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微型動態世界 ──浪漫愛情篇章

美國心理學家羅伯特(Robert Sternberg) 曾提出「愛情三因論」(Triangular Theory of Love),認為愛情會經歷激情、親密與承諾三個階段。當男女對雙方產生性幻想,有了性關係,之後隨著時間累積成為情侶,經歷許多親密互動,最終做出對彼此一輩子的承諾。即便久久相聚一次,仍能感受到愛情的強大能量,就像是Van Cleef & Arpels的情人之橋腕錶所帶來的浪漫感受。

 

Lady Arpels Pont des Amoureux (春)
18K玫瑰金鑲鑽錶殼,錶徑38毫米,琺瑯錶盤,金質橋梁及戀人,逆跳時、分、按需式戀人相會活動裝置,自動上鍊機芯結合獨家模組,動力儲存36小時,藍寶石水晶玻璃鏡面,防水30米,18K玫瑰金雪花鑲鑽及粉紅色、淡紫色、紫色藍寶石,參考售價NTD 11,400,000。
Lady Arpels Pont des Amoureux (夏)
18K黃金鑲鑽錶殼,錶徑38毫米,琺瑯錶盤,金質橋梁及戀人,逆跳時、分、按需式戀人相會活動裝置,自動上鍊機芯結合獨家模組,動力儲存36 小時,藍寶石水晶玻璃鏡面,防水30米,18K黃金雪花鑲鑽及黃色藍寶石、錳鋁榴石,參考售價NTD 11,400,000。
Lady Arpels Pont des Amoureux (秋)
18K白金鑲鑽錶殼,錶徑38毫米,琺瑯錶盤,金質橋梁及戀人,逆跳時、分、按需式戀人相會活動裝置,自動上鍊機芯結合獨家模組,動力儲存36 小時,藍寶石水晶玻璃鏡面,防水30米,18K白金雪花鑲鑽及黃色藍寶石、錳鋁榴石,參考售價NTD 11,400,000。
Lady Arpels Pont des Amoureux (冬)
18K白金鑲鑽錶殼,錶徑38毫米,琺瑯錶盤,金質橋梁及戀人,逆跳時、分、按需式戀人相會活動裝置,自動上鍊機芯結合獨家模組,動力儲存36 小時,藍寶石水晶玻璃鏡面,防水30米,18K白金雪花鑲鑽及藍寶石鍊帶,參考售價NTD 11,400,000。
Lady Arpels Pont des Amoureux錶背鐫刻對應不同季節景致(春/夏)。
Lady Arpels Pont des Amoureux錶背鐫刻對應不同季節景致(秋/冬)。

 





腕錶具備獨家的動偶逆跳模組,透過活動人偶控制夾鉗、腎型輪與蝸型輪等數百枚複雜零件,驅動著錶盤上浪漫的愛情故事。撐洋傘淑女與手握鮮花的男士會隨走時過程向中央靠近,各自到了12點及60分的時候,彼此近距離凝視,接著擁抱與長達三分種的法式熱吻,盡情地把握難得的相聚時刻,之後才依依不捨地各自逆跳回左右兩端0時與0分位置,等待下次相聚。

 

活動人偶夾鉗。
製錶師將活動人偶控制夾鉗放進機芯中,周圍可見蝸形凸輪、腎形凸輪等複雜零件。
透過活動人偶控制夾鉗,連動蝸形凸輪、腎形凸輪,進而驅動錶盤上的活動人偶,進行前進、親吻與逆跳等多樣動作。

 

當然,如果錶主認為等待的過程太煎熬,只要按壓八點鐘位置按把,連動機芯內按需式戀人相會活動裝置,驅使這對情人即刻衝向橋中央,彼此凝視一秒後再擁抱與親吻。特別的是,不論這對男女當時分別位於橋的何處,雙方皆會調整速度,等待對方跟上。

 

錶盤採用16世紀法國的墨彩琺瑯 (Grisaille Enamel) 技術,呈現鮮豔飽和的色彩。

 

如此浪漫的小細節,有賴機芯中手臂造型的齒條,以及與齒條連接的零件來控制。另一方面,Van Cleef & Arpels採用16世紀法國的墨彩琺瑯 (Grisaille Enamel)技術,用鮮豔飽和的色彩,描繪出巴黎一年四季的景緻,或是早晨和夜晚的不同樣貌。

 

 

製作過程需經歷攝氏130度低溫烘乾與攝氏850度高溫燒製,中間稍有不慎,就會毀了這對情侶的相聚。可見製錶師與工匠需多麼用心,才得以呵護如此浪漫的愛情;加上錶殼與鍊帶鑲嵌的華麗鑽石和寶石,闡述美好的愛情。

 

Loving Butterfly Automaton愛之蝴蝶自動玩偶腕錶
18K紅金錶殼,錶徑43 毫米,偏心時、分、動偶裝置,2653 ATI 自動上鍊機芯,動力儲存68 小時,藍寶石水晶玻璃鏡面及底蓋,鱷魚皮錶帶,限量28只,參考售價NTD 4,295,000。

 

以製作複雜動偶裝置聞名的Jaquet Droz雅克德羅,同樣以浪漫的方式歌頌愛情。品牌工匠根據創辦人兒子Henri-Louis Jaquet-Droz在1774年創作的《畫家》為靈感,精雕出Loving Butterfly Automaton錶盤上的主題,可見化身為蝴蝶的愛神邱比特、天使、戰車,以及樹叢和花草。

 

部分樹枝直徑僅有0.2毫米,必須使用特製工具才得以雕刻出如此細微的線條。
工匠以手工精雕錶盤上的愛神邱比特、天使、戰車,以及樹叢和花草,並結合數十處活動關節,使翅膀擺動、車輪轉動。
Loving Butterfly Automaton 錶盤上的石化木頭來自澳洲的金吉拉(Chinchilla),加上泛紅的色澤,因此又有「金吉拉紅」之稱。

 

部分樹枝直徑僅有0.2毫米,必須使用特製工具才得以雕刻出如此細微的線條。當腕錶上滿鍊,按下錶冠上的啟動開關即可驅動耗費製錶師三年時間研發的動偶裝置模組:蝴蝶以每兩分鐘300下的速率拍動翅膀,戰車的輪子也會快速旋轉,充滿節奏與律動。Jaquet Droz使用石化木頭製作錶盤,這項物質由沉積於針葉木上的火山灰,經歷超過1億5千萬年的漫長時間所成形,用獨特的紋理與色澤,襯托傳遞愛情的邱比特與天使的美麗畫面。

 

相關閱讀
微型動態世界 — 臉紅心跳春宮錶
更多即時鐘錶訊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