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實戴經驗談】喜歡最重要:NOMOS Metro 38 date urban gray

我不是一個追求超薄與輕量化的人,只要錶不是巨大到無法佩戴的地步,其實我覺得大錶挺帥的。剛開始認識Nomos的時候,沒想到有一天自己會戴上它;因為它太小了,好像我爸爸那個年代的尺寸,一點「分量」都沒有。這就是Metro 38 date urban gray戴起來的感覺。

 

當光線打在Metro的鏡面,邊緣的弧度便會出現,並對應在錶盤的點狀時標上。攝影:John Chen

 

沒甚麼感覺。7.8毫米的厚度、48克的重量,它可以在袖口裡外穿梭自如,也可以讓人忘記它的存在。我認為這一點很重要,就好像穿衣服總得在乎合不合身、舒不舒適。在戴過真正厚重的手錶以後,我更能比較出輕盈、小巧在日常生活中的好處;至少不會讓錶成為負擔,在脫下來的那一刻還在心裡吶喊一句「解脫了」。

 

排成三排的顆粒紋是一種特別的設計,同樣具備止滑效果,卻不同於其他錶冠。攝影:John Chen

 

我真正習慣小錶徑也是戴了Metro之後的事,它促使我重新思考一只錶在手腕上應有的比例。理論上錶耳不應該超出手腕,讓錶帶從外側向內縮而非順勢圍繞,又造成與衣服摩擦的困擾。更誇張的是鏡面大於手腕;人類進入腕錶時代已經一百年了,沒必要把懷錶戴在手上。以我的狀況來說,錶徑最好控制在38到42毫米之間,視整只錶的比例而定。Nomos在比例上規劃得非常仔細,無論是錶徑多長、錶圈多寬、什麼地方放什麼元素、多大多小、各元素之間的距離多近多遠,都拿捏得剛剛好。這只Metro的直徑雖然只有38.5毫米,但錶圈很細,細到幾乎只會注意到相對寬廣的面盤,就算哪一天刮花了也不明顯。

 

採用線型錶耳及錶帶快拆設計,紮實的馬皮錶帶佩戴後相當柔軟,也較不易受汗水侵蝕。攝影:John Chen

 

我承認當我在看一只錶的時候,會把外觀看得很重。畢竟這種天生就該被拿來看的東西如果還做得不好看,怎麼像話?好看的方式有很多,Nomos則是以「簡單」聞名,像一張只擺了筆電、咖啡的木桌,質感極佳,乾凈俐落。而Metro點狀小時與阿拉伯數字分鐘時標排列的方式,又和任何品牌的任何錶款都不一樣;有趣的是它的弧形鏡面,只在玻璃外圈做出明顯的弧度,讓那一圈介於平面與弧形之間的線條剛好對在點狀時標上。在我戴它將近兩年的時間裡,我每次讀時、或者只是想看錶的時候,都會特別注意鏡面上的弧線,然後為如此既能強調時間又別有一番風味的設計感到心滿意足。

 

DUW 4101搭載Nomos自製的擒縱系統,以四分之三夾板、環狀格拉蘇蒂日輝紋與棘爪、簧片式的止逆裝置表現德式風味。攝影:John Chen

 

當然我也愛看機芯。通常我會一邊上鍊,一邊盯著大鋼輪欣賞上頭環狀的格拉蘇蒂日輝紋。這種傳統的德式修飾很少出現在瑞士錶上,加上典型的四分之三夾板和採用棘爪與簧片的止逆裝置,就算把上面的字樣通通拿掉,也認得出是一枚德製機芯。

由於沒有自動上鍊的機制,動力儲存又只有42小時,我必須時常為錶上鍊,以免它不知不覺停止運作(誤以為錶還在走動結果錯過末班車的經驗真的只要嘗過一次就好)。不過手上鍊很有意思,隨著發條越上越緊,錶冠回饋給手指的力道也會越來越強。我喜歡感受那股力道,彷彿在與機芯互動。互動順不順利,得看錶冠轉起來的手感如何;有的在發條放鬆的狀態下就非常緊,非用點力才轉得動;有的讓人幾乎沒感覺,可能一不小心還會把發條轉斷。DUW 4101機心芯介於中間,也可以說順暢;儘管每轉動一下錶冠都會傳出止逆棘爪回彈在大鋼輪上的聲音,但我並不認為這算是一種的干擾(其實挺好聽的)。另一項特色是錶冠上排成三排的顆粒紋,我沒有在其他錶款中看過這樣的設計,論止滑效果完全不輸一般鋸齒狀的紋路。

 

Metro 38 date urban gray
不鏽鋼錶殼,錶徑38.5毫米,時、分、小秒針、日期,DUW 4101手動上鍊機芯,動力儲存42小時,藍寶石水晶玻璃鏡面及底蓋,防水30米,霍爾文科爾多瓦馬皮錶帶。攝影:John Chen

 

真要說Metro 38 date urban gray有甚麼缺點的話,大概就是沒有日期快調所造成的不便吧(只能藉由指針在午夜前後來回去推動日期盤)。至於精準度,坦白說對如此以設計為重的錶,只要每天誤差的數字穩定、不要讓我遲到就好。或許對於自己喜歡的東西容忍度確實更高,不重要。重要的是戴得開心,不是嗎?

 

 
   

您可能也有興趣閱讀以下這些文章:

   
 
與朋友分享這篇文章↘
  •  
  •  
  •  
  •  
  •  
  •  
  •  
  •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