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錶語時事】諾曼地登陸最高統帥:艾森豪將軍的Rolex Datejust

昨天(6月6日)為諾曼第登陸75週年的日子,是扭轉第二次世界大戰局勢至關重要的戰役,如果沒有這次登陸,盟軍不一定能順利突破德軍所設下的大西洋壁壘(大西洋版的長城),改變戰果。這次登陸以美軍、英軍(加拿大、澳大利亞、紐西蘭)主導,領導盟軍對抗佔據歐洲大陸的納粹德國。從1944年6月6日的D-Day搶灘登陸後,到8月25日解放巴黎的兩個半月時間,總共運送超過300萬民士兵,而盟軍最高統帥艾森豪(Dwight D. Eisenhower)絕對是這場戰役中最重要的靈魂人物,Rolex也特別在1950年送了一只Datejust給他,別具意義!

 

Rolex贈送給艾森豪的Datejust Ref. 6305,也是第15萬枚獲得Rolex錶廠精密時計認證的腕錶。 Photo credits: Monochrome

 

艾森豪是二戰期間盟軍在歐洲最高指揮官、同時身兼北大西洋公約組織部隊最高司令,也是美國九位五星上將的其中一位。他在1953年至1961年間擔任美國第34任總統,還曾以總統身分訪問中華民國。除了與台灣充滿淵源,與Rolex也充滿故事。

Rolex於1950年送給艾森豪一只獲得第15萬枚Rolex精密時計認證的黃金Datejust Ref. 6305,表揚他在二戰期間的貢獻(過去Rolex將第5萬枚獲得精密時計認證的錶送給瑞士四星上將Henri Guisan、第10萬枚送給前英國首相邱吉爾,而第20萬枚則是由艾森豪推薦贈予繼任歐洲盟軍最高司令的馬修.李奇威,不過被他拒絕)。

 

Ref. 6305錶背鐫刻腕錶送給艾森豪的時間、他的姓名縮寫,以及象徵五星上將的五顆星星圖案。 Photo credits: Monochrome

 

Ref. 6305的黃金錶殼,搭配銀質錶盤、棒形時標,以及3點鐘位置的放大鏡紅字日期窗,整體設計內斂典雅。6點鐘的T Swiss T字樣代表以氚(Tritium)作為夜光塗料;由於氚含有微量的放射性,現代Rolex錶款已經沒有在使用,而是改成專利研發的Chromalight夜光塗料(2008年)。黃金五珠鏈錶帶的半圓形鏈節,服貼於手,又顯霸氣,也是許多國家元首喜愛的鏈帶款式。

 

1952年7月的《LIFE》雜誌封面為艾森豪,手中即佩戴了這只黃金Rolex Datejust。

 

搭載的機芯為79667,根據拍賣會的資料顯示它擁有獨特的游絲形狀,維持擺輪振頻,擁有良好的等時性,高度精準。錶背鐫刻了12-19-1950是Rolex將腕錶送給艾森豪的日期,錶背與鏈帶上的DDE字樣則是他的名稱首字縮寫,五顆星星則是象徵了他五星上將的身分。艾森豪在1950年代常佩戴這只Rolex出席公眾場合,最為錶迷所熟知的經典畫面就是佩戴著它拍攝1952年7月的《LIFE》雜誌封面。

 

(左/右)艾森豪的侍從John Moaney與艾森豪。 Photo credits: War relics forum

 

艾森豪生前有一位相當信任的侍從──John Moaney,表示生命中無法缺少他的協助。艾森豪在卸任總統之後,找Moaney夫婦一起入住官邸,還將這只喜愛的Rolex送給了John Moaney。

30年後透過John Moaney的老婆Delores Moaney將腕錶轉手給著名鐘錶收藏家Raleigh DeGeer Amyx,並於2014年在波士頓拍賣公司RR Auction進行拍賣,起標價為10萬美金。

 

Rolex回覆艾森豪的單據與紀錄。Photo credits: Hodinkee

 

這次拍賣除了Rolex手錶,也有相關有趣的單據與回覆紀錄,包含了Rolex維修紀錄顯示因艾森豪不適當的佩戴方式(例如佩戴著去打高爾夫),而造成日期功能產生故障的現象,或是同意艾森豪推薦將第20萬枚獲得精密時計認證的Rolex贈予繼任歐洲盟軍最高司令的馬修.李奇威的建議。

由於拍賣價格不符賣家的預期,最後沒拍賣成功。然而這只Rolex與艾森豪之間的故事,仍值得錶迷們回味,也期待未來還有機會在拍賣場上看到它的身影!

 

 
   

您可能也有興趣閱讀以下這些文章: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