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HH 2019錶展報導】重疊顯時之美:朗格Richard Lange Jumping Seconds

A. Lange & Söhne朗格於2019年SIHH呈獻搭配黑色錶盤的Richard Lange Jumping Seconds新款式,微妙的用色、對稱的圓形,令人聯想到巴浩斯(Bauhaus)設計概念,白色標記與黑色背景形成鮮明對比,為飾有紅色細節的整時器增添美感層次。錶面下半部時、分顯示相交之處亦設有一項格外奪目的功能—腕錶動力儲存耗盡前十小時,此處將從白色變為紅色,提醒佩戴者盡早為腕錶上鍊。腕錶整體設計以科技為重,並以簡潔的紅色細節為點綴,詮釋德國錶王低調內斂的奢華。

 

Richard Lange Jumping Seconds
18K白金錶殼,錶徑39.9毫米,黑色錶盤,時、分、跳秒(具停秒和歸零功能)、動力結束前10小時顯示,L094.1型手動上鍊機芯,動力儲存42小時,藍寶石水晶玻璃鏡面及底蓋,鱷魚皮錶帶。

 

朗格首款具備跳秒裝置的新時代錶款,自於2016年問世以來,便以時尚設計與精湛工藝見稱。腕錶的整時器錶盤頂部設有大型秒鐘圈,讓佩戴者注意到三個時間單位中最小的秒鐘。其下方的左右兩端分別設有尺寸較小的小時圈和分鐘圈。三重重疊式時間顯示,可追溯至德累斯頓天文學家兼製錶師約翰‧海因里希.賽菲爾特(Johann Heinrich Seyffert)的設計。

1807年出自其手的編號93精密天文台懷錶,是首款採用相同錶盤佈局的時計。Richard Lange Jumping Seconds一方面秉承悠久歷史傳統,另一方面更具當代氣息和現代功能。實心18K金時針和分針,以至精鋼鍍銠中央秒針在平面錶盤的深色背景烘托下,顯得份外亮眼。明暗色調營造對比,黑色鱷魚皮革錶帶亦與18K白金錶扣相映成趣。

 

錶背能看到L094.1手動上鍊機芯,包含鵝頸式微調、手工雕刻德國銀橋板。

 

Richard Lange腕錶系列以其極致精準的運作速率和非凡的讀時度,延續朗格科學天文台錶的傳統。系列以費爾迪南多.阿道夫.朗格(Ferdinand Adolph Lange)的長子命名,特別向其致意。理查.朗格(Richard Lange)終其一生專注於運用最新科學理論,力求發展製錶技術。現今用於製作擺輪游絲的一種合金,便是他的27項專利發明之一。此外,他改良了父親設計的可掣停跳秒指針,並於1877年取得專利,為當時德國率先批出的專利之一。

Richard Lange Jumping Seconds將天文台錶概念帶到21世紀。腕錶獨特地結合秒鐘恆定動力擒縱系統、跳秒裝置、歸零功能,體現天文台錶的特色——可靠、精準、易讀。錶廠自製L094.1型機芯中,三個複雜裝置互動,以均勻的動力驅動擺輪,實現42小時動力儲存,使秒針每天逐格刻度推進86,400次,並啟動歸零功能。

 

當腕錶動力少於10小時,錶盤上的三角形會從白色變為紅色,藉此提醒佩戴者替腕錶進行上鍊。

 

Richard Lange Jumping Seconds的恆定動力擒縱系統為恆動游絲裝置,將發條盒逐漸減弱的扭力轉化為均勻的動力,逐秒傳遞至擒縱系統。此外,腕錶還產生切換動力,推進跳字顯示。首批具有如此複雜功能的懷錶於18世紀末問世。這種懷錶用於計時,精準至秒,為計時碼錶的前身,這可幫助海軍導航員確定方向,協助天文學家判斷天體的中天(meridian passage),亦可使醫師能計算心率。

 

Richard Lange Jumping Seconds 。

 

拉起錶冠後,Richard Lange Jumping Seconds的專利歸零裝置使凸輪固定擺輪停頓,如計時碼錶般將秒針推回零位,簡化了時間設定過程。因此若要進行歸零操作,由恆定動力擒縱系統傳遞至走時輪系的動力必須中斷,此可由朗格獨有的多個圓盤組成之離合器達成,使秒針於逐格推進時位置穩定,以便動力傳遞能可靠地中斷和延續。

由390個零件組成的手動上鍊機芯,精雕細作,符合最嚴格的朗格標準。由未經處理的德國銀製成並飾有格拉蘇蒂菱紋的橋板,加上手工雕刻擺輪夾板、八顆螺絲固定黃金套筒,以及經精細修飾和拋光處理的表面,為Richard Lange Jumping Seconds賦予經典的朗格錶錶面和機芯設計。

 

   
   
 

您可能有興趣閱讀的其他文章: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