡和一個聲音共鳴器“La Musique du Temps(時間之聲)”
可增強江詩丹頓三問報時裝置和聲共鳴效果

[AdSense-B][AdSense-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