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英錶與高級的距離(四):腕錶不只有機芯

儘管機芯才是腕錶的心臟,但既然人們都會以封面評斷一本書的內容,更何況天生就是要用視覺來欣賞的錶。一只錶的外型除了決定人們對它的喜好,也可以透過細節修飾,傳遞高級製錶的質感與特色。這一點,有時候甚至還比機芯更重要。

 

Audemars Piguet皇家橡樹霜金腕錶
18K玫瑰金/1白金霜金修飾錶殼,錶徑33毫米,Grande Tapisserie大型格紋機刻雕花錶盤,時、分、日期,石英機芯,藍寶石水晶玻璃鏡面,防水50米,18K玫瑰金/白金霜金修飾鍊帶,參考售價NTD 1,233,000/只。

 

就拿AP的皇家橡樹來說好了,不管搭載什麼機芯,經典的八角形錶圈永遠是最搶眼的特徵。如果要看得更細,以機刻雕花(guilloché)技術做成的格紋錶盤不論經典性還是工藝性都值得肯定。外部零件亮、霧面對比的手法也做得非常漂亮;不只是錶圈正面的髮絲紋與側面那八道略為圓潤的拋光切面,錶耳與鍊帶的邊緣、長條鍊節中間那兩片短節上的切邊,都用盡了鏡面拋光的手法,讓人彷彿在霧中看見了光。

 

Audemars Piguet皇家橡樹石英腕錶
18K玫瑰金/白金錶殼及鍊帶,鑲鑽429顆(約2.56克拉),錶徑33毫米,錶盤鑲鑽112顆(約0.67克拉),時、分、日期,石英機芯,藍寶石水晶玻璃鏡面,防水50米,參考售價NTD 2,331,000/只。

 

在打造女款皇家橡樹時AP又有進一步的做法,例如以鑽石作畫。沒錯,他們把金屬當作畫布,把鑽石當作顏料,在帶有髮絲紋的錶盤上「畫」了112顆圓形切割鑽石;大部分集中在左側,零星幾顆分布在右側,表現出一股強烈不對稱的視覺效果。這樣的效果延伸到同樣看似不規則的鑲鑽錶圈、鍊帶上更加明顯,像是飄散的雪花,又因為鑽石的特性,閃耀無比。另一款閃耀的皇家橡樹是AP與佛羅倫斯設計師Carolina Bucci合作的霜金腕錶。所謂「霜金」就是運用鑽石尖頭錘具在金屬表面敲擊出細微的凹槽,增加反光機會。理論上要在相對柔軟的貴金屬上製造凹槽非常容易,掌握各個凹槽的深度以及彼此之間的距離、讓細微痕跡平均分布的技巧,卻一點都不簡單。當如此凹槽密密麻麻地出現在錶殼、錶圈及鍊帶表面,整只腕錶就算沒有鑲嵌任何一顆鑽石,也能夠閃閃發亮。種種費工的外裝,裡頭沒有機芯都值錢。

 

Extremely Lady系列腕錶
18K白金/玫瑰金錶殼,錶圈鑲鑽24顆,錶徑27 x 22毫米,採用珍珠母貝/寶石錶盤,時、分,石英機芯,手工霜花雕紋工藝錶帶,專賣店限定。

 

運用創新思維與手工技藝打造女錶的品牌還有Piaget。他們位於日內瓦近郊Plan-les-Ouates的總部不但設有存放貴金屬的「金庫」、製造錶殼及鍊帶等外裝零件的CNC設備,還有鑲嵌珠寶及負責雕刻的部門;厲害的是,這個雕刻部門裡的工匠各各都具有把生硬金屬變成柔軟皮革的能力。聽起來可能很詭異,但只要看到一系列Extremely Lady腕錶的鍊帶,應該就會明白,甚至感到不可思議。

 

Piaget的工匠以純熟的手工技藝,於平整的鍊帶上雕刻出毛皮、絲緞、木紋、霜花、磷片……等等各種紋路,改變金屬的視覺效果。根據伯爵的說法,一條鍊帶大約需要工匠花費250個小時的時間才能完成。

 

Extremely Lady的鍊帶當然還是鍊帶,只是Piaget以鑿刀在平整的金屬鍊節上鑿出各種不規則的紋路,將一節接一節的痕跡修飾到幾乎消失的地步(大概只有拿近到距離眼球20公分處,才能隱約瞧出鍊節之間的接縫),讓表面呈現出宛如絲緞、木紋、霜花、毛皮、磷片……等等明明是人工製造、卻又如天然般真實的質感。由於鍊節本身的寬度夠細、彎曲度夠高,在那些雕刻出來的視覺效果下更顯得整條鍊帶異常「柔軟」,令人佩服。不過令人佩服是要付出代價的。根據Piaget的說法,每一條鍊帶大約需耗費一個工匠250個小時的生命。假設一天工作8小時,就需要整整一個月的時間。

而這只是錶帶的部分。

 

寶格麗Serpenti Tubogas腕錶
18K玫瑰金鑲鑽錶殼,錶徑35毫米,時、分,石英機芯,藍寶石水晶玻璃鏡面,防水30米,18K玫瑰金tubogas錶帶,另有18K玫瑰金、白金、黃金三環錶帶款,參考售價NTD 961,000。

 

其實,寶格麗也有許多很有意思的錶帶,例如外型與瓦斯管十分相似的「tubogas」。事實上寶格麗在1940年代末便將這樣的造型用在他們的創作之中,塑造出一股工業氣息濃厚的時尚風格,在所有珠寶、鐘錶品牌之中獨樹一幟。時至今日,tubogas已然成為具備代表性的符號,充分運用在Serpenti 、Lvcea等系列錶款身上。由於寶格麗在錶帶一節又一節的外層內藏了一條具有彈性和記憶能力的金屬片,所以tubogas不僅能夠彎曲,還可以在一定的幅度內拉扯,並在放開後捲回原狀。這樣的機制在單環的錶帶上也許發揮不出太大的作用,然而當錶帶延長至雙環甚至三環時,就完全不需要像皮帶或一般鍊帶非得採用錶扣,只要在手腕轉個幾圈就能輕易固定。外層的金屬表面經過拋光後相當平滑,若是玫瑰金和黃金材質又散發出溫暖的光澤,服貼於肌膚的觸感也相當舒適。

 

BVLGARI Serpenti Seduttori腕錶
18K玫瑰金鑲鑽錶殼,錶徑33毫米,時、分,石英機芯,藍寶石水晶玻璃鏡面,防水30米,18K玫瑰金鍊帶,參考售價NTD 845,000。

 

另一款Serpenti Seduttori則是搭配全新的鱗片狀鍊帶,以前所未有的方式呼應Serpenti經典的蛇型錶殼。表面上,要讓六角形的「鱗片」整齊排列成一長條鍊帶只是一個如何拼圖的問題,然而要讓各個鱗片緊貼著彼此又留有一絲絲活動的空間,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每一個鱗片又帶有微微的弧度,讓整條鍊帶在彎曲時更加漂亮,可見寶格麗在設計時用盡心思。結果,拋光後的鱗片不僅具備強烈視覺效果,極高的彎曲幅度也讓整條鍊帶服貼於佩戴者的手腕。此外,Serpenti Seduttori比先前的Serpenti多了一階錶圈與錶殼之間的分層,整體厚度卻比以往更薄,在經典中尋求變化。

 

CHANEL Boy. Friend腕錶
18K Beige米色金錶殼,錶徑34.6 x 26.7毫米,時、分、日期,石英機芯,藍寶石水晶玻璃鏡面,防水30米,鱷魚皮錶帶,參考售價NTD 413,000。

 

Chanel的Boy. Friend是在經典中求變化的另一個範例。的確,Boy. Friend的錶殼與Chanel在1987年踏入鐘錶產業的第一款腕錶Première,都是源自巴黎芳登廣場,也就是傳奇N°5香水瓶蓋的形狀;錶圈及玻璃鏡面也都以多道切工修飾。不同的地方在於比例。「Boy. Friend」顧名思義就是一個陪伴在女性身旁的「男朋友」,所以比起細長的Première,它的錶殼更寬、更多了一絲陽剛氣息;戴在腕上捲起袖子,很容易就強調出與眾不同的個性。

 

百達翡麗 Aquanaut Luce腕錶
不鏽鋼錶殼,錶圈鑲鑽46顆(約1克拉),錶徑35.6毫米,格紋浮雕錶盤,時、分、秒、日期,石英機芯,藍寶石水晶玻璃鏡面,防水120米,橡膠錶帶,參考售價NTD 514,000/只。

 

當然個性十足的女性也挺適合佩戴百達翡麗的Aquanaut系列;光是那圓潤的八角形錶圈就已經做出高度的識別效果,採鏡面拋光的錶圈切面、錶冠護肩以及錶盤上如同地球儀經緯線的浮雕,又呈現了搶眼、精緻的細節。專為女性打造的Aquanaut Luce於錶圈鑲嵌46顆圓形切割鑽石,在經典運動風格下兼具強悍與優雅的氣質。搭配立體格紋橡膠錶帶與獨門的雙折疊扣,從頭到尾都充滿特色。

其實,當一款腕錶在外型設計與細節都下足了功夫,也就值得欣賞了。

 

百達翡麗 Aquanaut Luce,在經典運動風格下兼具強悍與優雅的氣質。

 

延伸閱讀:
石英錶與高級的距離(一):機械錶才厲害?
石英錶與高級的距離(二):從根本強化本質
石英錶與高級的距離(三):五十年後的革命

 


您可能也有興趣閱讀以下這些文章: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