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vet Dimier 1738機芯廠與Château de Môtiers工坊—探訪孕育美麗播威的祕密花園The Beauty of Fleurier

儘管比較不為台灣錶迷熟悉,但位於寧靜的瑞士侏儸山谷(Vallée de Joux)盡頭的Fleurier (弗勒里耶),不但是個遠離塵囂喧擾的世外桃源,更孕育出瑞士製錶業中最瑰麗精緻的花朵—Bovet播威錶。

 

1797年出生於Fleurier的製錶師Edouard Bovet,在1822年(清道光年間)與兄弟Alphonse、Frederic及Gustave合夥創立Bovet,在家鄉製作鐘錶大量進口到中國。這些精美的所謂「大八件懷錶」不僅風靡遠東市場,播威錶在中東和美洲也都成為人人嚮往的珍品。

 

播威古董大八件懷錶 1824年,Bovet開始針對華人口味生產特別的懷錶,其中許多是被稱為「大八件」的懷錶,所謂大八件懷錶乃因機芯由八個部件組成而得名。此類機芯通常雕有細緻的藤蔓紋飾,並施有鎏金處理;琺瑯面盤上燒細羅馬數字時標,而錶蓋裝飾著極為精美華麗的琺瑯彩繪。
播威古董大八件懷錶
1824年,Bovet開始針對華人口味生產特別的懷錶,其中許多是被稱為「大八件」的懷錶,所謂大八件懷錶乃因機芯由八個部件組成而得名。此類機芯通常雕有細緻的藤蔓紋飾,並施有鎏金處理;琺瑯面盤上燒細羅馬數字時標,而錶蓋裝飾著極為精美華麗的琺瑯彩繪。

 

1932年Bovet因故結束營業,經過許多年的沉寂,直到2001年,播威現任總裁Pascal Raffy正式入主公司,開始他恢復播威往日風采的任務。Pascal Raffy擁有洞燭先機的識見,早在錶界興起自製機芯和全自製機芯風潮之前,即已展開品牌垂直整合的工作。2004年,播威買下侏儸山谷一間專門開發複雜功能模組的Aubert Complications;2006年又買下STT(Swiss Timing Technology)製錶集團旗下的STT機芯廠(前身為Progress公司、製作陀飛輪相當有名)、SPIR-IT游絲廠以及Aigat衝壓加工廠,重組為Dimier 1738 Manufacture,實現機芯的自主供應;另買入位於日內瓦Plan les Quates的面盤與珠寶鑲嵌工廠;同年還購入位於原屬Bovet家族、位於Val-de-Travers的Château de Môtiers城堡,作為品牌的總部、複雜功能腕錶組裝與裝飾,以及金雕、琺瑯與彩繪藝術的高級工坊,完成全自製錶廠的宏圖。

 

播威總裁Pascal Raffy先生
播威總裁Pascal Raffy先生
冬日的Fleurier風景
冬日的Fleurier風景

 

本刊編輯有幸在2014年造訪了位於Tramelan的Dimier 1738錶廠以及位於Fleurier的Château de Môtiers工坊,親眼見識了孕育美麗播威錶的祕密花園,見證了年產量僅約3,000只的播威錶,是如何成為絕對珍稀與頂級品牌的秘密,在此特地和各位分享。

 

當代BOVET播威的璀璨中興:珍稀製錶藝術的源起
Bovet總部所在的Fleurier小鎮, 在行政區劃分上是隸屬於Neuchâtel州的Val-de-Travers 地區,此地的Couvet和Fleurier都以製錶業著稱。1730年,Vaucher家族將製錶業傳入此地,從此整個Fleurier小鎮的經濟命脈便與製錶業息息相關,聲譽也持續穩定的成長。1920年,Fleurier居民Charles-Edouard Guillaume發明至今仍被沿用在游絲發條的製作上的「鎳鐵合金」(Invar合金有低膨脹係數)和「鎳鉻合鐵」(Elinvar合金有低彈係數),因此獲得諾貝爾獎,可見Fleurier 地區在瑞士製錶業的地位。而此地最特殊且著名的品牌非Bovet莫屬,因為名牌鼎立的瑞士鐘錶,絕大多數都傳遞著西方文明的美術觀和科技感,看來神似。只有播威Bovet 自然洋溢著濃厚的東方情調,和中國有著不解的緣分。

 

Dimier 1738錶廠
Dimier 1738錶廠位於Tramelan地區,是當今Bovet品牌的製造重心所在,除了主發條和皮帶等少數部件外,幾乎可以不假他求在此完成,可說是播威完全獨立自主的基石。

 

事實上,從某方面說來,Bovet可以說是第一個創立於中國的鐘錶品牌,播威和華人的淵源最深,在近二百年前的中國幾乎等同於鐘錶的代名詞。1818年,Bovet錶創立人、製錶師Edouard Bovet被任職的倫敦公司派往廣州,這是中國當時唯一對西方世界開放的港口。包括清朝乾隆皇帝以及許多王公富賈都對西方進口的鐘錶趨之若鶩,中國堪稱當年世界最大的鐘錶市場。親眼見到市場的熱絡,Edouard在1822年於廣州註冊創立了播威錶(Bovet),在家鄉Fleurier 製作鐘錶進口到中國,其後Edouard便在倫敦、瑞士和中國三地經營事業。

 

播威水牛彩繪跳時錶
播威水牛微繪琺瑯跳時錶 18K玫瑰金錶殼,錶徑40.5毫米,微繪琺瑯面盤,跳時及分鐘顯示,Cal.11BA07自動上鍊機芯,動力儲能55小時,藍寶石水晶玻璃鏡面及後底蓋,鱷魚皮錶帶附摺疊扣,此為台灣消費者客製款式,展現寶石鑲嵌、雕刻及彩釉藝術等三大製錶工藝於一身。

 

幾年後,Bovet「播威」不但成為第一個擁有中文名稱的瑞士品牌,播威的名號在中國幾乎等同於鐘錶的代名詞。1824 年,Bovet開始針對華人口味生產特別的懷錶,其中許多是被稱為「大八件」的懷錶。所謂大八件懷錶乃因機芯由八個部件組成而得名,被稱為中國機芯(Chinese Caliber) 的此類機芯通常雕有細緻的藤蔓紋飾,並施有鎏金處理;琺瑯面盤上燒細羅馬數字時標,而錶蓋若不是純銀錶蓋,要不就裝飾著極為精美華麗的琺瑯彩繪,邊緣並鑲嵌著半圓珍珠,展現華人獨特的審美概念。Bovet不但是最早使用透明底蓋來展示美麗機芯的鐘錶品牌,它的指針造型也相當特殊,讓面盤的設計更為生動有趣。充滿異國情調的裝飾風格和堅固的雙層機芯(Duplex Escapement)更讓播威的鐘錶成為人人嚮往的珍品。

 

Fleurier反向裝置三問陀飛輪腕錶 18K白金錶殼,錶徑44毫米,錶圈及錶耳鑲有85顆、8.56克拉長形鑽石,面盤內圈鑲嵌88顆、0.3克拉鑽石,錶帶螺栓和錶冠帶鑲嵌5顆橢圓形切割的鑽石(0.48克拉),時、分、陀飛輪、三問報時功能,Cal.12BM06手上鍊機芯特經正反面倒置,動力儲能52小時,藍寶石水晶玻璃鏡面及後底蓋,鱷魚皮錶帶附摺疊扣。
Fleurier反向裝置三問陀飛輪腕錶
18K白金錶殼,錶徑44毫米,錶圈及錶耳鑲有85顆、8.56克拉長形鑽石,面盤內圈鑲嵌88顆、0.3克拉鑽石,錶帶螺栓和錶冠帶鑲嵌5顆橢圓形切割的鑽石(0.48克拉),時、分、陀飛輪、三問報時功能,Cal.12BM06手上鍊機芯特經正反面倒置,動力儲能52小時,藍寶石水晶玻璃鏡面及後底蓋,鱷魚皮錶帶附摺疊扣。

 

1932年Bovet因故結束營業,經過許多年的沉寂,直到Fleurier出身的Michel Parmigiani在1989年取得Bovet的品牌名稱使用權,Bovet Fleurier S.A.公司再度在1990年成立,播威重回頂級鐘錶的亮眼舞台。2001年入主播威的現任總裁Pascal Raffy對播威的鐘錶充滿熱情,當各家品牌都絞盡腦汁,希望在腕錶的方寸空間裡展現不同創意的時候,Bovet 承襲著品牌的美麗傳統,在外型上重現古時懷錶的風韻,展現寶石鑲嵌、雕刻及彩釉藝術等三大製錶工藝,加上擁有堅強的自製機芯能力,在複雜功能錶款方面尤其備受肯定,因此才能在頂級珍藏錶中,塑造了獨特鮮明的品牌特色。而這一切成就除了Pascal Raffy先生的遠見,也得歸功於播威Dimier 1738機芯廠和Château de Môtiers工坊兢兢業業的製錶師們群策群力的奉獻。

 

Dimier 1738錶廠是少數擁有機芯完全自製能力的瑞士錶廠,從機芯的設計到零件的製作和機芯的組裝均可在此完成。
Dimier 1738錶廠是少數擁有機芯完全自製能力的瑞士錶廠,從機芯的設計到零件的製作和機芯的組裝均可在此完成。

 

Dimier 1738機芯廠:從游絲到陀飛輪完全掌握
位於與Fleurier相距60公里左右的Tramelan地區的Dimier 1738錶廠,是當今Bovet品牌的製造重心所在。2006年,播威收購STT機芯廠、SPIR-IT游絲廠與Aigat 衝壓加工廠,為了向此地的製錶先驅Dimier致敬,因而重組並命名為Dimier 1738錶廠。

 

Dimier 1738聘任有技術精熟的專業技師與製錶師,現代的CNC電腦數值控制製程與各種傳統製錶工序在此交融,從髮絲般細小的零件,到錶殼本身均可在此製作。
Dimier 1738聘任有技術精熟的專業技師與製錶師,現代的CNC電腦數值控制製程與各種傳統製錶工序在此交融,從髮絲般細小的零件,到錶殼本身均可在此製作。

Dimier 1738_5

 

STT機芯廠原本就以機芯製造、特別是陀飛輪等複雜功能機芯著稱,經過Pascal Raffy的費心整合,成為全方位的製錶中心。目前整個Dimier 1738錶廠占地超過1,500坪,聘任有近70位設計師、技師與製錶師,精通各種瑞士傳統以及現代化的製錶工序,從腕錶的錶殼到鍊帶,從機芯的設計、零件的製作、打磨、拋光和裝飾到機芯的組裝全部在此可以完成。播威是少數幾乎所有零件都可以自製的瑞士錶廠之一,除了主發條以外超過1,000種機芯零件,連游絲都可以自製。

 

Dimier 1738錶廠是少數擁有機芯完全自製能力的瑞士錶廠,從機芯的設計到零件的製作和機芯的組裝均可在此完成。廠內可見到各式用來製作零件的金屬基材。
Dimier 1738錶廠是少數擁有機芯完全自製能力的瑞士錶廠,從機芯的設計到零件的製作和機芯的組裝均可在此完成。廠內可見到各式用來製作零件的金屬基材。

Dimier 1738_3

Dimier 1738_7

 

播威收購STT、進而建立自主製造的遠見,在當今SWATCH集團旗下ETA和其他零件廠緊縮供應的環境下,尤其令人欽佩。在參觀Dimier 1738錶廠時,令筆者印象特別深刻的是,廠內處處可見維護極好的古老傳統工具與現代的電腦和CNC銑床機交互合作,由此也不難看出播威錶與時俱進,卻堅持維護瑞士傳統手工製錶技藝的決心。

 

Dimier 1738_8

 

Château de Môtiers工坊:維繫播威傳統的製錶中樞
與其說目前作為播威錶總部、總裁會所和高級製錶工坊的Château de Môtiers工坊是一個錶廠,不如實如其名地說這是一個捍衛Fleurier優良製錶傳統以及播威錶光輝歷史的城堡,來得更加貼切。

 

目前作為播威錶總部與製錶工坊的Château de Môtiers古堡建於13世紀,BOVET家族在1820年買下後,在1957年捐贈給Neuchâtel州政府。
目前作為播威錶總部與製錶工坊的Château de Môtiers古堡建於13世紀,BOVET家族在1820年買下後,在1957年捐贈給Neuchâtel州政府。
Chauteau de Motiers-2
占地不大的Château de Môtiers除了作為播威錶的總部以及總裁的居所外,還設有製錶工坊,負責腕錶的組裝與檢查,也容納金雕、琺瑯彩繪和寶石鑲嵌等工序,在此完成。

 

 

一如前文所提,播威錶創始人Edouard Bovet出生於瑞士Val-de-Travers 地區的Fleurier,他的父親也是當地著名的製錶大師。這座Château de Môtiers古堡建於13世紀,後來由經商有成的BOVET家族在1820年買下,後來在1957年由後代子孫捐給Neuchâtel州政府。由於維修成本高昂,2007年,古堡又由州政府賣給播威總裁Pascal Raffy,實現了Pascal Raffy將播威帶回出生地的願望。一方面,古堡是州政府指定的古蹟,必須妥善保存;二來播威延續其歷史傳承,播威將營運總部跟製錶工坊設置於此,不僅象徵品牌回歸自我,同時也意味賦予播威保存瑞士部分歷史遺產的光榮權利。

 

Chauteau de Motiers由於是古蹟,必須自然而妥善地保存,播威錶在此設立手工技藝為主的製錶工坊,負責腕錶的裝飾與組裝。
Chauteau de Motiers由於是古蹟,必須自然而妥善地保存,播威錶在此設立手工技藝為主的製錶工坊,負責腕錶的裝飾與組裝。

Chauteau de Motiers-3

Chauteau de Motiers也負責。播威腕錶金雕、彩繪與珠寶鑲嵌工藝。
Chauteau de Motiers也負責。播威腕錶金雕、彩繪與珠寶鑲嵌工藝。

Chauteau de Motiers-9

 

也因為古堡必須妥善照顧,自然不適合現代化的大型製錶機具進駐,Château de Môtiers除了有製錶工坊來負責腕錶的組裝與檢查外,也容納了金雕、琺瑯彩繪和寶石鑲嵌等工序,在此完成,建構出播威錶獨特鮮明的品牌特色。

 

Great Works by Bovet—014播威錶代表傑作介紹
匠心獨運演繹複雜功能:Amadeo Fleurier Tourbillon Virtuoso III
要成就一只經典傳世的大複雜功能腕錶,只有複雜的機芯是不夠的,還要能配合優異的視覺美學,讓複雜的功能不至於變成有看沒有懂的負擔。在這一點,Bovet有著一貫的堅持,甚至是反過來以美學為基礎來做為機芯設計的考量。像這只Amadeo Fleurier TourbillonVirtuoso III逆轉手工裝嵌五天動力儲存逆跳萬年曆腕錶,將時、分指示縮小至面盤中央,把外部空間讓給了萬年曆,而因為底部的陀飛輪,於是日期便以240度的逆跳來表現,整體的視覺美感極佳,於對稱平衡中透現著古典的優雅風範。再加上Amadeo錶殼獨有的多變功能,讓這只錶的反面亦有讀時功能,且和陀飛輪的組合完全融合。

 

Amadeo Fleurier Tourbillon Virtuoso III 18K玫瑰金Amadeo三用錶殼,錶徑46毫米,時、分、逆跳日期指示,星期、月份、閏年顯示,陀飛輪秒鐘,Virtuoso III手上鍊機芯,動力儲存5 天,鱷魚皮錶帶、18K玫瑰金鍊帶。
Amadeo Fleurier Tourbillon Virtuoso III
18K玫瑰金Amadeo三用錶殼,錶徑46毫米,時、分、逆跳日期指示,星期、月份、閏年顯示,陀飛輪秒鐘,Virtuoso III手上鍊機芯,動力儲存5 天,鱷魚皮錶帶、18K玫瑰金鍊帶。

 

以精實製錶工藝向Dimier先賢致敬:Récital Collection Dimier
Récital 12 Monsieur Dimier
2014年全新發表的Récital 12 Monsieur Dimier所搭載的13.75-70-AI手上鍊機芯是Dimier 1738製錶廠所獨力研創完成。植基於錶廠製作高精度陀飛輪的豐富經驗,錶廠研發游絲發條等組件,呈現無懈可擊的功能表現。因為發條盒在動力趨盡時會影響擺幅,降低計時精確度,所以這只腕錶雖可儲存超過7天的動力,但儲能顯示卻只標示7天,提醒使用者儘快為其上鍊。

 

左起:Récital 12 Monsieur Dimier,18K玫瑰金錶殼,錶徑42豪米,時、分、小秒、動力儲存指示,13.75-70-AI手上鍊機芯,動力儲存7天,鱷魚皮錶帶;Récital 15 Collection Dimier,18K玫瑰金錶殼鑲鑽,錶徑42毫米,跳時顯示,逆跳分鐘、秒、背面動力儲存指示,手上鍊機芯,動力儲存5天,鱷魚皮錶帶;Récital 16 Collection Dimier,18K玫瑰金錶殼,錶徑46毫米,時、分、秒、動力儲存指示,第二及第三時區、日夜顯示,陀飛輪裝置,OM3-70-DIM手上鍊機芯,動力儲存7天,鱷魚皮錶帶 。
左起:Récital 12 Monsieur Dimier,18K玫瑰金錶殼,錶徑42豪米,時、分、小秒、動力儲存指示,13.75-70-AI手上鍊機芯,動力儲存7天,鱷魚皮錶帶;Récital 15 Collection Dimier,18K玫瑰金錶殼鑲鑽,錶徑42毫米,跳時顯示,逆跳分鐘、秒、背面動力儲存指示,手上鍊機芯,動力儲存5天,鱷魚皮錶帶;Récital 16 Collection Dimier,18K玫瑰金錶殼,錶徑46毫米,時、分、秒、動力儲存指示,第二及第三時區、日夜顯示,陀飛輪裝置,OM3-70-DIM手上鍊機芯,動力儲存7天,鱷魚皮錶帶 。

 

Récital 16 Collection Dimier
回顧鐘錶發展的歷史,其實所有複雜功能被創造出來之初,背後都藏有實用的目的。反觀近代許多複雜功能,被品牌用以炫技的成分多,卻欠缺實用性。第一眼看到播威的這只Récital 16 Collection Dimier七天動力儲存三地時區陀飛輪腕錶,即便仍然被其複雜機芯所震懾,但卻能實實在在感受到這是只實用的腕錶。對於遊走於現代地球村的空中飛人來說,兩地時間或許早已不敷所需,三地時間正好堪用;7天的動力儲存滿足一星期的需要,陀飛輪則提供了美觀又精準的後盾。最重要的是,雖然面盤有些讓人眼花撩亂,但只要鎖定左右兩個小錶盤上的時區,就可同步三地時間,操作起來簡單易懂,讀時也一點都不困難,的確是只非常實用的複雜功能腕錶。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