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VLGARI強化機能性的面盤設計

面盤設計跟手錶機能性之間最基本的關係就是資訊顯示的配置——或者我們可以直接說是指針的配置。今天即便是最簡單的時、分、秒也有分成大三針、小三針乃至於三針一線,更何況是動輒要同時在面盤裡容納五、六種顯示的萬年曆,如何在機芯結構能夠應付的前提下兼顧資訊的視認性以及錶面整體構圖的協調,是每間錶廠在擴充產品功能時必經的課題,優秀的解決方案甚至有可能賦予錶款與眾不同的存在感。

 

Octo Finissimo超薄萬年曆(左/右)
鉑金/鈦金屬錶殼,錶徑40毫米,厚度5.8毫米,時、分、逆跳日期、星期、月份、逆跳閏年, BVL 305自動上鍊機芯,厚度2.75毫米,動力儲存60小時,藍寶石水晶玻璃鏡面及底蓋,防水30米,鱷魚皮錶帶/鈦金屬鍊帶,參考售價NTD 2,610,000/ NTD 1,740,000。

 

寶格麗的Octo Finissimo在發展到萬年曆的時候勢必會面臨到的一個問題,就是如何在確保機芯的薄度之餘還能完整地呈現日期、月份、星期等等龐大的資訊。古典的萬年曆在編排這些資訊時多半會循著面盤的縱橫軸線──也就是3、6、9、12點鐘位置來配置指針,然而要實現這麼工整的格局機芯輪系勢必得有所遷就;薄型萬年曆為了減少機芯的厚度往往會將輪系的相對關係由垂直轉為水平,這麼一來面盤上的指針就未必能夠維持在傳統的位置上,因此歷來各家品牌推出的超薄萬年曆在面盤配置上或多或少都有打破基本的縱橫軸線。

 

Octo Finissimo超薄萬年曆打破傳統格局,將日期、星期、月份、閏年等資訊重新分布於面盤,做出屬於自己的一套設計。

 

Octo Finissimo的萬年曆同樣沒有遵照過往的幾何規範,它的日期以大角度的逆跳佔據了整個面盤的上半部,星期和月份則分踞在下半部的左右,在這兩個顯示盤的夾縫中留有一小塊貼近6點鐘邊緣的空隙,而運行週期最長、最不佔空間的閏年顯示就剛好安插在這個位置。錶款這裡儘可能地將所有顯示平均地分配到盤面的每個角落,有效地攤平了底下輪系的配置,削減了機芯的厚度,另一方面這些顯示同時也考慮到了使用者的閱讀情形,根據每種資訊的重要性區分了它們在面盤上的位置和佔有的面積,讓整只錶在遂行了它的任務(超薄及多重顯示)之餘也兼顧了錶面的平衡與佩戴者的使用體驗。

 

Octo Finissimo超薄萬年曆搭載的BVL 305自動上鍊機芯,厚2.75毫米。

 

同樣是用面盤來解決功能上的問題,Octo Finissimo三問腕錶處理的是完全不同的面向。報時錶在進入了腕錶時代以後基本上都在試圖跨越同一道障礙:如何在錶款最主要的共鳴區——也就是錶底蓋——緊貼在手腕上的前提下,發出足夠音量的聲響。Octo Finissimo作為薄型錶款,共鳴的空間原本就已經很少了,在這樣的情況下該怎麼確保報時的聲音能夠清楚地被人聽見遂成了一個更加困難的任務。

 

Octo Finissimo超薄三問腕錶
18K玫瑰金錶殼,錶徑42毫米,厚度6.9毫米,時、分、小秒針、三問報時,BVL 362自動上鍊機芯,厚度3.12毫米,動力儲存42小時,藍寶石水晶玻璃鏡面及底蓋,防水30米,鱷魚皮錶帶,參考售價NTD 5,600,000。

 

近二十年來有些錶廠使用了相當複雜的方式來將音錘敲擊音簧的共鳴從錶背傳遞到錶面這一側,以結果來說也都達到了一定的成績;Octo Finissimo三問腕錶同樣採用了這個解決方案,不過它的做法更簡單:直接在面盤上開孔,讓面盤底下音簧的振動能夠穿過這些孔隙傳到錶面;意思是時標、數字乃至於小秒盤的刻度和外圈全都做了鏤空,底下的機械結構隱約可見。時下的鏤空錶款多半是基於視覺上的理由而有此設計,然而寶格麗這裡的處置卻是出自聽覺上的考量,利用這些開孔整只錶得以順利地引導報時聲響透過面盤放送出來,讓這枚厚度只有6.85毫米的錶殼發出令人難以想像的清亮聲音。

 

Octo Finissimo超薄三問腕錶採用鏤空的時標,盡可能在纖薄的空間中強化三問報時的聲響。

 

面盤與機芯是構成我們用錶體驗最重要的兩個元素,機芯負責完成錶款的功能性,面盤則是每次你舉起手看錶時直接跟你產生互動的所在。每間錶廠在做錶的時候都努力要讓這兩個元素各自發揮功能,但唯有高明的錶廠有辦法讓它們互為彼此所用,真正實現了設計即機能,機能即設計。

 

Octo Finissimo超薄三問腕錶
CTP 碳薄層和 PEEK 高分子聚合物錶殼,錶徑40毫米,厚度6.85毫米,時、分、小秒針、三問報時, BVL 362手動上鍊機芯,厚度3.12毫米,動力儲存42小時,藍寶石水晶玻璃鏡面及底蓋,防水10米,CTP 碳薄層鍊帶,限量50只,參考售價NTD 5,250,000。

 

更多BVLGARI相關報導
更多即時鐘錶訊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