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與子的獨立製錶熱情:ANTOINE PREZIUSO GENÈVE創辦人及製錶師訪談

「我們是真正的製錶師,我們對製錶有著強烈的熱情。」Antoine Preziuso看著我的眼睛,對著我說。這些話從我進入鐘錶產業以來不知道聽過了多少次,也漸漸習慣把它當作是一種商業說法。但這次聽起來不太一樣,不是因為Antoine帶著瑞士法語區的口音,而是我從那口音中聽不見身為商人必須包裝商品時的氣息。

 

Antoine Preziuso(父) 1957年生於日內瓦,1973年進入日內瓦製錶學校就讀,以名列前茅的成績畢業。1978年進入百達翡麗擔任製錶師,1981年創立自己的工作室,開始接受瑞士各大品牌訂單。1991年推出同名品牌首款腕錶(三問萬年曆)。與兒子Florian(左)共同研發的Tourbillon of Tourbillons陀飛輪腕錶於2015年獲得GPHG最佳創新獎及錶迷票選獎。

 

Antoine從來就不是商人。儘管實際上他確實販賣著他與他兒子Florian一起製作的計時作品,但他給人的感覺比較像是成年已久的孩子繼續做著童年的夢。而且自己一個人做還不夠,必須帶著兒子一起做。

Antoine童年跟許多小孩不太一樣,因為他有一個在勞力士製造錶殼的父親。我不知道他到底有沒有玩過每個男孩夢寐以求的玩具汽車,我只知道鐘錶零件就是他兒時的玩具。這位把鐘錶零件當成玩具的男孩長大後進入了日內瓦製錶學校,以足以考取台大醫學院等級的成績畢業,並獲得了百達翡麗的認可,進入PP擔任製錶師。

 

Trillion Tourbillon of Tourbillons腕錶,錶盤上的三枚陀飛輪各自以每60秒旋轉一周的速度運行,並透過中央的差動器統一時間;乘載著三枚陀飛輪的巨大框架,每10分鐘便會於錶盤旋轉一周。這項發明在2015年獲得了GPHG最佳創新腕錶獎。

 

「當時的百達翡麗不像現在這麼龐大、有幾千個員工,」Antoine回憶道:「但他們是一個非常棒的品牌,讓我學了很多。」他在百達翡麗深刻理解複雜的機械結構,也在老師傅的帶領下,學習放慢動作、用百年前的工具及方法維修機芯。「當你修復幾百歲的錶,那就好像是你穿越時空回到了幾百年前。」Antoine說,那是一件必須擁有足夠的耐心、一點一滴完成的工作。然而他培養出的耐心並沒有讓自己忍住獨自創業的企圖心。「我還記得一位老師傅跟我說:『Antoine,15年很快就過去了。』我聽了就想,我可不想在這裡待一輩子。」1981年,Antoine設立了自己的工作室,開始替瑞士各大品牌創作一些高難度的複雜錶款。當然,他也創作自己的作品。最有意思的是,有一次他的父親拿了一只勞力士要他維修,一個月之後,父親問:「我的錶呢?」他說:「等一等。」又過了一個月後,父親不高興地問:「你是不是把我的錶拿去賣了?」他說:「爸爸,等一等,我會給你一個驚喜。」

驚喜是什麼?一只搭載逆跳日期指針及萬年曆機制的勞力士!據說勞力士高層還找他去跟底下的員工分享如何將勞力士改造成萬年曆的故事。而這只萬年曆勞力士後來流傳到蘇富比拍賣會上,在2003年以美金19,396成交。

「熱情,」Antoine表示:「我的父親教會我熱情。」

 

ANTOINE PREZIUSO以獨創的「陀飛輪中的陀飛輪」展現複雜的機械工藝。

 

Antoine也是這樣教他的兒子Florian的,甚至把Florian教得比他自己還厲害。當Antoine在研發近年來同名品牌ANTOINE PREZIUSO GENÈVE最重要的作品「Tourbillon of Tourbillons」(陀飛輪中的陀飛輪,一款將三個1分鐘陀飛輪置於錶盤並同時以每10分鐘一周的速度一起繞著錶盤中心公轉的腕錶)的時候,一度困在如何連結三個陀飛輪並一起公轉的技術問題裡,直到Florian做出了關鍵性的差動器,才完成這件作品。這件作品不僅擁有三項專利,更在2015年的GPHG日內瓦鐘錶大賞中獲得最佳創新腕錶及錶迷票選獎,肯定了年輕的Florian,也肯定了Antoine在長達30多年製錶生涯中的努力。

「我們抱持著熱情,用我們的心在製錶。」Florian說,他所謂的熱情,並不是製造一個市場需要的商品,而是做自己真正想做的計時作品,讓作品而非行銷話術發聲。如果幸運的話,終究會有人欣賞他們的創作。

 


您可能也有興趣閱讀以下這些文章: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