倒角,機芯化妝的深度工藝:基本功能款

製錶大師Philippe Dufour曾說過:「越簡單的東西往往最難」,從他的創作Simplicity就能感受到。這款作品僅擁有「讀時」這項最基本的功能,卻經由高超的倒角工藝,讓錶迷能欣賞到機芯零件及夾板邊角充滿曲線變化之美。費工耗時的倒角也是只有在高級機械錶領域才能享受的視覺饗宴,透過文章來認識幾款美麗的倒角傑作!

 

皇家橡樹雙擺輪鏤空腕錶
18K玫瑰金錶殼,錶徑37毫米,時、分、秒,自製3132自動上鍊機芯,動力儲存45小時,藍寶石水晶玻璃鏡面和底蓋,防水50米,玫瑰金鍊帶,參考售價NTD 2,190,000。

 

Audemars Piguet—Royal Oak Double Balance Wheel Openworked
機芯工藝中,鏤空的部份越多,難度越高,同時也需花費更多時間處理;但Audemars Piguet的字典裡沒「畏懼」兩字,此款皇家橡樹Double Balance Wheel Openworked就是很好的例證。腕錶擁有引人注目的八角形錶殼,以及位於8點鐘位置的雙擺輪結構。雙擺輪顧名思義是在原本的擺輪組中,加入一組轉動方向相反的擺輪與游絲。彼此透過中軸連接,一左一右旋轉,減少地心引力對走時精準產生的影響。至於雙箭頭造型的擺輪橋板,象徵它在工藝上的高超倒角與拋光。作為視覺中心,充滿弧度的擺輪橋板,兩端微微呈現類似箭頭的形狀,橋身與擺輪軸心連接的地方則製作出另一道微小弧度。

 

愛彼3132自動上鍊機芯,直徑26.59毫米,245個零件,38石,振頻每小時21,600次。

 

進行倒角時,必需掌握力道,才不會凹得太深,或是凸得過頭。擺輪橋板兩側鏤空,使得單單一枚橋板就擁有十幾道切面需進行倒角處理,其中還包含難度極高的內尖角。同樣地,發條盒上的夾板也使用這樣的鏤空設計,不是為了讓發條盒露臉,而是要留下更多讓倒角發揮的空間。不讓美麗的機芯結構被遮蔽,金色自動盤同樣大幅鏤空,只剩中間的AP字樣。至於像是放置寶石軸承的孔洞、輪系零件的彎角也同樣進行倒角與拋光。整只腕錶在鏤空與雙擺輪外,倒角絕對是增加其賞玩性的一大要素!

 

Classic Bridges 45mm
18K玫瑰金錶殼,錶徑45毫米,時、分,GP08600-0002自動上鍊機芯,動力儲存48小時,藍寶石水晶玻璃鏡面及底蓋,防水30米,鱷魚皮錶帶,另有錶徑40毫米款,參考售價NTD 1,104,000(45毫米) / NTD 988,000(40毫米)。

 

Girard-Perregaux—Classic Bridges 45mm
鐘錶界在錶盤上「搭橋」的品牌不多,要做得美麗更少。既然要做,最好兼具設計、美感與技術,Girard-Perregaux芝柏的三金橋就完美詮釋了這些特點。三金橋是來自品牌創辦人Constant Girard於1860年所發明的結構,為三根兩側帶箭頭形設計的金色橋板。Classic Bridges 45mm去掉最上方一橋,改成2點鐘方向的發條盒與10點鐘方向的微型自動盤,彼此對稱,讓錶盤從上到下、左到右呈現出視覺平衡之美。

 

Classic Bridges的兩枚金橋佇立於錶盤中央與下方,分別支撐起指針與擺輪,左右對稱的設計呈現平衡之美。

 

腕錶倒角與拋光精彩之處來自錶盤上的兩根金橋,一體成形的結構中,必需經過多次倒角,將箭頭磨出多道切面;另外中間棒形金屬也透過倒角方式一步步磨圓,加上拋光處理呈現耀眼光澤。金橋作為視覺中心,兩端箭頭的切面彼此對照,左邊多磨一點,右邊就顯得太粗;少磨一點,又顯得對方不夠飽滿。除了金橋外,包含連結發條盒與微型自動盤的銀色橋板,以及與金橋相鄰的夾板都能看到倒角與拋光。它們雖然不及金橋搶眼,卻也增添了整只腕錶的層次感。Classic Bridges讓圓與方如此矛盾的概念融在一起,更加映襯了金橋的獨特與美感。

 

Simplicity
18K玫瑰金錶殼,錶徑37毫米,時、分、小秒針,手動上鍊機芯,藍寶石水晶玻璃鏡面及底蓋,限量200只,鱷魚皮錶帶,另有錶徑34毫米白金錶殼款。

 

Philippe Dufour—Simplicity
提到近代倒角大師,Philippe Dufour絕對是第一人。收藏高級獨立品牌腕錶的錶迷對這號人物應該不陌生,他曾待過Jaeger-LeCoultre以及Audemars Piguet,並於1978年成立自己的製錶工坊,誕生於千禧年Simplicity就是代表作之一。Simplicity僅有200只,數量相當稀少,圖中這款則為編號第11只。錶盤上呈現簡單的小三針,配上白面,貫徹錶名的Simplicity「簡單」兩字。但Dufour曾說過,越簡單的東西往往最難,機芯修飾就是最好的例子。機芯中雖然許多零件被擋住上方夾板擋住,但其實夾板的倒角與拋光才是焦點。

 

機芯夾板邊緣以弧形倒角與鏡面拋光處理,擺輪橋板上印有Philippe Dufour的PD字樣。

 

大片夾板邊緣進行倒角產生許多弧面,呈現出行雲流水般的流線造型。平整的邊角打磨,機器就能做到,因此Philippe Dufour設計的這些弧度與銳利尖角,讓明眼人一眼就能了解它們的價值所在。內尖角與外尖角交錯於夾板邊緣,宛如波浪起伏的視覺效果,與中央寶石軸承旁的兩個凸出小尖角相呼應。最困難的地方在於下方夾板圓弧間的「內尖角」,尤其以弧形倒角修飾,十分高明。當然,夾板上的銘版、螺絲甚至是齒輪都經過倒角與拋光處理,從這些小地方展現大師技藝。

 

Excalibur Aventador S 腕錶
複層碳纖維鏤空錶殼,錶徑45毫米,時、分、跳秒、動力儲存顯示,RD103SQ手動上鍊機芯,動力儲存40小時,日內瓦印記,藍寶石水晶玻璃鏡面及底蓋,防水50米,限量28只,參考售價NTD 6,800,000。

 

Roger Dubuis—Excalibur Aventador S
Roger Dubuis繼2017年與藍寶堅尼賽車部門開啟合作關係推出Excalibur Aventador S後,今年再接再厲,RD103SQ手動上鍊機芯仍是最大亮點。機芯靈感來自Lamborghini Aventador S超跑中的V12引擎以及Huracán Super Trofeo EVO車款,搭配各自盤據於機芯兩側,能大幅提升精準度的傾斜式雙游絲擺輪與差速器,充滿視覺震撼。

 

RD103SQ手動上鍊機芯,由312個零件組成,48顆寶石,X形設計來自Aventador S跑車中的V12引擎室拉桿,邊角進行倒角與鏡面拋光。

 

注意看會發現傾斜的雙擺輪橋板經過倒角與拋光,反射出不同角度的光芒。宛如Lamborghini引擎的機芯,周圍邊框同樣進行倒角,並在與螺絲連接處微微向外隆起,讓角度更有變化。下方兩側三角形錶橋還將中間挖空,讓底下機芯輪系探出頭。機芯上方如同Lamborghini引擎室拉桿的X型雙桿,透過倒角與拋光呈現出極致圓滑感。從傾斜擺輪橋板、X型拉桿再到大規模鏤空機板都仔細進行這項工藝,機芯上的日內瓦印記如同最好的證明。在三維立體結構中,Excalibur Aventador S除了強烈的視覺震撼,也要好好欣賞其倒角與拋光!

 

Insight Micro-Rotor腕錶
950鉑金錶殼,錶徑39.5毫米,大明火琺瑯錶盤,時、分、小秒針,自動上鍊機芯,動力儲存80小時,藍寶石水晶玻璃鏡面及底蓋,防水50米,鱷魚皮錶帶,另有玫瑰金款,限量各10只,參考售價NTD 3,250,000(鉑金) / NTD 2,800,000(玫瑰金)。

 

Romain Gauthier—Insight Micro-Rotor
Romain Gauthier創辦人Romain Gauthier先生曾表示,平整的倒角透過機器大概只要五分鐘就能完成,這並不符合他心中對倒角的標準。因此他要求倒角師在每一道倒角中磨出弧形,展現少數錶款才具備的技藝。若有機會近距離鑑賞RG的作品,就能了解何謂將這項工藝做到極致,身為品牌第一款自動上鍊腕錶的Insight Micro-Rotor就是典範之一;橋板呈現出銳利的線條,宛如博物館中的藝術品。

 

Insight Micro-Rotor腕錶中處處充滿著精細的倒角打磨與鏡面拋光,根據首席倒角打磨師Sylvie表示,光是一個零件就得花費10-15個小時完成。

 

Romain Gauthier的弧形倒角十分費時,光是一個零件就必須讓資深倒角師花費10幾個小時,也是他們引以為傲之處。不論是錶盤或錶背都能看到精緻的倒角打磨與鏡面拋光。正面的微型自動盤橋板,以極致的尖角展現機器無法做出的工藝,軸心處則做出弧形,短短距離就如此多變。所有倒角皆使用鋼刀、陶瓷刀打磨,再用黃楊木、龍膽木配上鑽石膏慢慢拋光,呈現出婀娜多姿的曲線。Romain Gauthier認為螺絲會破壞機芯整體的美感,因此將螺絲凹槽設計為優雅的S形;至於夾板上的立體銘板則將螺絲隱藏於下方。從這些小地方,可見Romain Gauthier對於細節的用心與堅持。

 

 
   

您可能也有興趣閱讀以下這些文章: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