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絲不苟、細膩非凡:A. Lange & Söhne朗格的雕刻工藝 

Engravings是朗格總部內其中一個規模最小的部門,部門的工作坊設於地下,只有六位員工。這六位頂級雕刻大師就是在這細小而寧靜的工作室內專心致志地工作,徒手為每枚朗格腕錶內比指甲更細小的、精細的擺輪夾板雕刻特別圖案,使本已卓爾不凡的腕錶變得獨一無二。

 

朗格雕刻部門主管:雕刻大師Helmut Wagner

 

腕錶雕刻的起源

朗格傳承傳統的優良技術,為腕錶的擺輪夾板及其他部件鐫刻獨特圖案。世紀以前,被稱譽為1A 級數的朗格高級懷錶同樣以人手飾以精緻雕刻,精巧雅致,是上乘珍品,叫精通此門工藝的雕刻大師至今亦備受景仰。雕刻講求的是精準的技巧、無盡的創意、設計的美學及勻稱的比例,缺一不可。現時雕刻擺輪夾板所用的技術乃傳承自歷史腕錶上的雕刻,承托着擺陀的擺輪夾板小巧精緻,是腕錶的中心部分,從設計的層面說,在此細微的部件上飾以標致的裝飾實為最巧妙不過。

 

Professor Graff雕刻的今昔對比。

 

時至今天,朗格腕錶上的擺輪夾板仍然以人手雕刻,圖案則以當年雕刻在朗格懷錶上的圖案為藍本,包括圍繞着擺輪夾板中央螺絲的花瓣、攀繞在每個角落的花紋圖案及顯示index位置的方格,每項細節均細訴着品牌超逾160年的歷史。這些傳統圖案會根據不同的腕錶型號,以不同大小呈現於現時的腕錶上。擺輪夾板上鐫刻代表快的字母“V”(Vorgang)和代表慢的字母“N”(Nachgang),指示index調校的幅度,製錶師遂能根據之來準確調校朗格腕錶的擺頻。事實上,每一枚夾板都各有不同,雕刻師每一刀的力度、圖案雕刻的深度及雕刻刀的角度等,都能影響雕刻的效果。

 

每枚朗格腕錶的擺輪夾板都經人手雕刻。

 

每位雕刻大師都具有獨特風格。

 

特別要求   層出不窮

朗格的雕刻大師樂於接受挑戰,滿足客人的特別要求,於錶扣、錶殼兩旁、窄緣或實心錶背上雕刻。雕刻匠亦能為客人於擺輪夾板上鐫刻個人化的文字或圖案,包括難以肉眼看清的名字縮寫,使腕錶更為獨一無二。客人可天馬行空地構思,朗格的優秀團隊會根據專業的知識為客人決定怎樣將之實現。現時最常見的雕刻圖案包括組合圖案、武器、題辭、個人肖像等,然而,每位雕刻大師的風格截然不同,數年過後,大家大概仍能分辨出腕錶乃出自哪位雕刻大師的手筆。顧客若到訪朗格的製錶廠,更有機會與負責雕刻其腕錶的雕刻大師見面,一睹其廬山真面目。

 

雕刻大師可根據客人的特別要求於錶背鐫刻特別圖案。

 

凹刻與浮雕

眾所周知,徒手雕刻需要相當長的時間完成,雕刻一塊細小的擺輪夾板需要45至90分鐘,按其大小而定,於金或鉑金製的錶背鐫刻圖案則需要逾一星期。朗格主要以凹刻或浮雕方法雕刻,前者以印刻的方式鐫刻圖案,特別適用於雕刻線條優美的文字;後者則要於金屬物料上造形,多餘的物料會給切走,餘下突出的浮雕圖案,雕刻的線條及表面能以琺瑯上色,視覺上營造更豐富的層次感。

 

一位雕刻大師擁有逾40把不同的雕刻刀。

 

不同的雕刻方法需要選用不同的工具,凹刻只需用上不同闊度的雕刻刀,浮雕則額外需要鑿子和穿孔機。在一位雕刻匠的工作桌上看到逾40支雕刻刀絕非奇事,雕刻刀本身也分為不同種類:onglette雕刻刀、圓邊雕刻刀、斜角雕刻刀、直線雕刻刀、平面雕刻刀及其他特別類型,按照需要雕刻的位置及其大小選用。雕刻匠手握雕刻刀時需要非常鎮定,確保使用的安全,所以,每位雕刻匠都會根據自己的手腕大小、雕刻習慣及需要,製造一套最合適的工具。

 

在繪出草圖後,朗格雕刻大師仰賴一切可得的雕刻工具,匠心獨具地雕刻出精彩圖案。

 

雕刻背後的藝術

腕錶上的雕刻屬於微雕的一種,需要在顯微鏡下放大十至十二倍才能進行。雕刻匠需要百分百純熟地控制雕刻刀和鑿子,才能塑造完美的雕刻工藝品,一般來說,訓練一個雕刻匠需時三年,但要成為一級的雕刻大師則額外需要某些特質——首要的是穩定的手腕,不容忽視的還有立體的視覺、繪畫技巧和藝術天分。雕刻家的獨特風格不只於其「真跡」上展露無遺,即使是按照客人特別要求製作的作品,仍烙印着他的影子,可見「artist en miniature」之稱絕非浪得虛名。

 

朗格雕刻由大師徒手所製。

 

 
   

您可能也有興趣閱讀以下這些文章: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