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Purnell

本站報告

跨越兩世紀的錶壇旋風(三):炫技沒有極限

把東西做到極小是一種功夫,把東西做到極大也是。當然不是說硬要把體積變大、超出能夠戴在手腕的範圍,卻沒有增加任何小體積做不到的功能,而是在有實際作用的情況下,為值得展現的東西搭建更大的舞台。好比立體陀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