細密擘劃締造輝煌的悠遠未來:專訪江詩丹頓總裁Juan-Carlos Torres先生

在日內瓦與北京兩地政府的友好合作協議之下,北京首都博物館(The Capital Museum) 攜手日內瓦藝術與歷史博物館(MAH、Musée d’Art et d’Histoire)於2015 年4 月24日至8 月12 日,合作舉辦「日內瓦:時光之芯──瑞士鐘錶文化之源(Geneva at the Heart of Time – The Origin of Swiss Watchmaking Culture)」展覽。為了此次展覽,日內瓦藝術與歷史博物館特別情商當地的高級鐘錶製造商江詩丹頓(Vacheron Constantin)協辦。江詩丹頓特別挑選出約80件獨一無二的經典收藏參與此次展覽,包括由創始人Jean-Marc Vacheron 親自設計和製造的懷錶、1939年蘇黎世國家博覽會上展出的一款鏤雕座鐘以及一批珍貴的製錶工具,展示了日內瓦的高級製錶技術成就和卓越的工藝,果然使展覽不僅規模盛大,內容更是包含古今、深入淺出,堪稱大中華區空前的鐘錶文化與工藝之旅。

 

北京首都博物館攜手日內瓦藝術與歷史博物館於2015 年4 月24日至8 月12 日舉辦「日內瓦:時光之芯──瑞士鐘錶文化之源」展覽,特別邀請日內瓦在地的高級鐘錶製造商江詩丹頓協辦, 圖中右二為VC總裁Jaun-Carlos參加此展覽之剪綵儀式。
北京首都博物館攜手日內瓦藝術與歷史博物館於2015 年4 月24日至8 月12 日舉辦「日內瓦:時光之芯──瑞士鐘錶文化之源」展覽,特別邀請日內瓦在地的高級鐘錶製造商江詩丹頓協辦, 圖中右二為VC總裁Jaun-Carlos參加此展覽之剪綵儀式。

 

筆者有幸受邀在此一展覽開幕時前往觀禮,更榮幸有機會訪問了來到北京參加剪綵儀式的江詩丹頓總裁Juan-Carlos Torres。日內瓦是瑞士最重要的製錶中心,高級品牌林立,為什麼江詩丹頓格外受到MAH的青睞而受邀協辦展覽呢?Torres先生表示這是因為「今年恰逢成立260周年的江詩丹頓不僅是世界上歷史最悠久、且從未中斷過生產的鐘錶製造商,江詩丹頓的歷史幾乎可以說是日內瓦鐘錶發展歷史的縮影。更重要的是,品牌一直與藝術界和文化界進行著密切的合作,長期下來建立了良好的互動和充分的默契,因此有此榮幸受邀協辦這樣一個鐘錶歷史的盛會。」

 

Juan-Carlos Torres先生表示創立已260年的江詩丹頓,不僅是世界上歷史最悠久、且從未中斷過生產的鐘錶製造商,江詩丹頓的歷史更可以說是日內瓦鐘錶發展歷史的縮影。
Juan-Carlos Torres先生表示創立已260年的江詩丹頓,不僅是世界上歷史最悠久、且從未中斷過生產的鐘錶製造商,江詩丹頓的歷史更可以說是日內瓦鐘錶發展歷史的縮影。

 

提到今年正好是品牌創立260周年,筆者相當好奇除了今年在SIHH日內瓦錶展發表的Harmony系列以及十二款Métiers d’Art藝術大師Arca座鐘以為慶祝外,江詩丹頓是不是還隱藏了什麼祕密武器呢?Torres先生一開始很嚴肅地跟我們解釋道:「為周年慶將現有錶款加姿添粉而發表限量紀念款式並不是江詩丹頓的作風,我們的所有新錶款基本上都必須經過周詳而細密的計畫,務期能夠發展衍生為長久生產的系列。我們今年發表的Harmony系列是第一個全新獨家錶款系列,不但將復古的枕形外觀修飾得極富當代特色,特別開發的全新機芯系列更融合多項創新複雜功能,完全呈現品牌的精湛工藝,未來也一定會有更多其他的款式陸續問世。」

 

江詩丹頓日前推出的全世界最複雜的時計Ref.57260,就是總裁在專訪時欲語還休的那款傑作。
江詩丹頓日前推出的全世界最複雜的時計Ref.57260,就是總裁在專訪時欲語還休的那款傑作。

 

不過,Torres先生在我們的持續追問之下,終於還是故作神祕地給了我們一個「我還不能說、但是應該(一定)有」的表情。他還提醒了我們品牌在2005年慶祝創立250周年時推出的Tour de L’Ile(江詩丹頓最複雜的腕錶,備有16項複雜功能),以及百達翡麗備有33項複雜功能的Calibre 89。筆者因此推測,江詩丹頓應該正在進行一個機密的計畫,準備在品牌慶祝260周年的正式場合推出一款比這兩款時計都要厲害的時計。如果屆時真的揭曉一款全世界最複雜的時計,以江詩丹頓的製錶實力,也不足為奇,不是嗎?

 

江詩丹頓的Harmony系列的Harmony Dual Time女錶獲得今年Montres Passion評選的最佳女錶大獎。
江詩丹頓的Harmony系列的Harmony Dual Time女錶獲得今年Montres Passion評選的最佳女錶大獎。

 

最後,我們也不免俗地向Torres先生詢問了瑞士法郎匯率的變化以及近期來諸多品牌紛紛調降腕錶建議售價的看法?Torres先生表示,對江詩丹頓而言,維持一個平穩合理、全球有一致性的訂價策略一直是行銷的重要原則。對江詩丹頓來說,腕錶的售價主要是根據研發費用、人事成本和行銷管理等支出,衡量品牌長久經營所必要的盈餘以能支持進一步的創新與拓展等因素而決定。市場性因素固然是變項之一,卻並非最重要、更非唯一的考慮因素。與其為刺激銷售而調降售價,不如提升腕錶作品的工藝和藝術價值來吸引識貨的藏家。當然,每個品牌的策略不盡然一致,也難以論斷孰是孰非。不過,江詩丹頓一直以來都因應地很好,未來我們應該會合理地持續這樣的策略。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