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腕錶指南】三問報時腕錶—歷史發展與機械原理篇

0 Flares Facebook 0 Google+ 0 Twitter 0 Pin It Share 0 Email -- 0 Flares ×

三問報時功能是將抽象的時間概念,轉化成為感官能夠直接感知的聲音訊息,報時樂音透過感官的轉譯不僅成為具意義的訊息,呈現的方式也對使用者帶來情感的共鳴。因此三問報時功能鐘錶不僅是品牌工藝實力的展現,也是最具有情感色彩的工藝品。在鐘錶技術發展到顛峰的最近幾年,品牌陸續將發展複雜功能的重心轉移到三問報時功能,運用先進技術以及對聲音學的鑽研,將三問報時功能訴諸使用者的情感層面,化為鐘錶工藝最美好的樂章。這次我們將為各位精選幾款目前市面上三問報時腕錶進行介紹,而在此之前,我們先來回顧一下鐘錶機械式報時裝置的發展歷程,以及在報時機構中影響報時樂聲的幾個關鍵要素。

 

三問報時發展史

報時功能是一種機械式鐘錶的複雜功能,啟動之後可以發出聲響來表示時間。不同的時間資訊(通常是時、刻、分,也有可能是5分)是運用不同音調的聲音來表示,在人工照明(比方說電燈)普及前的年代,人們透過聲音報時功能才能在黑暗中辨識時間。

 

 

寶璣大師所製造的問錶機芯,他所發明的音簧裝置能改善當時一般採用報時鈴設計的空間問題。

 

鐘錶的報時功能是由英國的牧師兼發明家Edward Barlow於1676年所發明,他所發明由齒條(rack)和蝸形凸輪(snail)組成的報時系統,成為報時鐘或是日後報時錶裡頭的標準機械結構,而英國製錶師Daniel Quare則於1687年取得報時錶的專利(Edward和Daniel都取得報時錶的專利,不過以取得的時間來看Daniel稍早)。

 

報時錶的另一個關鍵發展是發聲設備音簧(gongs )的發明。早期的報時鐘或是報時錶所搭載的報時裝置都是敲擊固定在殼體背面的鈴(bell)來發聲,到1783年左右,寶璣大師則開發出音簧(wire gongs),可以大幅節約空間。而在1750年到1782年之間則出現了一種以敲擊錶殼上的鋼塊(block)來報時使錶產生震動的啞錶(dumb repeater)。

 

 

三問錶的報時功能機制發展至今已經相當成熟,機械架構大致不會有太多的變化。圖為愛彼2907機芯所搭載的三問報時機制。

 

報時系統的發展,從早期報時、報刻以及報半刻(half quarters,7分半),到了1750年左右則出現了現在常見的三問報時模式的錶(報時、報刻以及報分),英國製錶師John Ellicott是第一個大量生產這種三問報時錶的製錶師。在寶璣大師發明的音簧系統改良報時錶的空間問題後,使得這種三問報時錶在十九世紀更加普及,不過當然,報時錶仍然是相當頂級的鐘錶工藝作品。

 

鐘錶的報時功能隨著十九世紀初人工照明以及夜光錶盤(luminus watch dials)的問世而逐漸失去實用意義。加上此時法國製造的平價鐘錶大量傾銷而重創了英國和德國的鐘錶製造業,使得具備報時功能的鐘錶逐漸式微。即使如此,由於報時功能的機械裝置相當複雜,尤其是細緻度與工藝難度更高的報時錶,因此今天報時鐘或報時錶已經轉化為純粹的工藝展現,成為傳統製錶複雜工藝代表。

 

 

音簧固定方式的改良可以改變共振的效果。江詩丹頓的1731機芯就將與機芯連結的音簧底座延伸出與錶殼連接的部份,提昇報時音傳遞的共振效果

 

從聲音著手

鐘錶的報時裝置從17世紀被發明以來,過多年的發展這種利用齒條和蝸形凸輪組成的機械架構至今已經相當成熟,因此Louis Brandt & Frere在1892年推出第一只搭載三問報時功能的腕錶時,機芯(由愛彼製造)所採用的便是移植自懷錶時代的報時機制,並且沿用至今。因此現在品牌在發展三問錶的重點,便多著重在報時樂音的呈現。

 

 

音簧的長度會影響到時的音調和強度外,音簧的構形對音質也有一定的影響。目前有不少品牌陸續改用方形切面的音簧,藉此加大與音鎚接觸的面積來提高聲音的強度。圖為卡地亞的9402MC機芯所使用的方形音簧。

 

對於錶迷來說,三問腕錶的報時樂音不僅象徵品牌的工藝水準,更能直接牽動情感上的共鳴,因此被視為賞玩的焦點。理想的報時樂音必須盡可能降低齒輪運轉的雜音干擾,音質清澈嘹亮,同時更進一步展現品牌的工藝實力與性格。因此運用先進的工藝技術,針對包括音鎚、音簧,以及調速機制在內的幾個影響報時樂音的核心元件進行改良,以提昇報時樂音的品質,賦予三問報時腕錶更鮮明的性格。

 

調速機制是報時機制中決定節奏的裝置,不過運轉時的噪音也是干擾報時音質的元兇,因此目前品牌都針對這個機制改良。圖為江詩丹頓的1731機芯運用空氣力學設計的向心力慣性調速裝置。

 

 



 

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Joseph

Joseph

「精緻而純粹的機械製品。不,也許可以稱為工藝品。沒有放進一片石英或微晶片。一切都是由精細的發條和齒輪規律地動作著。而且將近半世紀不休止地繼續動到現在,所刻出的時刻還驚人的正確。」~《沒有色彩的多崎作與他的巡禮之年》村上春樹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