將機械幻化成動態玩偶:Jaquet Droz《機械人–人類計劃》特展

Jaquet Droz雅克德羅很高興應米蘭文化博物館(MUDEC)的邀請,於其自動玩偶歷史展覽《機械人–人類計劃》(Robot. The Human Project)中展出皮埃爾.雅克德羅(Pierre Jaquet-Droz)在250年前製作的自動玩偶。將於2021年5月1日在米蘭開幕的《機械人–人類計劃》特別展覽:當過去與現在相遇,當夢想成為現實,魔法便應運而生。正因如此,雅克德羅(Jaquet Droz)有幸獲邀參與於其中,把250年前皮埃爾.雅克德羅如何把想像變成現實的自動玩偶展示於人前。

 

詩人 (2018年)
2018年創造的自動機械人偶「詩人」(Poet)。

 

為什麼這次展覽別具特色?因為它將成為世界上首批追溯人類創造機械人歷程的展覽之一。從過去幾個世紀的自動玩偶到前沿先進的機械人,願景始終不變:為人類創造一個機械異己。而且,從表達方式、姿態以至智慧,機械人被賦予盡可能與人類相似的特徵,即使它依然是「人造的」。

 

鳴鳥懷錶 (1785年)
金質琺瑯懷錶,鑲飾紅寶石和珍珠。路易十六風格錶殼,外框交替鑲嵌紅寶石與珍珠,琺瑯底蓋田園場景畫取材自A. Conte名為「夜色」(Evening)的浮雕作品。報時鳥裝置由芝麻鏈傳動系統驅動,鳥鳴聲以滑動活塞風琴管控制。約製於1785年,由皮埃爾.雅克德羅於倫敦專為中國市場訂製。

 

早在250年前,皮埃爾.雅克德羅就透過自己製作的首批自動玩偶實現了這一願景。1774年,在拉夏德芳展出的三個自動玩偶——作家、畫家和音樂家,標誌著這一歷史性轉變,即自動玩偶成為真正的機械人。 它們成為歐洲王室宮廷的座上客,為雅克德羅(Jaquet Droz)寫下不朽傳奇。如今,它們依然是品牌所創造時計的無窮靈感來源。

 

鳥籠 (1780年)
極為罕貴與精緻的鍍金黃銅琺瑯鳥籠鐘,鳥籠內有一對鳴鳥,時鐘配備中央秒針,可報小時和刻鐘,下方是由12股水流組成的噴泉,能夠在指定時間或自動在整點鳴唱6之曲調。報時鳥雞芯 : 黃銅、雙層設計、芝麻鏈傳動機制、大型發條盒可提供長久動力、雙臂飛翼調節器,帶有蜗桿和齒輪傳動機制,驅動柱配有16個軸桿,其中12個用於相同數量的聲管,4個用於擴音器和活動鳴鳥,鳴鳥以二重唱的形式鳴唱,曲調自動變換。約1780年皮埃爾.雅克德羅於日內瓦製作。

 

米蘭文化博物館(MUDEC)向Jaquet Droz發出邀請,展現了品牌對這段漫長演進旅程的重要貢獻。品牌亦積極應邀,向展館借出其享負盛名的自動玩偶作品:鳴鳥(1790年),鳥籠(1780年),鳴鳥懷錶(1785年)和「詩人」(The Poet)(2018年)。

《機械人–人類計劃》將持續展出至2021年8月1日。展覽將以互動式場景,呈現魅力與靈感、想像力和創造力的巧妙融合,更淋漓體現Jaquet Droz一向秉承的巧奪天工創作工藝,滿足各位觀眾的好奇心。

 

 

鳴鳥 (1790年)
金銀質地的雙錶殼呈橢圓狀,擁有雕縷底盤和採用內填法裝飾的花卉圖案。透過金質錶蓋可一窺報時鳥的靈巧身姿,而錶蓋的安裝是在整體製作之後完成。機械裝置則完全遵照雅克德羅傳統工藝的典型手筆,2枚一組和4枚一組的交叉凸輪奏出若干不同音調的旋律,且鳴響時間較後來製造的鼻煙壺錶要長。旋律由一只風箱帶動奏響,並通過位於機芯後部的一枚飛輪進行調節。錶橋上以手工雕刻雅克德羅倫敦系列(Jaquet Droz London)的花體紋樣。

 

更多Jaquet Droz報導
更多即時鐘錶訊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