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線上錶展】獨特「冰裂」視覺效果:雅典錶Sparkling Blast高級珠寶腕錶

Ulysse Nardin雅典錶與阿里巴巴藏寶洞有什麼共同之處?當然是都擁有取之不竭的寶物!繼在日內瓦鐘錶日(Geneva Watch Days)展覽活動上隆重發佈Blast腕錶系列後,雅典錶驚豔推出一款全新錶款——Sparkling Blast高級珠寶腕錶。 這款鏤空自動上鍊陀飛輪腕錶彷彿由千百片 「裂冰」交錯而成,錶身鑲嵌的每一枚鑽石均由技藝嫻熟的工匠運用精準的幾何切割方式手工雕琢而成。

 

Sparkling Blast高級珠寶腕錶。

 

當陽光照向Sparkling Blast高級珠寶腕錶,猶如投入一片閃爍著細碎波光的海中,迸射出千條萬縷的熠熠華光。透過雅典錶手工鏤空腕錶的盤面,這裡凝聚著超過一個半世紀的製錶技藝傳承,機芯的精妙運作盡收眼底。宛如腕間流轉的一道耀眼光芒,這款全新甄選之作,採用白金材質打造, 別具匠心,限量推出三枚白色橡膠錶帶款和三枚深藍色鱷魚皮錶帶款。

 

Sparkling Blast高級珠寶腕錶
白金錶殼,鑲鑽211颗(總重13克拉),錶徑45毫米,時、分、陀飛輪,UN-172自動上鍊機芯,動力儲存72小時,藍寶石水晶玻璃鏡面及底蓋,防水50米,橡膠錶帶,參考售價NTD 13,554,000。

 

腕錶通體鑲嵌211顆美鑽,總重13克拉,顛覆性地運用了85種各具特色的鑽石切割方式。 雅典錶標誌性的〝X〞框架造型上綴滿了以精工直接嵌入腕錶盤面的閃耀鑽石,流動的華光為腕錶更添優雅奢華的魅力。 摺疊錶釦上鑲有總重1.22克拉的鑽石,閃爍出璀璨光彩。 錶冠、錶圈和時標亦精心嵌飾手工切割鑽石,每處細節都是飽含匠心的藝術之作。

此外,錶款全新時計也延續了Blast腕錶系列的設計精髓。UN-172機芯搭載鉑金微型自動盤,小巧的結構中蘊藏著強勁動力,具備三日動力儲存。 這枚45毫米直徑的鏤空腕錶還配備自動上鍊矽質飛行陀飛輪,以2.5赫茲的頻率澎湃律動。

 

Sparkling Blast高級珠寶腕錶採用「隱形鑲嵌」技藝,讓每一顆鑽石都閃耀出最瑰麗的光芒。

 

冰裂與隱形設計:光與鏡的幾何遊戲
巧妙的錶耳結構為鑽石提供了綻放華貴魅力的舞台。如同一場幾何拼圖遊戲,一顆顆美鑽錦簇成一幅迷人的馬賽克圖案,在陽光下折射出耀眼光芒。錶耳的造型靈感源於憑藉流暢線條設計能夠躲避雷達探測的隱形戰機。當這樣的凌厲線條與鑽石相遇,產生了如「冰裂」般的視覺效果。

受此啟發,雅典錶的設計師賦予錶耳全新造型,採用稜角犀利、氣質粗獷的三角形結構,加上華麗美鑽點綴,打造出一款珠光輝映下的時計傑作。 這款Blast腕錶系列的全新之作,以王者之姿矚目問世,如同投下一枚重磅炸彈,激起無數的鑽石瀲灩波光。

 

Sparkling Blast高級珠寶腕錶將獨特的X形與方形橋板鑲嵌方鑽,閃耀魅力光芒.

 

隱形鑽石鑲嵌技藝:古老技法演繹當代設計之美
這些珍貴的鑽石以隱形鑲嵌的方式固定在腕錶上,確保每一個手工切面都能充分反射四周的光線,盡顯閃亮魅力。每顆鑽石都自然地融入進腕錶的整體設計中。雅典錶的工藝大師採用了「隱形鑲嵌」技藝,讓每一顆鑽石都閃耀出最瑰麗的光芒,交織出一個綺麗夢幻的珠寶世界。

這項技藝誕生於200年前的法國,多用於打造單排或多排設計的鑽石結構,此次是雅典錶首次在腕錶中運用這一精細複雜的技藝。這對珠寶師而言,可謂是最艱巨的挑戰:為了避免遮掩鑽石的華彩,珠寶師不能使用任何鑲爪或托架,只能採用一種隱蔽的結構,從下方固定鑽石,營造出鑽石彷彿「飄浮」在貴金屬圈內的視覺效果。每一顆鑽石的底面都鑿刻出一個細小的凹槽 ,固定在金屬框架內,因此從鑽石上方完全看不到固定裝置。

這種結構不適用於圓形切割鑽石或邊緣有弧度的鑽石,鑽石之間相鄰的一面必須是”平面”,才能並排嵌入貴金屬基座中。

 

Sparkling Blast高級珠寶腕錶的鑽石鑲嵌過程符合金伯利進程(Kimberly Process)。

 

金伯利進程(Kimberly Process) :以負責任的態度、透明的機製,保障鑽石供應鍊可信賴、可追溯雅典錶沿用並尊重金伯利進程建立的監管體系,旨在遏制「衝突鑽石”在鑽石供應鍊中的流通。品牌購買的所有鑽石均遵守基於金伯利進程制定的世界鑽石理事會鑽石出貨保證體系。

品牌認真履行各項嚴格規定,並要求供應方出示具金伯利進程官方證書,以充分掌握鑽石原石的來源。切割後的鑽石均附有世界鑽石理事會鑽石出貨保證體系的評語: 「該切割鑽石為合法來源購進,從未牽涉武裝衝突資助,且符合聯合國決議。 簽字人通過自身掌握的情況和/鑽石供應商的書面擔保,保證該鑽石不用於資助武裝衝突。 」

更多雅典錶報導
更多即時鐘錶訊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