復興之路靈魂人物:朗格向Günter Blümlein致敬

非凡鐘錶的設計背後需要投入勤奮的團隊,亦需要深信其設計理念的有識之士去大力推動,並帶領團隊前行,而擁有卓越領導才能及遠大目光的君特.布呂萊恩就是其中的佼佼者。他人生其中一項最偉大的成就便是與瓦爾特.朗格(Walter Lange)一起由零開始復興朗格,並成功讓瑞士鐘錶品牌——萬國錶(IWC)及積家(Jaeger-LeCoultre)重新找到定位。

 

1994年,於費爾迪南多‧阿道夫‧朗格紀念碑前的君特‧布呂萊恩及瓦爾特‧朗格。

 

君特.布呂萊恩是一位精密工程師,亦是一位營銷專家。他被譽為從1970年代石英危機中受創的瑞士製錶業的拯救者,並使格拉蘇蒂鎮的精密製錶業在德國統一時重振聲威。朗格新時代的創辦人、費爾迪南多‧阿道夫‧朗格(Ferdinand Adolph Lange)的曾孫瓦爾特.朗格曾經說過:「沒有君特.布呂萊恩,朗格便不復存在,格拉蘇蒂鎮亦難以重振德國精密製錶業中心的地位。」

 

1994年10月,君特‧布呂萊恩與媒體朋友攝於朗格首間產品陳列室。

 

與其他工業家不同的是,君特.布呂萊恩與製錶沒有任何直接關係。他於1943年出生,青少年時期伴隨著德國經濟奇蹟成長。戰爭之後,知名工廠一一進駐君特.布呂萊恩的家鄉紐倫堡,使這個小鎮的經濟瞬間好轉。或許就是這個原因,促使君特.布呂萊恩決定報讀工程科。他的職業生涯始於黑森林的代傲集團(Diehl Group),集團於1950年代收購製錶商Junghans,而君特.布呂萊恩在集團任職時,以其擔任的市場營銷總監一職而聲名鵲起。

 

在他的下一個崗位,君特.布呂萊恩被委以重新為鐘錶品牌萬國錶及積家定位的重任,成績斐然。VDO(後來成為Mannesmann的子公司)以Les Manufactures Horlogères(LMH)為控股公司,收購跟眾多瑞士鐘錶品牌一樣受創於石英危機的萬國錶及積家。

 

君特‧布呂萊恩與時任聯邦總理的羅曼‧赫佐格(Roman Herzog),攝於1997年7月的「國家果敢企業家」頒獎典禮。

 

然而,在君特.布呂萊恩心中佔有最重要地位的企劃是與瓦爾特.朗格攜手復興朗格。曾經以製作高級精準懷錶而聞名的品牌經歷四十年空白期之後,需要的是一個全新的品牌概念。直至1990年,這品牌不過是個神話般的存在。

 

君特.布呂萊恩決定從朗格在拍賣會上擁有的超凡地位入手,把它定位於精密鐘錶製作的最高端,並以格拉蘇蒂鎮精準懷錶及其一直秉持的傳統工藝作為品牌哲學及產品理念的根基,與薩克森精密製錶廠的創辦人費爾迪南多‧阿道夫‧朗格的信念不謀而合,創製的全新腕錶連結傳統與現代,把實用發明與精湛工藝完美融合。

 

君特.布呂萊恩(左一)與瓦爾特‧朗格(左二)於1994年10月24日與四款朗格新作合影。

 

君特.布呂萊恩總結他的想法:「朗格腕錶是一件完整的藝術品。它結合了製錶師對機械和工藝的熱誠以及品牌獨特的風格及其豐富的歷史。」他亦很清楚成功與失敗之間只差一線,在1994年10月24日舉行的就職新聞發布會後,他表示:「初回市場,我們不能有絲毫的弱點,我們的作品必須完美無缺、細緻無瑕。」參加此次活動的專業零售商、媒體和貴賓都一致認為,新時代的四款朗格腕錶都能保持相當水準,而當時生產的 123 枚腕錶都在幾分鐘內全部售罄。

 

君特‧布呂萊恩的Tourbillon “Pour le Mérite”,限量編號 1/50。

 

君特.布呂萊恩的戰略性產品決策成為了公司的支柱,四款優秀的鐘錶完美說明了他的策略。 第一款定期生產的腕錶LANGE 1,具備偏心式錶盤、雙發條盒和大日曆,定性了品牌的全新面貌。由君特.布呂萊恩參與設計的廣告活動以睿智及自信的風格傳達了腕錶的過人之處,”When time came home”更成為了著名的標語。

 

結合了一分鐘陀飛輪和芝麻鏈傳動系統的TOURBILLON “Pour le Mérite”腕錶,印證了朗格從一開始便具備重返高級鐘錶市場的資格,這類複雜的機械系統以前從未被應用於腕錶尺寸的機械製作中。

 

君特‧布呂萊恩和瓦爾特.朗格在 1999 年巴塞爾世界鐘錶珠寶博覽會上展示Datograph。

 

DATOGRAPH 腕錶在 1999 年的巴塞爾世界鐘錶珠寶博覽會上引起了轟動。在知名製造廠使用標準計時機芯達數十年之久後,後起之秀朗格卻開發了一枚獨特的計時機芯,配備 30 分鐘精確跳分積分盤及朗格大日曆。

 

品牌隨後推出了雙追針腕錶,遺憾的是君特.布呂萊恩未能親眼目睹其正式發佈。這款時計不僅是第一款能夠完成長達30分鐘比較和分段計時的雙追針計時碼錶,同時亦是第一款採用了原廠開發及製造的擺輪游絲的腕錶。這種專業技術保障了開發新機芯的自由度。這是君特.布呂萊恩做出的許多前瞻性決定之一,至今仍使朗格受惠。

 

 

君特.布呂萊恩從不在設計上妥協。他堅持清晰、平衡,同時重視價值,帶領團隊不辭勞苦地努力鑽研新錶款的設計、引人入勝的錶殼形狀和美輪美奐的機芯,成果有目共睹,很多鐘錶專家甚至相信,即使沒有商標,亦能輕易識別朗格的腕錶。

 

通過復興傳統整飾技術、使用貴金屬,並在所有框架部件上使用與歷史懷錶息息相關的德國銀,成就了朗格創始人對腕錶的獨特性、耐用性和價值等方面的考慮。

 

1994年,君特.布呂萊恩和瓦爾特.朗格於腕錶組裝部門。

 

在一次訪問中,瓦爾特.朗格回憶說:「君特‧布呂萊恩在業內備受推崇,他是現實主義者,同時具備前瞻視野。他擅於說服與他共事的人相信他的宏大目標,並激勵他們積極追隨。」他的視野及啟發他人的才能流芳百世——就等同他對絕對精確的追求、對外觀設計和質量的感覺、對大局的觸覺,以及對細緻差別的欣賞能力。 時至今日,它們都深深植根於出廠的每一枚腕錶中。

 

更多朗格報導
更多即時鐘錶訊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