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名畫成腕錶!江詩丹頓「以羅浮宮之名」作品面世,閣樓工匠致敬魯本斯《安吉亞里之戰》

2020年12月,江詩丹頓參與一項與羅浮宮合作的拍賣計畫,讓得標者親自在羅浮宮內挑選一件作品,並前往日內瓦參觀江詩丹頓錶廠,將這件作品,變成腕錶!如今,歷經兩年的研發探索,獨一無二的Les Cabinotiers閣樓工匠 「致敬彼得.保羅.魯本斯,《安吉亞里之戰》(Homage to Pierre Paul Rubens, La lutte pour l’étendard de la Bataille d’Anghiari )」矚目面世,錶盤上以微繪琺瑯工藝,惟肖惟妙地再現了這幅傳世畫作。

 

世界知名博物館—羅浮宮

 

「以羅浮宮之名 (Bid For the Louvre)」網上拍賣會競拍成功的藏家,在資深專業人士的導覽下,展開一次羅浮宮尊屬之旅,探訪了以往需經預約才能參觀的素描陳列室(Cabinet des Dessins),仔細挑選心儀的傑作。最終,17世紀佛蘭德斯畫家彼得.保羅.魯本斯(Pierre Paul Rubens)摹繪的《安吉亞里之戰》(La lutte pour l’étendard de la Bataille d’Anghiari)得以入選。

 

《安吉亞里之戰》原作由文藝復興巨匠Leonardo da Vinci受委託為佛羅倫薩領主宮大會議廳創作的巨幅壁畫,被譽為他一生中最偉大的傑作之一。

 

江詩丹頓琺瑯大師表示,「這幅畫作極具震撼力,將人物和戰馬展現出強悍的力量感,同色系暈染和褐色顏料則奠定了畫作的柔和色調,力量和柔美形成了鮮明對比。」

 

魯本斯的畫作背後還蘊含著一段傳奇歷史。據傳,17世紀初,這位佛蘭德斯畫家在寄居意大利期間購得了《安吉亞里之戰》的素描稿,並用墨水、暈染溶劑和水粉顏料進行了潤色。《安吉亞里之戰》原作由文藝復興巨匠Leonardo da Vinci受委託為佛羅倫薩領主宮(後稱「舊宮」)大會議廳創作的巨幅壁畫,被譽為他一生中最偉大的傑作之一。這幅氣勢恢弘的壁畫旨在紀念歷史上的安吉亞里戰役。在這一戰中,教皇尤金四世(Pope Eugene IV)聯合威尼斯和佛羅倫薩共和國,出兵擊潰了米蘭大公(Duke of Milan)的軍隊。然而,Leonardo da Vinci於1506年中止了創作,壁畫逐漸褪色剝落。到16世紀中葉,Giorgio Vasari受託斯卡納大公科西莫一世.德.美第(Duke Cosimo I)委託,對大會議廳進行改建,並創作了讚頌美第奇家族光輝歷史的新壁畫。《安吉亞里之戰》的殘餘部分是否掩蓋在瓦薩里的畫作《馬西亞諾之役》(Battle of Marciano)之下?至今尚無確切的線索。也有人試圖在這幅畫作的下方尋找其蹤跡,卻始終一無所獲。

研究人員對羅浮宮館藏的《安吉亞里之戰》摹本進行了紅外反射成像分析,檢測出了碳物質。這也證實了魯本斯確實是在一份素描稿的基礎上進行了潤飾創作。至於究竟是何人根據Leonardo da Vinci的壁畫底稿臨摹出了這份素描手稿,至今仍是未解之謎。

 

琺瑯大師以精湛的灰階琺瑯技法,塑造出環環相扣的纖毫細節,忠實再現出畫作的精細筆觸,亦保留了原有的整體畫面和特徵。

 

江詩丹頓琺瑯大師表示,「要將一幅結合了素描與水彩的畫作,生動再現於直徑僅有3.3厘米的方寸錶盤上,必須克服諸多挑戰。只有深入研究,將整幅畫作熟稔於心,才能做到纖毫畢現,並精準重現畫面中蘊含的雄渾力量。」

琺瑯大師憑藉高超的技藝,以及江詩丹頓藝術大師工坊給予的自由創作空間,以突破傳統的創新方式,成功克服了挑戰。要在錶盤上傳神再現這一名畫風采,顯然要運用日內瓦微繪琺瑯技法。琺瑯大師極具巧思地為這一傳統技藝注入了更豐富的內涵,巧妙融入灰階琺瑯工藝中常用的「利摩日白」琺瑯瑯釉料。這正是他的獨家專長之一,融匯了他30年的經驗沉澱。如今,琺瑯大師仍在開拓更多可能,靈活運用多種工具,探尋琺瑯藝術的奧妙,例如僅有三四根鬃毛的細刷、尖頭工具,甚至是仙人掌刺。在傳統的微繪琺瑯工藝中,需在繪製好的圖案上覆以一層「日內瓦融釉」,即在琺瑯玻璃化後,再添加一層無色透明保護層,使作品呈現更迷人的光澤和豐富的層次感。此只時計則極具新意地引入了灰階琺瑯工藝,在繪製完成的圖案上塗覆一層利摩日白釉,視覺上更具立體縱深感,令戰馬的鬃毛更顯飄逸靈動。

 

琺瑯大師憑藉高超的技藝,將一幅結合了素描與水彩的畫作,生動再現於直徑僅有3.3厘米的方寸錶盤上。

 

琺瑯大師以極細膩的筆觸蘸取淺色和半色調的釉末,在錶盤上逐一勾勒出圖案的輪廓細節,盡顯Pierre Paul Rubens畫作的細緻微妙。這一過程中需使用約20種不同色調的釉料,包括棕色、灰棕色、棕褐色和奶油棕色。每繪製一層釉料,便需送入窯爐中在900攝氏度的高溫下燒製一次,如此反覆燒製約20次。前幾層釉料的燒製時間極為短暫,在出現玻璃化反應後即可取出,以確保不會因後續多次燒製而變色。

「這是一門直覺的藝術」,江詩丹頓琺瑯大師表示。

 

軍官式錶底蓋上雕刻以17世紀古典字體呈現的「Cerca Trova」字樣。

 

「要順利完成連續20次的燒製,必須對火候有著極為精準的把握。」在這場跨越數個世紀的藝術對話中,他憑藉對利摩日白釉的嫻熟運用,以精湛的灰階琺瑯技法,塑造出環環相扣的纖毫細節,忠實再現出畫作的精細筆觸,亦保留了原有的整體畫面和特徵。這只時計傑作極具開創性地展現出微繪琺瑯與灰階琺瑯工藝的精妙邂逅。腕錶搭載品牌自製2460 SC機芯,擺陀上精心雕刻羅浮宮東側立面圖案。歷經逾267年矢志傳承,江詩丹頓以精妙絕倫的雕刻技藝,為這只18K 5N粉紅金腕錶賦予更豐富的藝術內涵。軍官式錶底蓋上雕刻以17世紀古典字體呈現的「Cerca Trova」字樣。

正如江詩丹頓雕刻大師所言,「雕刻藝術為高級鐘錶傑作更添獨特美感。」「Cerca Trova」在意大利語中意為「尋找,才能發現」。這句箴言與失落已久的《安吉亞里之戰》並無關聯,相反,它出現於Giorgio Vasari的壁畫中,彰顯了Duke Cosimo I對佛羅倫斯、錫耶納和法國宿敵在多番爭執中的蔑視。

 

腕錶搭載品牌自製2460 SC機芯,擺陀上精心雕刻羅浮宮東側立面圖案。

 

江詩丹頓誠摯邀請鐘錶收藏家踏上探訪羅浮宮及品牌工坊的專屬旅程,領略與Les Cabinotiers閣樓工匠– Homage to Pierre Paul Rubens, La lutte pour l’étendard de la Bataille d’Anghiari腕錶的主人體驗同樣的非凡樂趣。在全新開啟的「將藝術傑作佩戴於腕間」共創專案中,江詩丹頓將再次創作出一只獨一無二的Les Cabinotiers閣樓工匠特別訂製腕錶,錶盤以琺瑯工藝,栩栩再現藏家從羅浮宮館藏中挑選出的一件藝術珍品。腕錶還將隨附羅浮宮認證證書,以證明此時計是官方認證的館藏藝術品復刻之作。客戶將在資深專業人士的導覽下,在羅浮宮體驗一次尊屬之旅,並在江詩丹頓工坊與製錶大師和工藝大師們進行面對面交流。

 

Les Cabinotiers閣樓工匠Homage to Pierre Paul Rubens, La lutte pour l’étendard de la Bataille d’Anghiari腕錶
18K 5N粉紅金錶殼,錶徑40毫米,時、分、秒,微繪琺瑯和灰階琺瑯工藝錶盤,2460 SC自動上鍊機芯,動力儲存40小時,日內瓦印記,藍寶石水晶玻璃鏡面,軍官式錶底蓋鐫刻「Cerca Trova」字樣,鱷魚皮錶帶,獨一無二錶款,隨附羅浮宮認證證書,以證明此時計是官方認證的館藏藝術品復刻之作。

 

更多江詩丹頓相關報導
更多即時鐘錶訊息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