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eguet寶璣與瑪麗安東尼Marie-Antoinette(下):瑪麗皇后大複雜功能懷錶N° 1160

瑪麗安東尼(Marie-Antoinette)對寶璣的作品情有獨鍾,她熱愛收藏任何帶有吉兆的新穎事物,所以買下數款寶璣時計,其中包括以寶璣研發的自動上鍊錶(perpétuel watch)。1783年,某位愛慕者想為這位皇后獻上一份大禮,於是向寶璣位於鐘錶堤岸(Quai de l’Horloge)的工坊下了一個訂單,請寶璣整合當時所有的鐘錶技術,打造一只最偉大的錶。訂單特別指明盡量使用黃金取代其他金屬,而且必須具備各式各樣的複雜功能,由於並未限制預算或時間,所以寶璣得以自由發揮。

 

可惜的是,瑪麗皇后從未欣賞過這只時計,此錶於1827年完成,當時瑪麗皇后已逝世34年,距下單的時間已有44年,寶璣創辦人也已過世4年。又名「瑪麗皇后錶」的N° 160從1783年就成為一則製錶工藝傳奇,其淵源、故事與極致奧妙就像史詩那樣精采無比,因此讓鐘錶界和收藏家魂牽夢縈了兩百多年。近來,命運被覆上一層神祕面紗的它–曾在耶路撒冷的博物館失竊並無影無蹤了數十年–為這則傳說寫下新的一頁。

 

Hayek海耶克先生手持瑪麗皇后大複雜功能懷錶
Hayek海耶克先生手持瑪麗皇后大複雜功能懷錶

 

寶璣公司於2005年為自己設下完全複製瑪麗皇后錶的挑戰,該公司獲知凡爾賽宮那棵瑪麗皇后最愛的橡樹傾倒了,於是決定用橡樹的木材製作此錶的錶盒,賦予它新生。由於寶璣公司為瑪麗皇后宮殿的修復工作盡心盡力,所以凡爾賽宮將這棵橡樹作為謝禮。2007年,就在此錶即將製作完成之際,1983年失竊的那批作品突然奇蹟似地在耶路撒冷出現,為這則傳奇添了一筆新頁。不過,寶璣公司迄今仍未擁有檢查這批贓物的機會。

 

因此,來自寶璣博物館與其他重要文化機構,如巴黎藝術與工藝博物館的檔案與草圖是此錶僅存的研究資料。針對現今古董錶,特別是Duc de Praslin錶的比較研究,讓那個時代的製錶風格與技術露出曙光。這些研究讓人得以略微瞭解那些失傳的技術,並讓寶璣公司得以製造完全忠於原版作品的時計。

 

瑪麗皇后大複雜功能懷錶N° 1160,REF. 1160BA/40,圓形錶殼採獨特18K金合金材質,底盤與鏡面以藍寶石水晶製作而成,直徑64毫米,無匙上鍊錶冠搭載三問報時功能開關,時針與分針位於中央,中央獨立秒針與6點鐘小秒針計盤。10:30動力儲存指示,10點鐘時間等式指示,萬年曆日期、星期與月份指示分別位於2、6與8點鐘,1:30溫度計。刻度環採羅馬數字,尖端鏤空寶璣藍鋼指針,自動上鍊機芯,含超過823個零件,48小時動力儲存,萬年曆、時間等式、三問報時、獨立秒針、跳時與溫度計功能。
瑪麗皇后大複雜功能懷錶N° 1160,REF. 1160BA/40,圓形錶殼採獨特18K金合金材質,底盤與鏡面以藍寶石水晶製作而成,直徑64毫米,無匙上鍊錶冠搭載三問報時功能開關,時針與分針位於中央,中央獨立秒針與6點鐘小秒針計盤。10:30動力儲存指示,10點鐘時間等式指示,萬年曆日期、星期與月份指示分別位於2、6與8點鐘,1:30溫度計。刻度環採羅馬數字,尖端鏤空寶璣藍鋼指針,自動上鍊機芯,含超過823個零件,48小時動力儲存,萬年曆、時間等式、三問報時、獨立秒針、跳時與溫度計功能。

 

只根據檔案資料重製與設計如此之多的複雜功能可說是困難重重,但寶璣錶廠的製錶師證明了自己的卓越才華,瑪麗安東尼錶N° 1160的每項功能與裝飾特色皆經過鉅細靡遺的研究,以此錶直徑達63毫米的錶殼為例,必須添入更多銅合金才能符合當時的黃金色澤,因此是特別鑄造而成。錶盤與錶殼配備礦物水晶鏡面,讓機芯得以展示精緻的零件與巧奪天工的裝飾,研究成果還帶來原版懷錶的另一項複雜功能:跳時指示。

 

Marie-Antoinette watch 1160_3

 

全新瑪麗皇后錶配備自動上鍊裝置,以及能夠隨時報時、報刻與報分的三問功能,無論從那個角度看來,都是一件無庸置疑的精采傑作。完整萬年曆裝置分別於2、6與8點鐘顯示日期、星期與月份,10點鐘的時間等式顯示提供太陽時與平均時之間的每日差異。在錶盤中央,寶璣發明的跳時指針陪伴著分針與獨立長秒針,小秒針計盤則座落於6點鐘位置。10:30位置的48小時動力儲存指示與1:30的雙金屬溫度計構成平衡配置。

 

其自動上鍊機芯擁有823個零件,經過精心裝飾,機板與橋板、錶盤底下傳動輪系的微小齒輪、日期與三問裝置採拋光玫瑰金材質。螺絲採拋光藍鋼,摩擦點、開孔、軸承則設置藍寶石水晶。所有微小細節皆採手工裝飾,顯露完美無比的精湛工藝。這枚巧奪天工並且無與倫比的機芯還配備獨特的自然擒縱裝置、螺旋金質游絲以及雙金屬擺輪,寶璣發明的降落傘(pare chute)防震裝置保護擺輪轉軸與自動盤轉軸免於碰撞之害。

 

為收藏瑪麗皇后大複雜功能懷錶這件足以匹配皇后的傑作,寶璣從那棵皇家橡樹取出超過3,500個木料,製成一個珍貴無比的錶盒。錶盒內面奢華地利用其木料組成瑪麗皇后用手執玫瑰花的圖案–靈感來自著名的瑪麗皇后肖像畫,錶盒則忠實呈現小堤亞儂宮(Petit Trianon)的地板鑲木裝飾。
為收藏瑪麗皇后大複雜功能懷錶這件足以匹配皇后的傑作,寶璣從那棵皇家橡樹取出超過3,500個木料,製成一個珍貴無比的錶盒。錶盒內面奢華地利用其木料組成瑪麗皇后用手執玫瑰花的圖案–靈感來自著名的瑪麗皇后肖像畫,錶盒則忠實呈現小堤亞儂宮(Petit Trianon)的地板鑲木裝飾。

 

為收藏這件足以匹配皇后的傑作,寶璣從那棵皇家橡樹取出超過3,500個木料,製成一個珍貴無比的錶盒。錶盒內面奢華地利用其木料組成瑪麗皇后用手執玫瑰花的圖案–靈感來自著名的瑪麗皇后肖像畫,錶盒則忠實呈現小堤亞儂宮(Petit Trianon)的地板鑲木裝飾。如同寶璣當年有意讓這只錶成為18世紀鐘錶輝煌時代的紀念之作,該品牌透過這件傳奇傑作的復甦,在2008年為20世紀立下一座不朽豐碑。

您可能有興趣閱讀的其他文章: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