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關鍵的自製力:萬寶龍Minerva錶廠的百年技藝(下)

若問整座Minerva錶廠內哪一個部門最重要,其實研發、生產、修飾、組裝等參與機芯從無到有的過程的每一個部門,都很重要。但如果換一個問法:在參訪前最令人期待、參訪後又意猶未盡的地方是甚麼?那肯定是游絲製作工坊。

一枚零件七個小時:萬寶龍Minerva錶廠的百年技藝(中)

我知道,很多人提到萬寶龍的錶,心裡想的數字可能只有一、二十萬,與他們認知的高級品牌之間存在著一段不小的差距;如果單看1858兩針款這類入門腕錶,也確實如此。不過這就好像登山一樣,在入口處、半山腰以及最後登頂時所看到的景色,絕對不同;而且往往……

走進傳奇:萬寶龍Minerva錶廠的百年技藝(上)

站在Minerva錶廠的陽台,看昨夜的雪染白房子與草地,這畫面彷彿我曾經見過的舊照片,一點都沒有變。廠房內的景色也未曾改變,古老的器具、跨時代的收藏,我可以感受到自己手腕上的1858 Geosphere向它致敬的意味。當然,更為高端的Min……

旅行,戴Montblanc 1858(下):SIHH錶展篇

就在SIHH開展的第三天,我走進了萬寶龍展館內的小房間,而且是在品牌鐘錶類產品管理總監Davide Cerrato的帶領下,感覺就像個VIP。這是我第二次採訪Davide,很高興他還記得,這也讓現場的氣氛輕鬆許多。不過當天要聊的主題本來就不……

旅行,戴Montblanc 1858(上):日內瓦市區篇

記得去年到日內瓦,第一件事就是去爬教堂。因為登高望遠,站上這座建於12世紀的建築的最高處,才剛走過的橋梁、街道還有那座寬廣到沒有邊際的湖,似乎都看得清了。我微微舉起手腕看了眼時間,心想,該出發了。

逆境中的生存之道:專訪Montblanc資深執行董事Olivier Laurian

2013年,時任Jaeger‑LeCoultre積家執行長的Jérôme Lambert離開了工作崗位,成為萬寶龍全球執行長,為當時鐘錶產業的大消息。而現任萬寶龍資深執行董事兼商業開發經理的Olivier Laurian,也就是在Lam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