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型動態世界 — 生意盎然動物王國

動物也是早期動偶裝置慣用的主題。早在西元15世紀,法王法蘭索瓦一世(François I) 就要求博學者達文西(Leonardo Da Vinci) 為他製作一台機械裝置。這位天才沒有讓他失望,製作出能自動行走的機械獅子,到了指定地點後,還會打開胸部的機關,呈現一朵鳶尾花,向法王致意。到了18 世紀,許多動偶發明家的靈感皆來自於動物,包含法國科學家福康頌(Jacques de Vaucanson) 打造出能擺動身體、飲食並自動排泄的消化鴨(Digesting Duck),或是活動人偶大師Jaquet Droz創作的鳥類動偶座鐘與懷錶,皆顯現動偶裝置與動物的深厚淵源。

 

法國科學家福康頌製作的消化鴨草圖,能擺動身體、飲食,並自動排泄。

 

至於和人類文明史最有關聯的動物──馬,在東方象徵雄心壯志、自強不息;在西方則因希臘神話與聖經記載,充滿神聖特質,更受到將軍和君主倚重,成為狩獵或遠征打仗時不可或缺的重要夥伴。像是19世紀初襲捲歐洲的拿破崙(Napoleon Bonaparte)的專屬坐騎Marengo就陪他南征北討,成為歷史上最有名的馬匹之一。

 

 

Christophe Claret Napoleon飛行陀飛輪三問錶
18K玫瑰金錶殼,錶徑46 毫米,時、分、飛行陀飛輪、西敏寺教堂鐘聲三問報時、動偶裝置,NBC98 手動上鍊機芯,動力儲存60 小時,藍寶石水晶玻璃鏡面及底蓋,防水30 米,植鞣革壓花錶帶,限量8 只,參考售價NTD 20,800,000。

 

拿破崙某次與法國榮譽軍團(Legion of Honor) 出征戰場的畫面就被採用,呈現於Christophe Claret Napoleon 飛行陀飛輪三問錶上。只要按壓腕錶左側按把,西敏寺教堂鐘聲三問報時即會被啟動;左側的士兵會拿起刺槍向前攻擊(報時),接著拿著戰刀、手握軍旗的士兵與拿破崙會同步做出動作(報刻);最後則是由拿破崙單獨壓軸演出(報分)。

 

 

 

整個報時過程一共會有四個活動人偶進行動作,相當壯觀。此外,報刻結合C D E G、G D E C、E G D C三種旋律,是由Christophe Claret本人與一位小提琴大師共同創作,搭配圍繞錶殼兩圈的音簧,產生嘹亮悅耳的美妙節奏。錶盤下方的陀飛輪框架呈現法國榮譽軍團勳章的造型,呼應他們功勳彪炳的征戰歷史,也應景地向拿破崙這位偉大征服者逝世200週年致敬。

 

Parmigiani Fleurier Hippologia 座鐘,鐘面上可見工匠以K金與純銀打造兩頭阿拉伯駿馬,頭部、尾巴、大腿、小腿與馬蹄具有活動關節,能在動偶機制啟動後規律地擺動,展現優美姿態。

 

瑞士製錶修復大師Michel Parmigiani則推出以馬學(Hippologia) 為主題的座鐘,靈感來自與Parmigiani Fleurier擁有深厚淵源的山度士家族(Sandoz Family)第二代Maurice-Yves Sandoz 收藏的古董作品。工匠以K金與純銀製作兩頭體態優美的阿拉伯駿馬,在馬身、馬腿和馬蹄刻鑿出特殊紋路,呼應著下方由法國水晶品牌Lalique製作的水晶玻璃外殼,蜿蜒曲折的造型宛如沙漠景緻,營造出馬兒奔騰於沙丘的意象。長55 公分、寬35公分、高30 公分的座鐘內搭載了由2,200枚零件組成的手動上鍊機芯,具備兩個獨立並排的機械系統,分別驅動走時與動偶系統。

 

 

當啟動裝置,小馬會開始馳騁於內側圓環,移動將近一圈後,成馬會沿著外側的橢圓環小跑,以規律的節奏繞行於座鐘平台(上滿鍊的狀況能持續繞行座鐘三圈、運作約40秒)。為了模擬馬兒奔騰時的步態變化,製錶師以類似升降梯的連桿機構連結駿馬的大腿、小腿與馬蹄,產生明顯前後、上下的移動,同時馬頭與尾巴也會同步微幅擺動,彷彿兩匹栩栩如生的駿馬,優雅地馳騁於Parmigiani Fleurier 所打造的夢幻舞台。

 

相關閱讀
微型動態世界 — 臉紅心跳春宮錶
微型動態世界 ──浪漫愛情篇章
更多即時鐘錶訊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