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P. Journe 共振式腕錶二十周年紀念,推出兩款 Chronomètre à Résonance 限定款式

F.P. Journe 為慶祝 Chronomètre à Résonance 腕錶面世 20 週年,推出一款僅會在 2019 年生產的新設計,腕錶 3 時位置的錶盤保留原有的12小時指針式顯示,而 9 時位置的錶盤則採用新設計的 24 小時指針式顯示。透過藍寶石水晶錶背可欣賞到精緻的 18K 玫瑰金機芯部件,以及兩個完美同步的機械心臟,為腕錶提供無與倫比的精確度。

 

2019 年限定的 Chronomètre à Résonance 腕錶有兩個錶款可供選擇:一款採用鉑金錶殼搭配白金錶盤;另一款則完全以紅金材質打造。腕錶飾有銀白色巴黎釘紋的小時和分鐘盤可進行兩個不同時區的設置。Chronomètre à Résonance 腕錶充滿詩意、饒富深度,在其誕生18年後依然堪稱當代製錶界中最精準的機械腕錶之一。

 

Chronomètre à Résonance 腕錶2019年限定18K紅金鍊帶款式

 

共振現象是兩種頻率的協調與和諧

任何物體移動時都會向其周圍環境傳遞振動。如果另一個物體接收了這一振動,便會吸收前者的能量並開始以同樣頻率振動起來。前者被稱為「刺激體」(exciter),後者則稱為「共鳴體」(resonator)。這種稱為“共振”的物理現象在日常生活中無處不在,但我們卻很少注意到。例如通過收音機選台時,只有所選的電波與發射台的同步、協調,才能達致共振的效果並發出正確的聲響,不然便會發出細碎的劈啪聲響。

 

Chronomètre à Résonance 腕錶2019年期間限定款式
18K紅金錶殼,錶徑40毫米,紅金錶盤飾有銀白色巴黎釘紋,雙時間顯示:左錶盤以指針作24小時顯示,右錶盤以指針作12小時顯示、兩組小秒設於6時位置、動力儲備顯示設於11時位置,1499.3手上鍊機芯,動力儲能40小時,以18K玫瑰金鑄造,兩組扁平式Anachron擺輪游絲。

 

共振現象會在機械工程、音樂以至人類身上出現,正如音樂家 Keith Jarrett 所言 (在F.P. Journe 的第一本產品目錄中) :「共振現象在樂器演奏中尤其顯而易見,以古琵琶和西塔琴為例,兩種樂器都設置了多條不被觸碰的弦線,樂師不會觸碰它們,只會彈奏旁邊的弦線,讓那些不被觸碰的弦線與被彈奏的弦線產生共振。」

 

Chronomètre à Résonance 腕錶2019年期間限定款式
鉑金錶殼,錶徑40毫米,白金錶盤飾有銀白色巴黎釘紋,雙時間顯示:左錶盤以指針作24小時顯示,右錶盤以指針作12小時顯示、兩組小秒設於6時位置、動力儲備顯示設於11時位置,1499.3手上鍊機芯,動力儲能40小時,以18K玫瑰金鑄造,兩組扁平式Anachron擺輪游絲。

 

探索共振現象

出自Antide Janvier手筆的眾多傑作,包括複雜的天文時計、行星儀,以及一系列天體模型,教我們想起他所掌握的超凡技術──在天文鐘裡應用物理學的共振現象;來到兩個世紀後的今天,製錶業界中只有François-Paul Journe一人能夠以現代概念和精妙技術把這種自然現象應用到機械錶上,從而提升腕錶的精確性。

 

在研發初期,儘管 François-Paul Journe 對「將兩個大型鐘擺裝置濃縮並放在一枚腕錶的細小空間內」這項不可能的任務有所猶疑,但共振現象對時計精確性所帶來的好處,驅使他孜孜不倦地努力鑽研。François-Paul Journe首先嘗試創製一枚共振式懷錶,然而它的表現並沒有達到預期的效果。後來經過十五年的努力,他掌握了這方面的技巧,加上累積的豐富製錶經驗,終於發表了世界首枚可以作日常佩戴、挑戰天文台級精準度的共振式腕錶。

 

 

腕錶與鐘擺本質不一樣,在研發的過程中 François-Paul Journe 不斷計算、檢測、甚至猶疑,他更一度擱置這個項目數年,然而他還是會不停想起 Antide Janvier 的鐘擺設計,手、腦、算式、草圖、時計的原型等不斷在他的腦海裡產生「共鳴」,最後,F.P.Journe 終於在2000年成功創製出世上第一枚可量產的共振式腕錶“Resonance” ®(註冊商標)。腕錶中的兩個擺輪交替地發揮刺激體及共鳴體的作用。當它們同時擺動時,便會基於共振原理而互相制衡。兩個擺輪的節拍彼此吻合,互相為對方提供牽引力,為整枚機芯注入更多慣性動力。

 

Chronomètre à Résonance 腕錶2019年限定鉑金鍊帶款式

 

要達到這個互相協調的效果,必先要維持兩個擺輪在六個方位的頻率差距每日少於5秒的水平。當中涉及極為精細的調校工作,需要高超的技巧去實現。一般而言,傳統的機械錶很容易受到外來的干擾,以致機芯運作受到負面影響;可是一枚共振式腕錶受到同樣干擾時的情況便不一樣,當外來干擾影響到其中一個擺輪的擺幅時,兩個擺輪會因共振原理發揮作用而相互調節,逐步恢復彼此間的協調節奏,從而抵銷外來干擾對腕錶造成的負面影響。這枚嶄新設計的腕錶所提供的精確性,迄今仍沒有同類型腕錶可以媲美。這款標誌性腕錶代表了製錶界有史以來最超乎想像的挑戰之一,亦是製錶大師François-Paul Journe 革新精確度標準的里程碑。

 

1780年代、由Antide Janvier製作的共振式Regulator校正鐘,現存於Montres Journe SA Museum博物館。

 

在.P.Journe工作坊的入口處,擺放著一座出自Antide Janvier手筆的共振式座鐘。Antide Janvier一生共創製了三個這樣珍貴的座鐘,F.P.Journe擁有其中一座,其餘兩座現時分別收藏於圖盧茲的Paul Dupuis博物館及日內瓦的Patek Philippe博物館內。

 

 
   

您可能也有興趣閱讀以下這些文章:

   
 
與朋友分享這篇文章↘
  • 43
  •  
  •  
  •  
  •  
  •  
  •  
  •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