朗格萬年曆之美

2020年是全新十年的開端,同時也是閏年,而能否計算閏年正是區分普通年暦腕錶與萬年曆腕錶的元素。跨年午夜一刻,閏年指示會由3轉為4。於該年腕錶將會正確地由2月28日過渡至29日,然後在閏日午夜之時直接跳至3月1日。2001年至今,A. LANGE & SÖHNE朗格已經推出八款可以計算閏年的時計。來自薩克森的朗格萬年曆腕錶與眾不同,錶廠以只此一家的專門技術去駕馭萬年曆裝置。

 

Datograph Perpetual Tourbillon(L952.2機芯)的掣停裝置以一顆螺絲固定,以固定閏年轉盤。

 

傳統方式
萬年曆這項功能聽起來簡單,但實際上卻是極難克服的技術難題。要做到萬年曆功能就必須研發出一個可以表示整個四年週期內全部48個不同長度月份的機械程式。傳統上,萬年曆功能由一個具有48個凹槽及階段的程式輪控制,對應三個平年及一個閏年為一個四年週期內48個不同長度的月份。

 

萬年曆機制透過程式輪與槓桿控制。

 

程式輪每四年轉完一圈,而凹槽及階段則以槓桿控制,原理是凹槽愈深,裝置便會愈早轉至下一個月的第一天,而四個最深的凹槽對應四個二月。仔細觀察便會發現其中一個凹槽稍淺,這個凹槽就是代表閏二月多出的曆日。

這個裝置可以分辨一整個世紀內不同月份的長度,只須於2100年、2200年及2300年(公暦中的平年)調校。八款備有萬年曆及多種複雜功能的精湛朗格時計中,七款均採用這種傳統方式,而Lange 1 Tourbillon Perpetual Calendar則採用另一種截然不同的方式。

 

TOURBOGRAPH PERPETUAL “Pour le Mérite”(L133.1機芯)程式輪的軸承以機油作潤滑,每四年自轉一圈,包含四年週期內48個不同長度月份的資料。

 

創新方式
要在萬年曆領域創新,殊不簡單。萬年曆是其中一個歷史最悠久的傳統複雜功能,可追溯至17世紀中葉,當時英國鐘錶專家Thomas Mudge製作了首枚備有萬年曆功能的腕錶。而最早備有萬年曆功能、月相及日期顯示的朗格懷錶則來自19世紀末。

如是者,似乎所有可以發明的裝置都已經被發明。朗格的機芯設計師卻不以為然,並堅持以全新方向設計萬年曆功能。2012年推出的Lange 1 Tourbillon Perpetual Calendar為他們帶來近乎不可能的挑戰——要將多個日曆顯示完美融合至Lange 1的錶盤結構,同時不影響其不重疊的不對稱設計。

 

Lange 1 Tourbillon Perpetual Calendar(L082.1機芯)正在組裝的閏年顯示,數字盤位於閏年軸上。

 

裝置的主要元件是以全新方式顯示月份的專利月份外圈。外圈取代以凹槽程式輪推進月份的傳統裝置。然而,這個創新裝置卻為機芯設計師帶來另一項新挑戰——設計師必須找出辦法令這個大型外圈可於轉至下一個月份的同時旋轉30度。

這個新元件比相對極為輕巧和細小的程式輪長四倍,設計師於是著手尋找另一種可以大幅度推進月份外圈及計算各個月份長度的創新辦法。

 

LANGE 1 Tourbillon Perpetual Calendar。

 

月份外圈由內置的齒輪驅動,每年自轉一圈。齒輪邊緣帶有波浪形凹槽的線條,裝上彈簧的取樣槓桿沿外圈線條滑動,偏離幅度與凹槽深度互相對應,偏離越大,代表月份越短。二月時,取樣槓桿的延伸部分會與閏年盤下的凸輪接觸,裝置遂可以分辨究竟是只有28天的平年還是有29天的閏年。

朗格的八款萬年曆錶款分別為Langematik Perpetual (2001)、Datograph Perpetual (2006)、Lange 1 Tourbillon Perpetual Calendar (2012)、Grand Complication (2013)、1815 Rattrapante Perpetual Calendar (2013)、Richard Lange Perpetual Calendar “Terraluna” (2014)、Datograph Perpetual Tourbillon (2017)以及Tourbograph Perpetual “Pour le Mérite” (2018)。除了極為複雜的結構,機芯零件精緻的倒角、拋光,並結合不同的複雜功能,襯托德國錶王萬年曆的魅力!

 


您可能也有興趣閱讀以下這些文章: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