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HH 2019觀察報告】這才叫創新!

身為人,天生就有一種喜新厭舊的心態。不是說舊東西不好,只是難免會期待一些不一樣的、甚至會讓人在心裡打上一個驚嘆號的事物。錶展就是這麼一回事,各品牌們也確實用盡力氣創造新意,證明自身還有持續突破的能力。當然,創新不見得在於高度複雜的結構或技術,很多時候靠著外在設計,或者用從來沒有人想到的方式呈現始終如一的功能,也可以很有意思。

 

Invalid slider id. Master Slider ID must be a valid number.

 

Audemars Piguet:CODE 11.59

今年最讓人驚訝、驚喜、反應最兩極的錶款,絕對是AP的全新系列「CODE 11.59」!看到它的第一眼你根本不會覺得這是AP;圓形的錶殼,普羅大眾的外型,不可能!但其實只要稍微翻轉一下,就會立刻發現CODE 11.59特殊的設計與細節。好比花了五年設計的外殼,三層結構讓經過鏡面拋光與髮絲紋交錯的八角形順利隱藏其中;為了能夠裝、取機芯,AP在鏤空錶耳下方與底蓋之間留了一道大概跟游絲差不多細的空隙。更厲害的是鏡面──雙層曲面,除了表層從6點到12點鐘方向的弧形外,內層又做出類似球體的形狀;然而整個鏡面是一體的,又因為光學的特性,從側面看還會有層層堆疊甚至橢圓形的效果。

AP一發表CODE 11.59就推出了三針、計時、陀飛輪、鏤空陀飛輪、萬年曆以及三問等六種功能款式,還包含了三枚全新的自製機芯(4302基礎機芯、4401計時機芯、2950陀飛輪機芯),無論外在、內涵,廣度、深度,都絕對稱得上創新。

 

Invalid slider id. Master Slider ID must be a valid number.

 

愛馬仕:Arceau L’heure de la lune

人要腳踏實地,也要仰望天空,許下偉大的夢想。這就是愛馬仕想要傳達的意念。他們或許不是擁有深厚知識的鐘錶玩家第一個想要鑑賞的品牌,但不可否認,今年他們在SIHH的表現就像與初戀一同觀賞的月亮,令人難忘。

是一枚月亮。不,兩枚,來自南、北半球的視角。原本腕錶裡的月相就是用一座帶有雙月亮的轉盤呈現的,這原理大家都懂。只是很少看到有誰這樣,用整座錶盤描述一個月圓月缺的過程。沒有。愛馬仕這一招太迷人了,讓人想要盯著那顯示時、分與日期的轉盤,在午夜時刻一起跳躍。是的,瞬跳;不只是日期盤上的指針,還有兩座明顯高於主錶盤的轉盤,非常有意思。至於月亮本身,用柔美的珍珠母貝打造,12點鐘位置的南半球月相上甚至暗藏法國藝術家Dimitri Rybaltchenko設計的飛馬圖案。精緻、動人。

 

Invalid slider id. Master Slider ID must be a valid number.

 

積家:Master Grande Tradition球體陀飛輪西敏寺三問萬年曆

如果要選出今年SIHH最複雜的錶款,絕對是這款Master Grande Tradition Gyrotourbillon Westminster Perpétuel,沒有之一。光看這麼長的名字就可以猜到它到底有多複雜,陀飛輪、三問、萬年曆,擁有它,就一手掌握了三大鐘錶複雜功能。而且這每一大功能,都比別人厲害。

首先是陀飛輪,也是積家推出的第五款球體陀飛輪,體積明顯比前幾代來得更小,即便加上三問跟萬年曆,連同錶殼的厚度也不過14.08毫米;很多只有任一複雜功能的錶款都跟它差不多厚了,姑且不論捨不捨得,真的想實際佩戴也不是問題。更實用的是可以雙向調校的瞬跳萬年曆,從根本解決困難到令人放棄的調校程序;比起一味追求複雜卻從未考慮到現實層面的錶款,這才是更值得讚賞的創新。錶盤上的分針在恆定動力裝置下,每60秒跳動一格。至於三問,那又是另一個境界。

從正面的確看不出來積家為它裝載了四根音錘,當啟動報時機制──8點鐘方向的按把,解鎖後才能操作──每一根音錘敲在水晶音簧上的聲音都不一樣,它們可以在每刻鐘敲出西敏寺大笨鐘的四段報時旋律;一刻鐘一段,兩刻兩段,三刻三段,傳統三問不敲的零刻鐘,反而敲出了最長的四段完整旋律。這項設計也為聆聽報時帶來了更大的樂趣。

 

Invalid slider id. Master Slider ID must be a valid number.

 

江詩丹頓:Traditionnelle Twin Beat萬年曆

據說在江戶時代的日本,人們採用著一種將日夜各劃為六個部分(源於中國十二地支計時法)的「不定時法」計時制。然而各部分實際長度會因應日夜以及季節的變化而有所不同,當時的計時器要精準,必須配備可自動切換運作速率的平衡擺。就像江詩丹頓今年出的Twin Beat萬年曆一樣。

這款Twin Beat跟一般用來互相補償、提升精準度的雙擒縱不同,雖然搭載雙擺輪,同一時間卻只會有一組擒縱系統運作,可透過按把隨時切換。正常情況下擒縱系統的擺輪每小時會轉動36,000下,動力長達4天。另一組擒縱系統的振頻則是每小時8,640次,搭配一根橫截面積只有0.0774毫米X 0.0159毫米的游絲(大約是一般游絲的四分之一);又因為發條盒上設立了一個可改變發條扭矩的裝置,當機芯從高振頻模式切換成低振頻的「靜待模式」時,可持續運作長達65天!超越目前市面上所有品牌推出的所有錶款。如此一來錶主在幾天、幾個禮拜、甚至兩個月沒有使用之後,不需要經過傳統萬年曆極為麻煩的調校程序,就可以直接佩戴。同樣是切換振頻,跟江戶時代的目的又不一樣,可以說是從歷史中創造新意。

 


您可能也有興趣閱讀以下這些文章: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