錶王齊聚一堂:五枚稀有百達翡麗將參與富藝斯春拍

Phillips富藝斯鐘錶繼去年以1.33億美元創下歷來最高全年總成交額,領銜同儕,在2021開年之際,隨即宣佈將於春季拍賣呈獻五枚卓越超群之百達翡麗腕錶。一套四代百達翡麗型號2499萬年曆計時碼錶系列將領銜「名錶薈萃-日內瓦XIII」,此四枚腕錶皆來自同一藏家,耗時近20年集齊,其中包含極為珍罕的第二代玫瑰金版本。此外,「名錶薈萃-香港XII」將呈獻一枚精美罕有的百達翡麗型號3974玫瑰金三問萬年曆自動腕錶,為市場僅知的五枚玫瑰金版本之一。

 

第一代百達翡麗Ref.2499,配備方形計時按鈕、阿拉伯數字時標及測速計刻度。
第二代百達翡麗Ref.2499,配備圓形計時按鈕、阿拉伯數字或巴頓式時標及測速計刻度。
第三代百達翡麗Ref.2499,配備圓形計時按鈕、巴頓式時標及外圍秒圈。

 

富藝斯鐘錶資深顧問Aurel Bacs及富藝斯鐘錶歐洲暨中東區主管Alex Ghotbi表示:「我們很榮幸能在今年春拍同場呈現這組四代同堂之百達翡麗型號2499,這是近20年來全部四代首次現身同一拍場,使即將到來的日內瓦春拍成為千載難逢的盛宴。無論配以何種錶盤或錶殼,型號2499都可以被譽為是品牌最具標誌性、最受追捧的錶款,足以摘下任何腕錶珍藏的桂冠。

此款時計生產歷時近35年,已知總產量僅349枚,意味著每月產量不足一枚,如同傑克遜·波洛克(Jackson Pollock)的畫作或古董法拉利跑車,是世上最珍罕的收藏品之一。許多腕錶值得珍藏,但有些腕錶收藏如同圓夢,而型號2499顯然屬於此列,如同抵達大滿貫前的最後一步。」

富藝斯鐘錶部亞洲區主管彭偉時(Thomas Perazzi)補充道:「全球鐘錶界對頂級時計的需求甚殷,我們十分榮幸得到藏家的信任,委託這枚百達翡麗型號3974玫瑰金腕錶,上拍今年的香港春季拍賣。此款珍稀腕錶是市場上僅知的五枚玫瑰金版本之一,時隔13年再現拍場依然完美無損,錶耳上的四個標記仍清晰可見,對於鐘愛百達翡麗時計的藏家而言無疑是難能可貴的購藏機會。」

 

全套百達翡麗型號2499

 

全套百達翡麗型號2499
百達翡麗型號2499極具歷史重要性與深遠意義,約40年前,在萬年曆計時碼錶尚未普及時,型號2499就已為這一複雜功能樹立行業標桿,可謂20世紀下半葉最具影響力的鐘錶型號之一。

此款時計但凡現身便會引起轟動,尤其是早期的第一代和第二代,如今四代齊聚,實屬難得。此次上拍的型號2499第一代購於2008年,是迄今為止僅知的23枚配有「Wenger」錶殼的黃金款之一。第二代則是極為稀有的玫瑰金版本,含本拍品在內,市場上僅知九枚。該枚腕錶於1960年代在德國北部售出,並由同一家族珍藏至2010年首次亮相拍賣,而現任藏家向當時成功競投的買家購入並收藏至今,因此其共經歷了三任主人。

此枚腕錶配備德國日曆,極為罕見且恰到好處。第三代曾於2004年亮相於市場,是已知最早的版本之一。此枚腕錶配備深受藏家喜愛的硬琺瑯錶盤,而硬琺瑯錶盤於1960年代後期已逐漸淡出市場。第四代誕生於1985年,該年為此型號腕錶生產年份的最後一年。其同樣配備罕見的德國日曆,昭示該錶最初售於德國,並且是第四代中僅知的六枚備德國日曆版本之一。

這四枚頂級時計不僅品相良好,且每一代都有其獨特的細節,例如意大利或德國日曆、第二代錶背上罕見的德國標記,使得它們在同代腕錶中脫穎而出。

型號2499四代之間的區別如下:
第一代:配備方形計時按鈕、阿拉伯數字時標及測速計刻度
第二代:配備圓形計時按鈕、阿拉伯數字或巴頓式時標及測速計刻度
第三代:配備圓形計時按鈕、巴頓式時標及外圍秒圈
第四代:配備圓形計時按鈕、巴頓式時標、外圍秒圈及藍寶石水晶鏡面

 

 

百達翡麗型號3974
1989年,百達翡麗為慶祝其150週年而推出當時世界上最複雜的腕錶——型號3974。此款極具歷史意義的時計,是百達翡麗首款生產的自動上鍊三問萬年曆腕錶,匯聚三問及萬年曆這兩項各界藏家最珍惜的複雜功能。其搭載由467個零件組成的經典百達翡麗機芯「Caliber R27Q」,厚度僅6.8毫米,非常輕薄。

此款時計不僅是早期的傑作典範,它更配備二十世紀傳奇錶殼工匠Jean-Pierre Hagmann製作的錶殼。當代大師Hagmann先生於珠寶商學習,之後以製作錶殼,尤其是百達翡麗三問錶殼而享譽盛名,其作品是頂級錶殼的標誌。型號3974歷經13年,總產量僅約120枚,據學者研究其中僅約20枚為玫瑰金錶殼。

更多拍賣報導:https://watchviews.com/?s=%E6%8B%8D%E8%B3%A3
更多即時鐘錶訊息:https://www.facebook.com/watchbus/

 

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