朗格大日曆腕錶靈感來源:森帕歌劇院五分鐘數字鐘

1841年4月12日,德國德勒斯登森帕歌劇院舉行了隆重的落成典禮。如今, A. Lange & Söhne朗格回憶起當時堪稱「技術奇跡」的機械裝置——五分鐘數字鐘。它對品牌的意義深遠重大,原因有二:第一,它的創造者約翰.克里斯迪昂.菲烈特里西.古特凱斯(Johann Christian Friedrich Gutkaes)是製錶先驅費爾迪南多.阿道夫.朗格(Ferdinand Adolph Lange)學徒時期的師傅兼岳父;其次,五分鐘數字鐘為朗格大日曆顯示的設計提供靈感。

 

位於德國德勒斯登劇院廣場上的森帕歌劇院。

 

水到渠成的訂單
約翰.克里斯迪昂.菲烈特里西.古特凱斯受委託為新的歌劇院打造一款與普通時鐘截然不同的獨特時鐘。薩克森宮廷在給鐘錶大師的要求中建議,這款時鐘應該是「備受尊崇的天文台表」,是「同類型中的瑰寶」,與傳統的配備錶盤和指針的時鐘截然不同。

 

這一偌大的數字鐘有可能是受到十七世紀法國時鐘的啟發,這些時鐘以兩個鑲框的數字圓盤或輪盤指示時間。還有另一種說法是,在米蘭的斯卡拉大劇院的數位時間顯示舞台時鐘才是它的設計原型。無論如何,在森帕歌劇院(當時稱作「薩克森皇家歌劇院」)的落成典禮上,這一矚目的舞台時鐘引起了轟動。即使在當時,它也被認為是薩克森製錶業的傑作;其設計者被任命為薩克森宮廷皇家鐘錶匠,以表彰這一壯舉。

 

從森帕歌劇院的禮堂可欣賞舞台上方的五分鐘數字鐘。

 

全新的設計方式
對於他的五分鐘數字鐘,古特凱斯選擇採用一種無可比擬的創新方式。這一裝置由兩個印有數位的織物內襯鼓輪組成;它們由框架後帶兩個視窗的輪系驅動。左邊以羅馬數字I至XII顯示小時。右邊以阿拉伯數字5至55顯示分鐘。在新的一小時剛開始的五分鐘,右邊的分鐘視窗保持空白。日後,朗格在其大日曆顯示中採用了這一設計。左手邊的視窗也從每月的第一天到第九天保持空白。

 

由於原型時鐘的設計圖和描述都已不復存在,後人只能猜測古特凱斯要通過數位鼓輪打造時鐘的原因。最合理的解釋是,即使是在最後一排的座位,甚至是舞台表演在黑暗環境中進行時,舞台鐘也需確保清晰易讀。直徑約160厘米的鼓輪可容納大約40厘米高的數字。但舞台上方的空間相當有限,無法容納一個能達到類似清晰的圓形時鐘。於是古特凱斯與他的員工一起尋找解決方案,設計和製作了這款五分鐘數字鐘,其中包括他的合夥人和未來女婿費爾南多.阿道夫.朗格。

 

 

路德維希‧特布納製作的五分鐘數字鐘原型,誕生於1896年,作為座鐘使用。物料:木材、玻璃、鍍金黃銅、黃金齒輪。高度:31厘米。如今,這個原型座鐘是陳列於德累斯頓茨溫格宮(Dresdner Zwinger)皇家數學物理沙龍的展品之一。

 

災難之後
1869年,一場大火摧毀了由建築師戈特弗里德.森帕(Gottfried Semper)設計的首座德勒斯登歌劇院,著名的舞台時鐘也在大火中隕滅。路德維希.特布納(Ludwig Teubner)是古特凱斯的學生和員工之一,他對這座時鐘非常熟悉。在進行重建項目時,他接到了一項任務,即製作一款全新的舞台時鐘。

 

因此,一座傳統塔鐘元素和經典製錶設計原則相結合的大鐘應運而生。它由Teubner工坊和至今仍然存在的Zachariä鐘樓工廠按照當時的最新標準設計而成。路德維希.特布納、他的女婿恩斯特.施密特(Ernst Schmidt)和他的兒子菲力克斯.施密特(Felix Schmidt)三代人都悉心維護第二座時鐘。因此,舞台時鐘的技術知識一直流傳至二十世紀。

 

路德維希‧特布納製作的五分鐘數字鐘原型。

 

第二座五分鐘數字鐘的功能原理也通過一個巧妙製作的原型座鐘淋漓展現。1896年,路德維希.特布納讓他的工匠雨果.萊波爾德(Hugo Leipold)和奧托.赫爾曼(Otto Herrmann)將其按照1:10的比例重新製作,以便在交易會上展示。在特布納去世後,它被作為禮物贈予赫爾曼,他後來移民並將它帶到了夏威夷。1951年,它被歸還給特布納的孫子菲力克斯.施密特,其後,他於1980年將其贈予德勒斯登皇家數學物理沙龍。

 

目前五分鐘數字鐘的裝置。

 

新時代的先驅
民主德國時期,在第二次世界大戰中被摧毀的森帕歌劇院開始重建,其中包括製作一座全新的五分鐘數字鐘——第三座舞台時鐘,其為由工程師克勞斯.費爾納(Laus Ferner)和哈里.朱利茨(Harry Julitz)領導的專家團隊創造的傑作。由於所有的設計檔都在大火中遺失,他們只能根據現已年邁的菲力克斯.施密特的描述和特布納精妙的工作模型來製作。

 

在遵守文化遺產管理規定的前提下,大座鐘專案的重建涉及到謹慎周密的驅動技術現代化,耗時六年多方才完工。1985年2月13日,即森帕歌劇院在戰爭中被毀40周年之際,精心修復的森帕歌劇院舉行了隆重的落成典禮,如今,舞台上方靜靜跳字的五分鐘數字鐘再一次讓來自世界各地的遊客大飽眼福。

 

LANGE 1腕錶與約1841年的首座皇家歌劇院的插圖。

 

原型典範
僅僅幾年後,在當時重新統一的德國,人們對五分鐘數字鐘表示出特別的敬意。其矚目的時間顯示為LANGE 1腕錶的大日曆顯示設計提供靈感。1994年10月24日,朗格家族第四代傳人——費爾迪南多.阿道夫.朗格的曾孫瓦爾特.朗格(Walter Lange),在德勒斯登皇宮向眾人展示LANGE 1腕錶。正如其巨大原型座鐘一樣,不斷優化改良的可讀性體現了品牌的創新精神。LANGE 1腕錶搭配大日曆顯示,其不對稱的盤面佈局更顯矚目,令這款腕錶成為品牌標誌性的設計。

 

更多朗格報導
更多即時鐘錶訊息

 

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