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級機械製錶的永恆護衛:Blancpain Le Brassus & Le Sentier錶廠探秘

寶珀(Blancpain)是全世界最古老的鐘錶品牌之一,自1735年由Jehan-Jacques Blancpain創立以來就擅長發揮巧思,融合特有的創新概念和頂尖製錶技術,在機械錶製錶領域發光發熱。寶珀在超薄腕錶、月相錶、飛返計時碼錶、陀飛輪及三問錶等複雜功能方面尤其具有崇隆的聲譽,不負「A Tradition of Innovation」的品牌宗旨。從18世紀發展出第一款腕錶至今,寶珀不斷締造創新的傳統。品牌成功的關鍵在於掌握頂級鐘錶的所有製程,從機芯生產以至依照鐘錶功能所組成的零件,再到材質的挑選,最後則是極緻且純手工打磨的成品。筆者日前得幸造訪寶珀位於侏儸山谷Le Brassus及Le Sentier的兩處製錶廠,為各位帶來來自瑞士最悠久頂級製錶聖地之一的第一手報導。

 

寶珀Le Brassus農場。

 

寶珀Le Brassus農場
熟悉鐘錶歷史的讀者們應該對寶珀(Blancpain)在上世紀8、90年代開始的機械錶復興所做出的貢獻,留有深刻的印象。當時,瑞士製錶業在日本石英錶風潮的席捲之下慘淡經營。寶珀率先不遺餘力地振興機械製錶,不僅宣示「堅持只生產機械錶,從不生產石英錶和電子錶」,更籌畫以一款創新突破的超複雜功能腕錶,讓世人再度認識傳統瑞士手工製錶的珍貴價值。

 

Villeret 飛行陀飛輪跳時逆跳分鐘腕錶
18K紅金錶殼,錶徑42毫米,跳時、逆跳分鐘、飛行陀飛輪、錶背動力儲存顯示,260MR型手動上鍊機芯,動力儲存144小時,藍寶石水晶玻璃鏡面及底蓋,防水30米,鱷魚皮錶帶,參考價格NTD 4,736,000。

 

品牌在1988年推出一套「六大經典錶款」,包括超薄腕錶、月相錶、萬年曆錶、雙秒追針計時碼錶、陀飛輪錶、三問報時錶;接著又在1989年推出1735大複雜功能腕錶,匯聚三問報時、陀飛輪、萬年曆、月相與追針計時碼錶等五大複雜功能於一身,堪稱是當時全球最複雜的時計。而為之驚豔的世人的確也因此再度回頭認識傳統機械錶的核心價值,進而助長推波了方興未艾的機械錶復興風潮。

 

寶珀不僅是全世界最古老的鐘錶品牌之一,更是當今世上最頂尖的機械製錶品牌,無論是超薄腕錶、月相錶、飛返計時碼錶、陀飛輪及三問錶等複雜功能方面,都具有崇隆的聲譽。品牌在Le Brassus 農場的工坊主要負責製作與組裝這些複雜功能腕錶,例如這枚三問錶機芯,從機芯零件的修飾到錶盤錶殼的組裝,均在此完成。

 

要探究促成寶珀此一堅定品牌理念的根源,我們得回到品牌283年前創立的所在,回到那個寒冬嚴凜的侏儸山谷。當今寶珀兩大製錶基地之一的Le Brassus農場與Le Sentier製錶工坊,都位於瑞士西北部的汝拉山脈的侏儸山谷(Vallée de Joux)。此地是瑞士製錶工業的重鎮及聖地,其悠久的製錶歷史可追溯至18世紀,當地的農民在酷寒的冬季從事手工製造鐘錶零件的副業以貼補家計。隨著此一產業的蓬勃發展,越來越多的山谷居民投身此一行業,此地也誕生許多製錶工坊,其中便包括了寶珀的創始人、製錶史上的一代大師Jehan-Jacques Blancpain,於1735年在此地區開創了自己的事業。

 

對寶珀來說,遵循瑞士傳統製錶工藝意味著製錶師們必須使用磨石、銼刀、拋光輪和炭棒等傳統工具,對零件進行裝飾與加工處理。裝飾與加工處理賦予每枚腕錶獨一無二的個性,這一工序主要以手工完成,即使是隱藏在內側難以瞥見的零件亦是如此。

 

19世紀末,瑞士製錶業開始了工業化發展的腳步。由於侏儸山區擁有數量龐大而技術精良的農民鐘錶工匠 (peasant watchmaker),因此許多鐘錶品牌都選擇在此地區設立錶廠。當然,這些工匠最終還是放棄了農業生產的本業,進入蓬勃發展的製錶廠,成為專門的製錶師。但「農民鐘錶工匠」的名稱和精神依舊流傳下來,成為侏儸山谷的代表形象。因此,當寶珀在1984年遷址到Le Brassus製作和組裝腕錶時,特意選擇了一座經精心整修的古老農場。農場的周圍牧草如茵,林木蔥鬱,靜謐安寧的環境讓製錶師們得以回到從前,彷彿置身於侏儸地區古老且與世隔絕的村莊中,孜孜不倦地創作,將精湛的瑞士傳統機械製錶技藝重現於世人眼前。

 

而精細如陀飛輪這樣複雜而精細的零件,更需經驗豐富的製錶師專心一志地費心處理,才能以最佳面貌呈現。

 

寶珀Le Brassus製錶工坊目前專精於生產高複雜功能腕錶與藝術大師系列,令筆者印象相當深刻的是,此一生產基地並未按現代化製錶工廠的佈局安排,而是完全按照在侏儸山谷延續至今的製錶傳統來進行設計。建築保留了外側的石牆,而內部卻利用了大量的櫻桃木裝飾。櫻桃木具有特別意義,是用來打造製錶工作臺傳統木料。工坊的環境極為寧靜明亮,讓製錶師們得以全神貫注地工作。因為心無旁騖正是製錶的首要條件,而寶珀腕錶之所以能達到完美無瑕的境地,全然取決於工藝師每個動作皆精確無誤,Le Brassus農場的設計即是為達成此一目的而設計。

 

工坊內每一枚腕錶的組裝均只由一位製錶師從頭到尾包辦,從無到有安裝數百枚零件完成整枚機芯後,再進行面盤、指針與錶殼的組裝工作。

 

寶珀Le Brassus製錶工坊目前專精於生產高複雜功能以及藝術大師系列腕錶,其所有機芯的零件在進行組裝之前,均需經過製錶師與雕刻工藝大師之手,進行倒角、鏡面拋光、珍珠圓點打磨、螺旋紋和日內瓦波紋等各式加工裝飾處理,成就為一枚枚微型藝術品,並賦予每枚腕錶獨一無二的個性。所有的這些工序都以手工完成,即使是隱藏在內側難以瞥見的零件亦是如此。

 

Blancpain金雕大師以最精湛而傳統的手工技藝將腕錶作品昇華為可以傳承數代的藝術作品。

 

寶珀非常重視錶款的雕刻裝飾工藝,目前有四位雕刻大師專精於在面盤、錶背或擺陀以手工操作各式雕刻刀具,創造出或神聖莊嚴、或俏皮可愛的大千世界,更可因應佩戴者的需求,鐫刻上客製的個性雕刻圖案。

 

所有這些繁複工序的每個步驟都極為關鍵,唯有完美無瑕的一連串作業才能鍛造出一件精美的藝術作品。

 

Le Brassus工坊所生產的每一枚寶珀頂級腕錶的組裝都只由一位製錶師負責,組合數百個髮絲般細微零件的工序極為精細而繁複,每個細節都一絲不苟,不容許絲毫差錯。在完成機芯的組裝並調校之後,製錶師才接著依序進行錶盤、指針、錶殼與錶帶的組裝。在組裝過程中,製錶師必須仔細檢查每個可能導致腕錶品質不合格的微小瑕疵。當機芯與錶殼組裝完成後,品質管制工坊會再次進行多項不同測試,檢測每枚腕錶的功能是否運作無誤、外觀是否完美無瑕,才會踏上交付給消費者的旅途。

 

寶珀Le Brassus農場工坊除了專精於生產高級複雜功能腕錶外,也負責品牌旗下極受追捧的藝術大師系列,圖為Blancpain琺瑯錶盤。


寶珀Le Sentier製錶廠
寶珀總裁馬克.海耶克(Marc A. Hayek)先生曾表示:「寶珀的承諾之一即是堅守製錶傳統,把精湛的製錶工藝代代相傳。傳承工藝的關鍵在於大力投資於人力資源和生產設施。儘管,這與當今追求短期效益的潮流完全背道而馳,但這是我們的實力所在,也表達我們長遠的視野。」這樣的願景正是寶珀在2010年實行生產垂直化發展,正式合併與其一脈相承的Frédéric Piguet機芯廠,並更名為寶珀製錶廠(Manufacture Blancpain)的原因。今日,這個位於 Le Sentier的製錶廠聚集了品牌的研發與設計團隊和製造工坊,雇用數百名員工在此設計、研發、測試、組裝與製作經典時計作品。

 

Villeret 藝術大師赤銅工藝腕錶
18K紅金錶殼,錶徑42毫米,Shakudo赤銅工藝「雙牛爭王」圖案面盤,時、分、錶背動力儲存顯示,13R3A 手上鍊機芯,動力儲存8 日,藍寶石水晶玻璃鏡面,防水30米,鱷魚皮錶帶。

 

寶珀製錶廠掌握所有腕錶零件製作的關鍵技術,包含絕大多數的機芯零件,確保腕錶的創作自由度與品質管控。Le Sentier製錶廠不僅擁有沖模、切削金屬製作零件的技術,更自行培訓設計與維修用沖模設備的相關人才,確保此類傳統工藝能源遠流長。正所謂「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寶珀的製錶師有時必須使用市場上無法找到的特殊工具,他們也秉承瑞士製錶的悠久傳統,能自行設計並製作滿足自身要求的工具。

 

Le Sentier製錶廠。

 

另一方面,寶珀的過人之處在於其製作的腕錶不僅是恪遵瑞士傳統製錶工藝的作品,更是具有創新精神的時計。所以,Le Sentier製錶廠擁有實力頂尖堅強的研究與發展部門,致力於研發前所未見的機芯與新型複雜功能。除了繁複的機芯設計與測試,Le Sentier團隊也努力不懈地設計和製作錶殼、面盤、指針與錶帶,才能讓每一只腕錶都與眾不同,卻都具有寶珀腕錶的獨特美感,體現品牌特色,並展現佩戴者的個人風格。

 

   
   
 

您可能有興趣閱讀的其他文章: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