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錶上賞《戴珍珠耳環的少女》:江詩丹頓Les Cabinotiers西敏寺鐘聲自鳴報時懷錶—Tribute to Johannes

Les Cabinotiers閣樓工匠西敏寺鐘聲自鳴報時懷錶—Tribute to Johannes Vermeer是Vacheron Constantin 江詩丹頓於2013年開始替鐘錶收藏家所特別訂製的一枚獨一無二時計傑作,搭載全新品牌自製3761手動上鍊機芯,由品牌複雜功能時計巨作—參考編號57260的製錶大師團隊親自打造,搭配金雕與琺瑯工藝,將品牌在高級製錶和裝飾藝術領域的深厚技藝積澱貫通於一身。

 

江詩丹頓自行研發並製造的3761手動上鍊機芯,直徑為71毫米,零件數高達806枚,寶石數58顆,振頻2.5Hz。

 





Les Cabinotiers閣樓工匠西敏寺鐘聲自鳴報時懷錶 — Tribute to Johannes Vermeer是一枚訂製時計作品。作品於2013年開始研製,巧妙融匯了江詩丹頓的精湛製錶技藝與非凡藝術工藝。懷錶搭載全新品牌自製3761機芯,直徑71毫米,厚度17毫米,由陀飛輪精準調節運轉。 陀飛輪矚目地設於機芯下半部分,透過錶底蓋可欣賞到這一精巧裝置以每分鐘一圈的速度持續旋轉,由一個振動頻率2.5赫茲(每小時振動18,000次)的擺輪驅動。

 

機芯配備了西敏寺鐘聲報時,這是機械結構最為複雜的報時裝置之一,需要五個音簧傳遞聲音,每一個音簧對應一個獨立的音錘控制,由四個齒條帶動著音錘,依次敲擊音簧報時,傳遞出和諧美妙的鐘樂聲。3761機芯搭載向心性鳴響調速器,可調節報時音序,確保報時音律清晰悅耳。

 

3761手動上鍊機芯結合陀飛輪,以及能敲響西敏寺鐘聲的三問報時機制,並搭配日內瓦飾紋的夾板,呈現美麗結構。

 

這一裝置的內部配有一對造型經過特別設計的砝碼,通過向心力作用對調速機構上的樞軸產生「制動」效果,從而確保發條盒能量輸出的穩定性,實現平穩的韻律節奏。這一採用獨特原創設計的裝置在運行過程中能夠達至完全靜音。在時間指示方面,機芯還採用了特殊設計,即配備了一個雙輪系統,用以調節間隙,確保大型指標的平穩轉動。

 

3761機芯配備兩個發條盒,可在大自鳴報時模式下為樂音報時機制提供大概16小時的動力儲存,為時間顯示提供80小時的動力儲存,直至動力完全耗盡之前,始終堅持穩定的扭力輸出。

 

錶面由琺瑯大師Anita Porchet運用大明火微繪琺瑯工藝手工打造而成,重現荷蘭畫家Johannes Vermeer的畫作《戴珍珠耳環的少女》。

 

軍官式錶底蓋由琺瑯藝術大師Anita Porchet運用微繪琺瑯工藝,惟妙惟肖地再現荷蘭著名繪畫巨匠致敬Johannes Vermeerr於1665年左右創作的經典名作《戴珍珠耳環的少女》(Girl with a Pearl Earring)致敬。

 

要將精美藝術濃縮於錶盤之上,需要極為耐心細緻,僅僅是在少女的頭巾上填塗一層釉料,就要耗費至少兩周的時間。為了重現原作微妙的色彩層次,僅黑色就需由七種不同色調的釉料精心調配而成,此外還要在爐內反覆燒製20次左右,才能達到釉彩固色的效果。整個微繪過程歷時七個月之久。

 

工匠於錶殼側邊鐫刻茛苕葉和鬱金香花飾紋。

 

要生動再現大師名作風采,絕非易事,更何況要將這一畫作的精妙之處悉數呈現於直徑98毫米的方寸之間,難度更是非比尋常。錶殼側邊飾有手工雕刻的精美飾帶,由茛苕葉和鬱金香花裝飾組成,外緣環飾一圈宛如「珍珠」的雕刻圖案。

 

首先要用劃線器細緻地勾勒出裝飾圖案的輪廓,在圖案周圍用雕刻刀以平雕手法,鑿刻出內凹的背景空間和層次感;隨後對切面和邊緣線條進行打磨拋光,並運用細線雕刻技法,巧妙地突出陰影和細節。最後經過一點點的精細雕刻,突顯啞光與拋光表面的對比,令圖案更加清晰。

 

吊環則雕飾了一對昂首咆哮的獅首,由一整塊金雕琢而成。

 

吊環則雕飾了一對昂首咆哮的獅首,由一整塊金雕琢而成。雕刻大師首先會用銑刀粗略地雕出獅首的輪廓,然後用不同的雕刻刀進行更細緻、精準的刻畫;隨後採用特定工具,交替呈現出緞面、啞光、拋光等豐富的紋理細節,有時還需要專門製作工具。歷經五個月的細心雕琢,這枚懷錶最終得以充分展現出雕刻與雕塑藝術的細節美感。

 

Les Cabinotiers閣樓工匠西敏寺鐘聲自鳴報時懷錶—Tribute to Johannes Vermeer
18K 3N黃金錶殼,錶殼,錶殼側邊鐫刻茛苕葉飾,錶圈和錶底蓋鐫刻鬱金香花飾和「珍珠」紋飾,吊環雕飾兩頭獅首,直徑98毫米,大明火琺瑯錶盤,時、分、小秒針、陀飛輪、西敏寺鐘聲三問,自製3761手動上鍊機芯,動力儲存80小時,日內瓦印記,藍寶石水晶玻璃鏡面,軍官式錶底蓋。

 

凝聚江詩丹頓超過266年的超卓製錶技藝,經過Les Cabinotiers閣樓工匠部門歷時八年的潛心研發,Les Cabinotiers閣樓工匠西敏寺鐘聲自鳴報時懷錶—Tribute to Johannes Vermeer將一位鐘錶收藏家的夢想變為現實,也恰好印證了這位收藏家的堅定信念與熱情,鍥而不捨地追尋理論上不可能實現的目標。

 

 

更多江詩丹頓報導
更多即時鐘錶訊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