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意 工藝 一眼透視:芝柏Laureato Absolute Light

儘管時至今日,用藍寶石水晶玻璃做錶殼已不再稀奇,然而要把這項堅硬無比的材質套用在芝柏Laureato複雜的形狀,終究不簡單。這也使得整只腕錶在本就豐富層次下,更加有意思。

 

芝柏新款Laureato Absolute Light腕錶。

 

對許多人來說,Laureato或許只是芝柏旗下的一個運動錶系列,而這個系列的確誕生在一個高級運動錶開始發展的時代。不過若回過頭看看1975年推出的第一款Laureato腕錶,其實它搭載的機芯並非機械,是石英──當年鐘錶產業最為先進的科技,可以說是芝柏在石英風暴中做出的反應,一種相較於其他遭受重挫的品牌更能夠與時俱進的表現。

 

採用藍寶石水晶玻璃錶殼搭配鏤空機芯,呈現強烈的通透感。

 

幾十年來,這款以八角形為核心設計的腕錶從石英回歸到機械,從基礎功能到招牌的三橋陀飛輪,除了以堅硬、防刮的陶瓷打造,也採用錶壇中罕見的玻璃碳纖維錶殼,一步接著一步,變化出屬於自己的特色。如今,芝柏又推出了視覺性極佳的Laureato Absolute Light藍寶石水晶腕錶,為經典系列塑造全新樣貌。

 

儘管藍寶石水晶十分堅硬、難以切割,依然將Laureato招牌的八角形錶圈做得相當漂亮。

 

雖然藍寶石水晶玻璃材質這幾年已廣泛運用於鐘錶產業,而且各種形狀都曾出現過,實際上做起來倒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這一點Laureato Absolute Light做得漂亮,在錶圈圓形的底層之上磨出招牌的八角形,且該圓潤的地方圓潤,該銳利的地方銳利,就好像其他採用金屬材質的Laureato一樣(錶耳則採用輕盈的鈦金屬)。

 

有了鏤空的設計與絕對透光的錶殼,機械結構中的層次一目了然。

 

在完全透光的錶殼中,芝柏理所當然地為Laureato Absolute Light搭載了鏤空機芯,讓來自四面八方的光線徹底穿透整只腕錶。你可以看見以八顆螺絲固定的機板、髮絲紋橋板邊緣拋光的倒角,也可以清楚觀察發條上緊與否、擒縱叉與擒縱輪發出滴答聲時的動作,以及擺輪和小秒針一快一慢的律動。

不過真正與眾不同的是時標。

 

採用以三角形區隔的波浪形外圈作為,並透過髮絲紋及鏡面拋光做出對比。

 

嚴格來說芝柏並沒有為Laureato Absolute Light安裝任何時標,然而他們在錶盤外圍設置了一圈彷彿由十二道波浪連成的刻度,每一道拉絲的波浪之間都有一枚經過鏡面拋光修飾的三角形;當光線自錶殼上下左右照射進來的時候,那反光的三角形,就是時標。這也是有別於眾多不管是鏤空還是藍寶石水晶腕錶的特色。

 

搭載鏤空自動盤,在不妨礙錶面視覺效果的情況下提升實際佩戴的便利性。

 

或許鮮少人會在生活中佩戴如此昂貴的腕錶,但真要戴的話,它其實不厚(11.56毫米,在藍寶石水晶錶款中算是超薄了)、又輕巧,幾乎完全防刮的錶殼更不容易讓人心痛;而藏在錶背的鏤空自動盤也能夠提升整只錶的便利性。只是像這樣費時費工、數量稀少的限量錶款不容易入手就是了。

 

Laureato Absolute Light
藍寶石水晶玻璃錶殼、鏡面及底蓋,鈦金屬錶冠及錶耳,錶徑44毫米,時、分、小秒針,GP01800-1143自動上鍊機芯,動力儲存54小時,防水30米,橡膠錶帶,限量88只,參考售價NTD 2,530,000。

 


您可能也有興趣閱讀以下這些文章: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