掀起LANGE 1傳奇新頁:朗格復興25週年紀念

25年了,如果以人類對年齡的觀點來看,重生的朗格也已經是一個成熟的青年了。25年來,LANGE 1的獨特、迷人,一刻都沒少過;大日曆視窗中的「25」,也總是如影隨形。如今,「25」就好像是朗格在品牌標誌之外的符號、一個描述著傳奇故事的印記,讓所有認識朗格的人一看便知。當然,這個歌頌了25年的傳奇不僅於此。

 

1989年柏林圍牆倒塌,東西德統一,使朗格創辦人的曾孫Walter Lange有機會復興朗格。

 

關於25這個數字
對於動輒百年的鐘錶品牌來說,25年或許稱不上太長,甚至短暫到無法在歷史紀錄中留下痕跡。然而這個數字對朗格來說意義非凡,不只是因為他們將總是以「25」來呈現大日曆視窗中的畫面,更是因為25年前他們發表的作品,改變了整個品牌。

朗格的歷史可追溯至1845年,由製錶大師Ferdinand Adolph Lange在格拉蘇蒂所開創的鐘錶公司。這間公司不僅製作精密的計時器,更培育出眾多年輕的製錶人才,讓格拉蘇蒂逐漸從一個沒落的銀礦小鎮再次繁榮。可惜的是,二次大戰後東、西德分裂的局面迫使朗格在共產主義的統治下收歸國有,朗格創辦人的曾孫Walter Lange也因此離開格拉蘇蒂,從此,朗格的名字在德製腕錶的面盤上徹底消失。

直到,將近半個世紀之後。

 

朗格1990年於格拉蘇蒂重建後的錶廠。

 

1989年,柏林圍牆倒下,給了當時已經65歲、處於退休狀態的Walter Lange一線希望。他在柏林圍牆的殘骸中看見了重建朗格的曙光,於是他返回故鄉,並在1990年12月7日──也就是Ferdinand Adolph Lange在1845年註冊朗格商標的那一天──向統一後的德國政府申請「A. Lange & Söhne」這個商標。1994年10月24日,在時任積家與IWC總裁的Günter Blümlein大力幫助下,朗格終於推出品牌復興後的第一批全新腕錶:LANGE 1、ARKADE、SAXONIA與TOURBILLON “POUR LE MÉRITE”。其中最具開創性也最具影響力的,就是LANGE 1。

 

當朗格創辦人曾孫Walter Lange(中)於1990年著手重建朗格的時候,得到了時任積家與IWC總裁的Günter Blümlein(左)的大力幫助,並於1994年10月24日在德勒斯登皇宮發表包含LANGE 1等四款腕錶(右為朗格前總經理Hartmut Knothe)。

 

LANGE 1,顧名思義,是朗格復興後的第一件作品。這是一款經過精密計算的腕錶。朗格刻意讓不對稱的時分盤、小秒盤以及大日曆視窗連成一個無形的等腰三角形,格局漂亮、比例均衡,突破了鐘錶設計的框架,前所未有。其中的大日曆最精彩。當初朗格在創作這扇日期窗的時候,特別參考了德勒斯登森帕歌劇院舞台上方、由朗格創辦人與他的師父古特凱斯共同創作的五分鐘數字鐘,以1比1.68的比例讓屬於品牌的歷史故事漂亮地表現在錶盤1點鐘方向。

 

德勒斯登森帕歌劇院(Semperoper)舞台上方的五分鐘數字鐘,由宮廷製錶師古特凱斯(Johann Christian Friedrich Gutkaes)以及他的徒弟費爾迪南多‧阿道夫‧朗格(Ferdinand Adolph Lange,朗格創辦人)於1841年合力發明。LANGE 1經典大日曆視窗的靈感來源便是它。

 

LANGE 1的故事在1994年10月25日登上了媒體版面,照片中大日曆視窗露出搶眼的數字──25。如果不解為何朗格公關照中大日曆窗內的日期始終停留在25日,這就是答案。而今年,正好是這個經典「25」誕生25年的里程碑。或許,25年對於動輒百年的鐘錶品牌來說並不算太長,但這可是朗格,經典LANGE 1的創始者,德國製錶業的龍頭;25年,絕對值得紀念。

 

LANGE 1 “25th Anniversary”
18K白金錶殼,錶徑38.5毫米,時、分、小秒針、大日曆、動力儲存顯示、大日曆快調按把,L121.1手動上鍊機芯,動力儲存72小時,藍寶石水晶玻璃鏡面及底蓋,鱷魚皮錶帶,限量250只,參考售價NTD 1,431,000。

 

25年後的今天
25年,絕對值得紀念。畢竟這是一件非常特殊的作品,以及一個非常特殊的年份。

打從今年1月份SIHH發表的LANGE 1開始,朗格每個月推出一款LANGE 1系列「25週年紀念腕錶」,好像老朋友重逢一樣,將25年來搭載月相、世界時區、陀飛輪、萬年曆……等等各種功能的LANGE 1一個個重新帶到錶迷眼前。每一款紀念腕錶採全新的藍、白色調,不僅是燒製而成的藍鋼指針,錶盤上的品牌字樣、時標、刻度以及大日曆視窗中的阿拉伯數字,都用上鮮明的藍色。經典LANGE 1 “25th Anniversary”又特別在主錶盤、時分盤、小秒盤以及大日曆視窗外圈做出邊框,透過不同紋路的處理方式塑造出錶面層次,在相同的格局下呈現與眾不同的視覺效果。錶背加裝了如懷錶一般的可掀式底蓋,底蓋上除了鐫刻朗格位於格拉蘇蒂的總部、25 Jahre(25年)、LANGE 1、朗格創辦人的曾孫Walter Lange,還有一個叫「Günter Blümlein」的名字。

 

所有LANGE 1「25週年紀念腕錶」的擺輪橋板均透過手工雕刻呈現與以往不同的特殊紋路,並印上具有紀念價值的「25」大日曆視窗圖案,經藍色電鍍處理,十分獨特。

 

Günter Blümlein是Walter Lange的合作夥伴,也可以說是朗格復興之路幕後的靈魂人物。他在Walter Lange帶著純正血統註冊「A. Lange & Söhne」商標的時候,就為朗格進行嚴密的重建計畫。時任積家與IWC總裁的Blümlein不僅讓朗格的員工到沙夫豪森(IWC錶廠)受訓,更調度IWC的Kurt Klaus與積家的Roger Guignard兩位製錶大師,一起研發LANGE 1。簡單來說,要成就今日的朗格,Günter Blümlein與Walter Lange缺一不可。而新款LANGE 1「25週年紀念腕錶」背後所刻,就是這麼一段故事。

 

Günter Blümlein(左)與Walter Lange於格拉蘇蒂阿道夫‧朗格人像前合影。

 

掀起LANGE 1 “25th Anniversary”的底蓋,獨到的德式風格立即映入眼簾。與以往不同的是10點鐘方向的擺輪橋板,在手工雕刻的紋路之外更具備浮雕「25」的大日曆視窗,覆上呼應錶面的藍色鍍層,彷彿朗格的專屬印記讓人不禁拍手叫好:25週年紀念款就是要這樣!也只有25週年紀念款能夠這樣!這個「印記」同樣出現在其餘搭載月相、世界時區、陀飛輪萬年曆……等等九款LANGE 1「25週年紀念款」上,充滿收藏價值。

 


您可能也有興趣閱讀以下這些文章: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