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絲不苟、細膩非凡:A. Lange & Söhne朗格的雕刻工藝 

Engravings是朗格總部內其中一個規模最小的部門,部門的工作坊設於地下,只有六位員工。這六位頂級雕刻大師就是在這細小而寧靜的工作室內專心致志地工作,徒手為每枚朗格腕錶內比指甲更細小的、精細的擺輪夾板雕刻特別圖案,使本已卓爾不凡的腕錶變……

與朋友分享這篇文章↘
  •  
  •  
  •  
  •  
  •  
  •  
  •  
  •  
  •  

最有態度的德意志精神:寶鴻堂鐘表 X 朗格

1980年,寶鴻堂鐘表在台北開設了第一間門市,服務熱愛腕錶的本地顧客,多年後寶鴻堂鐘表決定返回中部故鄉,將據點延伸至中台灣,更於2006 年朗格(A. Lange & Söhne)品牌正式進入台中寶鴻堂,這是寶鴻堂鐘表與朗格的開始。……

與朋友分享這篇文章↘
  •  
  •  
  •  
  •  
  •  
  •  
  •  
  •  
  •  

即刻成經典:A. Lange & Söhne飛返計時碼錶(下)

在1815身上,朗格做出了彷彿上一世紀古董懷錶的樸實、簡約與精美,搭配具德式工藝的飛返計時機芯,深得人心。同樣是飛返計時碼錶,Datograph Up/Down的風格與1815 Chronograph截然不同。它看起來沒那麼古典,但其實朗格……

與朋友分享這篇文章↘
  •  
  •  
  •  
  •  
  •  
  •  
  •  
  •  
  •  

即刻成經典:A. Lange & Söhne飛返計時碼錶(上)

經典,總是成就於從前,那些被人追念、一切都很美好的時代。但無論我們是誰、有甚麼能力、有多少人脈,都沒有辦法逆轉時間回到過去,享受人類曾經擁有的純真。我們只能,按下那飛返的按鍵,想像自己正重新啟動逝去的光陰,隨著腕錶散發出的復古風味,進入另一……

與朋友分享這篇文章↘
  •  
  •  
  •  
  •  
  •  
  •  
  •  
  •  
  •  

蘊藏深處的極致美態:A. Lange & Söhne朗格腕錶的傳統裝飾技術

自上世紀以來,舉世談論到「高級製錶」眼中所見僅有瑞士一國而已,一直到1990 年代,德國格拉蘇蒂地區奮然崛起於高級鐘錶市場,以獨特的德式原創風格大放異彩,展現足以和瑞士鐘錶分庭抗禮的姿態,朗格(A. Lange & Söhne)正是……

與朋友分享這篇文章↘
  •  
  •  
  •  
  •  
  •  
  •  
  •  
  •  
  •  

BOVET昇華陀飛輪的工藝與魅力

奇妙的歷史牽線令Bovet與陀飛輪工藝結下不解之緣:當年Pascal Raffy建立製錶廠就是以製作頂級陀飛輪及複雜機芯、以及弘揚傳統精湛工藝為目標。陀飛輪可以提升運行準確度,結構複雜但運作起來卻意態玲瓏賞心悅目。Bovet的資深製錶匠以巧……

與朋友分享這篇文章↘
  •  
  •  
  •  
  •  
  •  
  •  
  •  
  •  
  •  

每一秒鐘,都精準:A. Lange & Söhne跳秒時計

用簡單的外表展現非凡的內涵是朗格製錶的美學,即便是 最入門的錶款都具備頂尖的工藝。朗格於今年SIHH發表的全新跳秒錶,一如往常,將機芯的特色與許多美好的細節藏匿在錶背,所以光從錶面,只會看到它具備時、分、秒的基本功能。當然,它沒那麼簡單。 ……

與朋友分享這篇文章↘
  •  
  •  
  •  
  •  
  •  
  •  
  •  
  •  
  •  

【SIHH 2018錶展報導】時、分、秒三重追針!朗格Triple Split腕錶

關於創新,朗格的做法往往不是改變錶盤顏色或者錶殼材質這麼簡單,而是選擇改變一只錶最重要的部分——機芯。有時候,功能不變,卻改善了效能;有時候,甚至打造出前所未有的複雜功能。這一刻,就在今年。 與朋友分享這篇文章↘  &n……

與朋友分享這篇文章↘
  •  
  •  
  •  
  •  
  •  
  •  
  •  
  •  
  •  

尋訪朗格的足跡:戴著Lange 1 Time Zone旅行(下)

我一直覺得,旅行,可以不只是看看風景拍拍照,更重要的是感受。尤其是旅行德勒斯登,就算冬天天冷,也應該踩著古老的街道,慢慢地欣賞那些用工匠精神重建起來的建築。慶幸的是我還戴著朗格,一只傳承了德國精密製錶工藝的腕錶;而且是Lange 1 Tim……

與朋友分享這篇文章↘
  •  
  •  
  •  
  •  
  •  
  •  
  •  
  •  
  •  

尋訪朗格的足跡:戴著Lange 1 Time Zone旅行(中)

格拉蘇蒂鎮上除了錶廠,還有一座紀念碑,上頭的人像下印著一行字:F. ADOLPH LANGE。那是當地居民為朗格先生建的,感謝他創辦了朗格,使這座原本沒落的小鎮經濟繁榮。我看了很感動,尤其是走訪過德勒斯登和朗格錶廠,從中讀到他們的故事。 與……

與朋友分享這篇文章↘
  •  
  •  
  •  
  •  
  •  
  •  
  •  
  •  
  •  

尋訪朗格的足跡:戴著Lange 1 Time Zone旅行(上)

準備前往德勒斯登之前,我上網搜尋了一下關於這座城市的景點。發現大多數遊客都會去一趟聖母教堂,在她旁邊那塊被炸下來的殘骸旁邊拍攝留念。殘骸的顏色很深,與米白色教堂用的石材好像是兩種不同年代的產物。原來教堂是重建的,但若沒人說,誰會知道她其實有……

與朋友分享這篇文章↘
  •  
  •  
  •  
  •  
  •  
  •  
  •  
  •  
  •  

改變,只求更好:朗格的經典與創新

朗格創新的方式很巧妙,往往給人一種「看似相同又有些不同」的感覺。就以今年的Lange 1 Moon Phase為例,如果不是在對的時間看錶,根本察覺不出它有甚麼變化。不過在談Lange 1 Moon Phase之前,應該要稍微回顧一下201……

與朋友分享這篇文章↘
  •  
  •  
  •  
  •  
  •  
  •  
  •  
  •  
  •  

A. Lange & Söhne:頂級製錶的中庸之道(下)

其實在朗格的錶款中,搭載灰色錶盤的作品並不少。然比起各品牌數量眾多的黑、白面盤腕錶,灰色錶盤則顯得與眾不同,傳遞朗格的獨特的美學概念。更精彩的是採用極致複雜的機械結構表現深奧的製錶技藝,像是結合萬年曆與飛返計時碼錶Datograph Per……

與朋友分享這篇文章↘
  •  
  •  
  •  
  •  
  •  
  •  
  •  
  •  
  •  

A. Lange & Söhne:頂級製錶的中庸之道(上)

灰色,並不是一種易於表現強烈風格的顏色,它的極端──黑與白才是。但是灰,包含了黑白之間的所有可能性,在沒有色彩的攝影、書法、水墨畫……等等黑白藝術之中,成為低調卻又不可或缺的中間值;就像中華文化在道德修養上的最高境界──中庸之道。 與朋友分……

與朋友分享這篇文章↘
  •  
  •  
  •  
  •  
  •  
  •  
  •  
  •  
  •  

寶璣的七十二道工藝

每次在看寶璣腕錶的時候,陀飛輪當然是一項重點,但即便是功能上最基本的三針錶款,也都會覺得非常厲害。原因很簡單──面盤。要在腕錶的面盤上做裝飾,絕對少了機刻雕花工藝(guilloché);這並不稀奇,大多數高級品牌也都這麼做。不過要在一個面盤……

與朋友分享這篇文章↘
  •  
  •  
  •  
  •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