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禮讚與日本的深厚淵源:江詩丹頓呈獻兩款獨一無二Les Cabinotiers閣樓工匠腕錶

Vacheron Constantin江詩丹頓矚目亮相第二屆Homo Faber展覽。此次展會於今年4月10日至5月1日在威尼斯舉行,彙集了世界各地不同專業領域的工藝大師。江詩丹頓將攜同品牌四位藝術大師共襄盛會,展示各自在製錶、手工雕刻、珠寶鑲嵌及琺瑯彩繪工藝領域的豐富經驗及專長。此外,江詩丹頓將呈獻專為盛會打造的兩只獨一無二Les Cabinotiers閣樓工匠時計傑作,兩只超薄三問報時腕錶盡顯琺瑯與雕刻工藝的精妙絕倫,禮贊品牌與日本綿延一個多世紀的深厚淵源。

 





 

本屆展會上,主禮嘉賓日本將呈獻該國有「人間國寶」之稱的12位工藝大師的代表傑作。歷來注重藝術工藝延續與傳承的江詩丹頓亦將為這一盛會助陣添彩,亮相奢侈品展區,與技藝超群的調香師、製錶師、珠寶師、和服製作師、製鞋師等共同詮釋展區主題—「Details: Genealogies of Ornament」(「識美於微:裝飾藝術的傳承」)。在江詩丹頓展廳,參觀者不僅可領略品牌藝術大師的獨到匠心,更能觀賞到羅浮宮博物館裝裱與裝金工坊的精妙傑作。展覽期間,來自羅浮宮與江詩丹頓的多位工匠大師將在現場輪流展示高超的藝術工藝,兩者皆以堅守和傳揚精湛的手工技藝及專業技能為使命,這在雙方的悠久傳承中均佔據著重要地位。

 

 

與日本的深厚淵源
為致敬主禮嘉賓日本及其與江詩丹頓的深厚淵源,品牌從日本神話中汲取靈感,為本屆Homo Faber展覽特別呈獻Les Cabinotiers閣樓工匠「Thunder God」腕錶和「Wind God」腕錶。

 

江詩丹頓與日本的淵源可追溯至19世紀。1862年,執掌品牌近20年的Charles-César Vacheron先生隨日內瓦共和國與州理事會代表團出訪日本,此次訪問為瑞士與日本在1864年達成的外交及商業協定揭開了序幕。自此,以至20世紀的大部分時間,江詩丹頓一直通過瑞士進出口商Siber Hegner & Co深耕日本市場,並於1919年與其簽訂了獨家代理協定。據品牌檔案資料記載,雙方經常通信探討日本鐘錶愛好者的偏好。如今品牌典藏的歷史傑作中,多款時計的裝飾元素靈感均源自日本文化。而其中,部分臻品將於本屆Homo Faber展覽期間亮相江詩丹頓展廳。

 

Les Cabinotiers閣樓工匠超薄三問報時「Thunder God」腕錶
18K白金錶殼,錶徑41毫米,時、分、三問報時,18K金錶盤,以手工雕刻工藝和手工大明火微繪琺瑯工藝演繹「Thunder God」形象,1731手動上鍊機芯,動力儲存65小時,日內瓦印記,藍寶石水晶玻璃鏡面及底蓋,鱷魚皮錶帶。

 

自19世紀下半葉與西方通商後,日本便展現出對西洋文化的濃厚興趣。對於眼界開闊的日本時計愛好者而言,江詩丹頓堪稱心目中的「聖地」,其中不乏貴族、外交官乃至皇室成員。1953年,當時身為皇太子的明仁便曾到訪江詩丹頓專賣店以及製錶工坊。與此同時,江詩丹頓也不斷推出專為日本市場打造的時計作品,演繹精緻優雅美學與超凡製錶技藝,當中包括2004年為慶祝品牌首家日本專賣店在東京銀座盛大開幕推出的特別錶款。2010年起,江詩丹頓連續三年推出多款Métiers d’Art藝術大師系列La Symbolique des Laques蒔繪腕錶,致敬日本歷史悠久的蒔繪(maki-e)工藝。這是一種在漆器表面裝飾閃耀的金、銀粉的古老漆繪藝術。

 

 

Les Cabinotiers閣樓工匠超薄三問報時「Wind God」腕錶
18K白金錶殼,錶徑41毫米,時、分、三問報時,18K金錶盤,以手工雕刻工藝和手工大明火微繪琺瑯工藝演繹「Wind God」形象,1731手動上鍊機芯,動力儲存65小時,日內瓦印記,藍寶石水晶玻璃鏡面及底蓋,鱷魚皮錶帶。

 

江詩丹頓此次為Homo Faber展覽打造了兩只獨一無二的Les Cabinotiers閣樓工匠腕錶,其靈感源自17世紀日本國寶級繪畫宗師俵屋宗達的代表畫作《風神雷神圖》。這幅傳世名作創作於17世紀初,大師以水墨和彩色顏料,在金底二曲屏風上勾勒出躍然欲出的風神和雷神形象,現藏於京都國立博物館。

 

風神和雷神是日本神話傳說中法力高強的神明,也是神道教中最古老的神祗。畫作中,雷神手持鼓錘,凌空起舞;風神則手執風袋,騰躍雲霄。如今,這兩位神靈分別現身於兩只全新Les Cabinotiers閣樓工匠腕錶的錶盤上,由品牌琺瑯大師和雕刻大師以精湛手工打造,錶殼則以珠寶鑲嵌工藝精心裝飾。兩只超薄三問報時腕錶均搭載備受鐘錶愛好者及收藏家青睞的1731手動上鍊機芯。

 

Les Cabinotiers閣樓工匠超薄三問報時「Thunder God」腕錶配備勃艮第紅色鱷魚皮錶帶及精心雕刻的白金摺疊式錶扣;Les Cabinotiers閣樓工匠超薄三問報時「Wind God」腕錶則配以綠色鱷魚皮錶帶,同樣搭配經過細緻雕刻的白金摺疊式錶扣。

 

兩只腕錶的錶殼經由悉心裝飾,錶圈、錶環和錶耳均以細線雕刻技法刻畫出精緻的細節。

 

手工雕刻、微繪琺瑯與珠寶鑲嵌工藝
18K黃金錶盤上首先以細線凹雕技藝刻畫出《風神雷神圖》中的不規則格紋,呈現啞光與亮面的微妙對比,營造出金箔般光澤閃爍的裝飾效果。隨後塗覆一層透明琺瑯釉料,入爐燒至凝固,作為錶盤基底的保護層。此時便可進行微繪琺瑯的創作。這一工藝的首要步驟是勾勒出神祗的身姿輪廓,以便在金色背景上清晰著色,勾畫出鮮明的圖案。琺瑯釉料需入爐反覆燒製六、七次,才能達到釉彩固色的效果,使騰雲駕霧而來的風神和雷神身姿更顯靈動。最後再覆以一層「面釉」,並經以研磨拋光。整個工序耗時100小時,盡顯細緻匠心。

 

兩只腕錶的錶殼亦經由悉心裝飾,錶圈、錶環和錶耳均以細線雕刻技法刻畫出精緻的細節。「Thunder God 」腕錶的錶殼上雕刻渦形紋,象徵雷鳴滾滾而來,三問報時滑桿則點綴六顆長階梯形切割紅寶石,象徵著閃電的攝人威力。「Wind God」腕錶的錶殼上飾以類似的凹雕紋飾,宛如風中的遊雲,三問報時滑桿上鑲嵌六顆長階梯形切割沙弗萊石,寓意活躍的氣流。

江詩丹頓自製1731機芯歷時四年研發而成,克服了眾多技術難關,將纖薄外形與純凈音質、優雅的美學魅力,以及可靠耐用的性能巧妙集於一身。

 

品牌自製1731三問報時機芯
兩枚樂音時計均搭載江詩丹頓自製1731機芯,機芯編號意在紀念品牌創始人之一Jean-Marc Vacheron先生的誕辰年份。這款三問報時機芯極為纖薄,厚度僅3.9毫米,內置的發條盒卻能提供長達65小時的動力儲存。機芯歷時四年研發而成,克服了眾多技術難關,將纖薄外形與純凈音質、優雅的美學魅力,以及可靠耐用的性能巧妙集於一身。除超薄構造外,機芯搭載的飛行報時調速器亦展現出其精妙的技術內涵。不同於傳統的叉桿式調速器,這一裝置在運行時完全靜音,用以調節音錘敲擊音簧的速率。

 

聲學設計是三問報時機芯的靈魂所在,凝聚了各種巧思。為了創造清脆悅耳的樂聲,音簧不僅與中層錶殼連接,而且相互疊放而非平行排列,以增強音量。直徑41毫米、厚度8.44毫米的白金錶殼與機芯之間氣流通暢,確保聲音達到最佳的傳播效果。同時,錶殼本身沒有任何接縫,所有金屬元件精準交互運作,從而擴大了聲音的振幅。

 

羅浮宮裝裱與飾金工坊的藝術大師創作了一幅以日本神話場景為靈感的四聯畫,與江詩丹頓兩只獨一無二的時計新作的主題圖案相呼應。

 

江詩丹頓攜手羅浮宮博物館共同參展
羅浮宮融匯了歷經數個世紀悠久沉澱的精湛技藝與專業技能。這座藝術與工藝寶庫矢志促進這些寶貴知識的永續流傳,通過實行學徒制,確保一代代手工匠人薪火相傳。此次,羅浮宮裝裱與飾金工坊的藝術大師創作了一幅以日本神話場景為靈感的四聯畫,與江詩丹頓兩只獨一無二的時計新作的主題圖案相呼應。

 

這幅專為Homo Faber展覽打造的傑作由四張精細加工成型的橡木板組成,相互之間以楔形接頭相連。木板經過脫脂處理,確保調配後的漆液充分黏著於基底表面。首先需塗覆25層底漆,用砂紙細緻打磨,隨後勾勒出設計好的圖案輪廓,雕刻後再以專門的工具進行修整,使經過雕琢的部分顯得更清晰分明,富有縱深感。木板表面隨即運用「蛋彩畫法」或經濕水處理,以便鑲貼金箔。晾乾後,局部採用瑪瑙石打磨拋光,使金箔更加光澤熠熠; 未經打磨的部分則塗覆一層經稀釋的膠水,使其呈現細膩的啞光效果。

 

最後是為圖案著色,這幅傑作採用的是油漆顏料,賦予圖案鮮活靈動的生命力。Homo Faber展覽期間,羅浮宮的藝術大師們將在現場重現這幅傑作背後的創作過程。

 

更多江詩丹頓相關報導
更多即時鐘錶訊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