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製錶大師也不得不佩服的經典(下)— A. Lange & Söhne Datograph
A. Lange & Sohne Datograph dial logo

上集結尾我們講到朗格Datograph的L951.1機芯在功能面的創舉及意義,但光只有功能突出又怎麼能讓對製錶工藝吹毛求疵的Philippe Dufour讚不絕口呢?細節有看頭、外型到位,再加上功能新穎,裡裡外外都已達到爐火純青境界,這才能連大師都無從挑剔起。接下來將再更深入地探討Datograph被奉為經典之作的各個面向。

 

Hand-on A. Lange & Sohne Datograph
朗格的Datograph不僅被Philippe Dufour視為20世紀最優秀的腕錶,更被許多藏家認為改變了計時功能的發展。

 

曾經看過一篇國外藏家去參觀朗格工坊的心得,他問製錶師設計朗格機芯最大的挑戰是什麼。製錶師回答在美感與機芯結構和強度之間取得平衡是最困難的,也就是說他們在設計時不僅要考量什麼造型的槓桿和夾板能夠既美觀又耐用,還需要思考各個零件分別要用何種打磨裝飾才能在加強美感之餘,卻不損及零件強度。雖然這麼做比起單純的零件造型麻煩得多,但這是朗格在1994年復出時就訂立的初衷,也是製錶師們最享受的工作。

 

Lange L951.1 movement
設計機芯時不能單純只顧美感,還必須考量零件的強度與難用度。

 

這也是為什麼總會覺得朗格機芯特別有立體感,Datograph的L951.1一個平片上就可以看到緞面、拋光或波紋等多種打磨,連側面也會有亮面倒角和霜面紋路的區別。基板和乘載計時零件的夾板採用德國銀,計時零件則以鋼製,透過德國銀的暖色和鋼的冷色調作出對比,再加上朗格計時機芯特別厚,與偏向薄型化訴求的百達翡麗及愛彼等同級品牌相比,更能凸顯出層次感。

 

同一個平面上可以看到多種打磨技術,加上朗格機芯特別厚,層次感也就更加明顯。

 

其實Datograph光機芯就足夠深入研究數千字,但我們還必須看看其他地方。就像經典Lange 1的面盤一樣,Datograph也是利用三角形布局在面盤上做出黃金比例。更厲害的是,他在面盤上安排了三個三角形的比例。雙格大日期視窗與兩個小錶盤是第一個三角形;II、IV、X三個時標又是一個;中央計時秒針和兩個小錶盤的指針還可以再形成一個三角形。讓整個面盤看上去視覺極致平衡,整齊卻不無聊,繁複卻沒有一處會互相干擾。

 

Datograph dial perfect balanced
利用面盤上的指針、時標、日期和小錶盤形成一個又一個黃金比例的三角形,讓Datograph面盤視覺上極致平衡。

 

雖然錶殼只有39毫米寬,但厚度卻有12.8,而且又是貴金屬材質,戴在手上非常有存在感。或許有人會嫌它太重,但據擁有Datograph的藏家所說,戴久了反而會有種「其他的錶戴起來變得好空洞的」後遺症。或許就是這種把別人都比下去了的魅力,讓Philippe Dufour也只服它吧!

 

朗格Datograph
39毫米寬,厚12.8毫米的鉑金錶殼,佩戴起來十分具存在感。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