倒角,機芯化妝的深度工藝:技術說明篇

倒角,是一種美化機芯的方法;一種去蕪存菁的過程;一種展現價值的功夫;為漂亮存在,無關走時精準;是追求實用之人第一個拋在腦用的東西;卻是完美主義者最在乎的,技藝。

 

倒角是一種在垂直邊角切出45度斜面的修飾,常出現在機芯夾板、橋板……等零件上。入門的機械錶款通常不會做出倒角(左),稍微進階的則是有倒角、沒拋光(右)。

甚麼是倒角?

有人說女人化妝是一種禮貌,把自己打扮得乾乾淨淨,給人良好印象。也有人說化妝是一種保養方式,防止皮膚在髒空氣與紫外線的粗殘下受損。然而說到底,化妝,不就是為了漂亮嗎?

機芯的打磨修飾也一樣,儘管有些的確有它的功能性,不過多半還是為了讓金屬零件脫離從機器製造出來時的粗糙模樣。修飾一枚機芯有很多種方法,最常見的不外乎日內瓦波紋、魚鱗紋以及倒角。講到倒角,那可是一種高端機芯必備的工藝,學問很大;它可以分為很多層次、技法,等級不同,工序、耗費的時間與難易度也天差地遠。最基本的就是在零件周圍垂直的邊角上切割出一道45度的斜面,一方面去除毛邊,一方面讓銳利的邊緣稍微圓潤些。這項工藝通常會出現在夾板、橋板等零件上,但不太可能做在幾萬塊的手錶身上;因為不划算,坦白說,對一只以實用性為主的錶來說也沒必要。不過若真的做了,倒也不見得非得向高級品牌強調的那樣以手工製作。是,現代的機器很厲害,速度又快,基礎的倒角交給它們就行了。就算沒有拋光,總比甚麼都不做的粗胚來得好看。

 

絕大多數高階品牌的機芯都會以倒角修飾並拋光,不只於夾板、擺輪橋板,甚至鵝頸式微調裝置等細小零件。

 

新台幣十萬內的錶款做出倒角就算不錯了,拋光則是下一個等級,讓倒角反射光芒,與霧面的日內瓦波紋對比,某些角度下觀看又好像是用光包住整個零件。基本上稱得上是「高級」的品牌多半都會幫零件倒角、拋光,不只是夾板,鏤空的錶橋、陀飛輪框架、控制計時機制的槓桿……等等,都可以倒角。至於有多少「手工」的成分在裡頭不一定,最簡單的做法其實只要手拿零件給拋光機磨個幾分鐘,複雜一點的就要先以銼刀一點一滴磨出角度,再依序用顆粒粗細不同的砂紙拋光。

光是在大面積的夾板邊緣純手工倒角、拋光還不算困難,困難的是那些形狀詭異、外凸內凹的部位。有些品牌在設計或改裝機芯的時候會刻意做出一些彎曲度極大的狀,讓外角與內角呈現更尖銳的角度。漂不漂亮見仁見智,不過如此一來就別想用機器;因為唯有拿起銼刀在凹槽處慢慢地磨,才能做出斜面以及尖銳的效果。這也是朗格、百達翡麗、江詩丹頓……等高端品牌跟中價位品牌在機芯修飾上的差異。

 

倒角最困難的角度在於內凹的尖角,處理的過程中非常容易造成不該造成的刮痕。然而這也是一枚機芯購不夠漂亮的關鍵之一。

 

最高的境界是弧形倒角。顧名思義,它呈現圓弧狀,與45度角平整的斜面截然不同。要做出弧形倒角,首先要在零件邊緣切出45度角的斜面,然後把斜面上下兩端的尖角磨圓(如同此頁右上角,將灰色線條的部分磨掉)。這樣的做法十分困難,得完全倚靠人手,就算是在筆直的線條上也相當費工,更別說角度特別尖銳的內角;也因為龐大的時間、人力成本,讓弧形倒角成為少數品牌才會採用技藝。

 

倒角的最高境界是將垂直的邊緣磨成圓弧狀,難度比起45度角的斜面更高,完全無法以機器製作,例如:Romain Gathier Logical One的擺輪橋板。

 

弧形倒角的功夫

Romain Gauthier是少數以弧形倒角修飾機芯的鐘錶品牌,理由很簡單,因為也只有少數品牌願意耗費上百個小時在一枚機芯上做出人手才能辦到細微修飾。Romain表示,單純的45度斜面倒角可以用一種非常簡單的方式搞定──拿著零件對著高速旋轉中的拋光機磨,只要五分鐘;把倒角做圓,才是真正高明的手工技藝;這也是在他創業初期,製錶大師Philippe Dufour給他的建議。

這不禁讓人好奇,弧形倒角究竟有多困難?若沒有實際操作的經驗,其實真的不容易體會。好在我曾經上過Romain Gauthier舉辦的手工倒角體驗課程,由Romain以及他的機芯修飾工坊負責人Sylvie Devaux親自說明這項工藝的訣竅。

 

Romain Gauthier機芯修飾工坊負責人Sylvie Devaux。

 

「大約12到15個小時。」Sylvie說。她指的是修飾一個零件所需的時間,這個數字還是因為她已經倒角倒了15年,在那之前她還是個手巧的皮革工匠;同樣的零件如果換成一個新手來做,大概需要20個小時。

Sylvie表示,在成為機芯打磨工匠之前大約需要一到兩年的學習時間,她從前也在其他鐘錶品牌磨了九年。圓弧形倒角是她加入Romain Gauthier之後才學會的技藝,比一般打磨修飾困難許多。而Romain設計的零件角度又特別刁鑽,即便她經驗老到,倒角的時候還是得全神貫注。

 

Invalid slider id. Master Slider ID must be a valid number.

 

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Romain Gauthier的倒角光是工具,就有不鏽鋼銼刀、陶瓷刀、黃楊木、龍膽木等好幾種;其中又以四種顆粒粗細不同的砂紙包覆在黃楊木上,工序繁複。最先用到的是不鏽鋼銼刀,在零件垂直的邊緣磨出平整的斜面;接著改用陶瓷刀把斜面的邊角磨掉,磨出圓弧狀後就可以開始拋光。由於黃楊木非常柔軟,容易切削出尖銳的形狀、伸入零件內角,當包覆於外層的砂紙顆粒磨平之後,也方便重複切削。龍膽木則是Romain Gauthier錶廠所在地──瑞士汝拉山區特有的植物,每年秋天他們都會到戶外採集,將莖幹風乾便可作為工具。它比黃楊木更軟,沾上含有1微米鑽石粉末的鑽石膏後,拋光效果極佳。

 

HMS機芯橋板倒角前(左)後(右)的差異。

 

體驗課程中,Sylvie以事先做好45度斜面的HMS機芯橋板作為範例,雖然現場環境與瑞士錶廠不同,易碎的陶瓷刀也不方便運送來台,但基本上示範的工法與她在錶廠所做的一模一樣。只見她左手拿著零件靠在專用的台座上,右手用握筆的方式拿起不鏽鋼銼刀,上下上下、一刀一刀地磨;同時,左手還不停地左右轉動橋板,讓銼刀磨在不同的部位上。那就好像是要一手畫圓、一手畫方一樣,令人難以協調。而這一步驟的每個動作,都可能會改變零件表面的平整度;因為倒角實在太細,尤其是內角,就算銼刀已經非常尖銳,還是很容易在伸入時一個不小心留下痕跡。

 

Romain Gauthier Prestige腕錶搭載的HMS機芯,橋板兼具尖銳的角度與圓弧的線條,倒角起來特別麻煩,卻展現出漂亮的工藝。

 

當然,細微的痕跡可以抹滅。在以黃楊木打磨的階段,那些不太明顯的刮痕便會在砂紙的摩擦下慢慢消失。現場Sylvie準備的黃楊木包覆著含有20微米、9微米及5微米等三種粗細顆粒的砂紙,當20微米的砂紙磨不出更光滑的表面時,即可改換包覆9微米砂紙的黃楊木;越換越細,直到表面散發光澤。最後,Sylvie以龍膽木塗抹鑽石膏進行拋光。這個階段不太可能在零件上造成刮痕,只需要注意有沒有平均打磨到每一道倒角,相對容易。由於鑽石膏內含細微的鑽石粉末與特殊化學成分,能夠讓金屬表面達到鏡子一般的反光程度,效果就好像另一種用於平面拋光的工藝──黑色拋光(Black Polish),能反射周圍所有物體、呈現黑色。

 

Romain Gauthier Insight Micro-Rotor腕錶,刻意採用角度尖銳的橋板,表現唯有人手才能修飾的倒角技藝。

 

HMS機芯橋板還算簡單,沒有甚麼奇怪的形狀。有時候,Romain會刻意設計出形狀尖銳、甚至鏤空的橋板,讓需要倒角的地方變得更多、更難。至於控管倒角是否磨得夠圓、手工處理下必然的差異是否過大,就是Sylvie的工作。儘管已經到了採用龍膽木的階段,不夠完美的倒角還是有可能被Sylvie挑剔,退回到倒圓角的階段。

完美並不存在,這一點Romain自己也知道。不過堅持以手工修飾出高品質的腕錶,至少比機器大量製造的商品,更貼近完美。

 


您可能也有興趣閱讀以下這些文章: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